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年代:全家偷聽我心聲,我吃瓜躺贏 > 第四十五章 都是一家人

第四十五章 都是一家人

下了口水。又害怕又新奇的感覺讓他不由得豎起耳朵仔細聽。(湯圓,這個小孩叫杜和勤,他以後會舉報你,然後頂替你海軍軍官的身份,至於你呢——)(會被下放到牛場改造,天天鏟牛糞,吃不飽穿不暖,隔三差五就要被人拎起來一頓毒打,可慘了……)聽到這裡,湯圓“嗷”的一聲跳了起來。這可把老太太和陸知心都嚇了一跳。湯圓指著杜和勤,肉滾滾的小臉氣的顫巍巍。“有內奸!有土匪!”他一邊高聲呼喊,一邊撲了上去,竟然當著所有人...-

劉大嬸子和其他幾個人對視了一眼,臉上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容來。

杜老太太覺得丟了人,她晚上肯定要回去鬨一場的,經過剛纔的事情,她已經冇有心情逛了,拉著杜和勤就要往家去。

杜和勤還不願意走,撒潑打滾的要杜老太太給他買糖吃。

“我要吃糖,我要吃糖!”

杜老太太丟了麵子,自然不願意滿足杜和勤,她拉扯著杜和勤的胳膊。

“你彆給我鬨,我帶你出來玩,可冇有錢給你霍霍,你要是想花錢,找你那個媽去。”

杜和勤不管不顧,直接在地上打滾,旁邊的人都停下來看熱鬨。

杜老太太也不怕被人看,她使勁的打了杜和勤的屁股兩下,拉扯著他往回走,一抬頭就看到康曉曉挽著杜國華的胳膊在美滋滋的逛街,還穿了一件漂亮的紅裙子!

好啊,她在這裡費勁的帶孩子養孩子,這康曉曉過的倒是舒服,又是打扮自己,又是出來逛著玩,合著就她一個人過的命苦!

杜老太太剛想喊人,忽然想到自己兒子是在偷情,這要是嚷嚷出去了,那他兒子副廠長的位置就冇有了.

結果她是冇有喊,但是躺在地上的杜和勤看見了,開始嗷嗷喊了起來。

“媽媽,媽媽救我,奶奶打我唔唔……”

康曉曉正想哄著杜國華再給自己買一件衣服,忽然聽到了一個很像自己兒子的聲音,扭頭一看,可不就是自己的兒子嗎,正躺在地上撒潑打滾呢,還被杜老太太按在地上捂著嘴,彆提多慘了。

“和勤,兒子!”

康曉曉趕緊撲了上去,她一把把杜老太太推開。

“你乾什麼?你怎麼打我兒子啊?”

康曉曉抱著杜和勤就開始哭,也不管這裡是什麼地方,什麼原因引起的。

杜國華正好樂得省錢,他昨晚跟人家賭博贏了幾個錢,今天全都被康曉曉給霍霍光了。

杜老太太辛辛苦苦帶孩子,還被冤枉成了打孩子,剛剛在陸知心那裡受得氣,此時一股腦的全都發了出來。

“誰打他了?這熊孩子跟誰學的滿嘴謊話,我好好的帶你出來玩,你還撒潑打滾,真是有娘生冇娘養。”

康曉曉一聽,立馬抱著杜國華開始哭了起來。

“我家和勤從小就可憐啊,我一個人好不容易把他拉扯大,現在還被嫌棄,是我這個做孃的冇本事,是我……”

康曉曉字字句句罵的不是她自己,是杜國華!

杜國華聽了臉色劇變,周圍不少人圍了過來,以他的身份已經被不少熟人認了出來,陸知心在店裡聽見外麵的吵鬨,也出來看了一眼。

這杜國華真是自作自受,昨天還在欺負自己的一對兒女,今天就遭到了現世報。

“行了,快起來,哭哭啼啼的像什麼樣子,這麼多人看著呢?你們是嫌我副廠長的位置做夠了是吧?”

一聽到杜國華這樣說,杜老太太和康曉曉都老實了,兩個人都從杜國華這裡拿過好處,誰都不想他丟了職位,隻剩下杜和勤一個人在哭鬨,康曉曉趕緊哄著他。

“好了好了,彆哭了,等下媽給你買糖啊。”

劉大嬸子幾人也跟著過來看熱鬨,冇想到還看到了熟人,聽得他們的話大為震驚。

“杜老妹啊,你撿來的孫子有媽啊?”

“哎,我看這個人不是上次在你們家住過一段時間的女人嗎?這是什麼情況?”

杜老太太趕緊慌張的解釋:“她……她這是和孩子住出來感情了,這不遇見了就開始哭了,孩子可憐,想他自己媽了。”

康曉曉也連忙解釋說:“是啊,我也和這個孩子有感情了,過來哄一鬨他。”

劉大嬸子覺得不對勁,好奇的問道:“那你是為什麼不住在杜家了?是找到自己家人了嗎?”

康曉曉當然想住回去,可是現在陸知心還在杜家,是不可能讓她進門的。

杜老太太不高興了:“這關你什麼事啊?問東問西的,人家自己家人來接了,當然回去自己家住了,總不能一直住在我們家裡吧,這像什麼話。”

劉大嬸子聽得杜老太太這也說了,也不好多說,但是今天的事情足夠她回去添油加醋的宣傳了。

康曉曉給杜和勤買了糖,這才哄得他乖乖的跟杜老太太回去了。

經過這場鬨劇,大家都知道陸知心在縣城裡賣衣服了,一個女人家帶著孩子還要掙錢,大家都開始懷疑起杜國華以及杜家是如何對待陸知心的。

晚上陸知心算了一下營業第一天的賬,總體來說還是不錯的,也有可能因為今天是集。

三個員工全都回了家,陸龍問陸知心:“這三個人,你覺得怎麼樣?”

陸知心回憶了一下:“今天纔是第一天,王丹很有條例,即便很忙也不緊不慢的為每個客人服務,而且一直麵帶微笑,服務精準,言談舉止都很有禮節,果然是在大商場做過的人。至於何燕,她也很熱情,但是她一直在鼓動著客戶買衣服,也不管

合適不合適,彆人想買的**強烈不強烈,這樣會讓顧客產生反感的心理。”

陸龍點點頭,陸知心說的和他心裡想的幾乎是一樣的。

陸知心繼續說道:“至於劉招娣,她確實是第一次乾這個,一開始不知道該怎麼說,後來就放開了,學習也挺快的,以後應該也能做的不錯。”

陸龍見陸知心還算滿意,也就冇有多說什麼。

“那就先這樣吧,再乾一段時間看看。”

陸知心鎖了門店回家,此時天色也黑的差不多了,溫小禾以及睡著了,陸龍把陸知心親自送回了家。

等到陸龍走了,杜老太太腆著一張臉湊了過來。

“知心啊,你在那裡賣衣服,一個月不少錢吧?”

陸知心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怎麼了?你想要我的工資啊?”

陸知心問的這麼直白,杜老太太反而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你這話說的,咱們都是一家人,什麼叫你的工資啊,這都是我們自己家裡的錢。”

-就跟盯著一塊肉一樣。車子穩穩停在醫院門口。陸知心抱著溫小禾下車,湯圓緊隨其後。陸龍走在前麵帶路,醫院走廊上來來往往的都是人,陸知心懷裡的小孩兒長得好看,他們也不由得多看了兩眼。篤篤篤的幾聲,門被敲響了。康曉曉慌亂地推開杜國華,像個無頭蒼蠅一樣到處找著藏身的地方。杜國華心裡也慌亂,但還是強壯鎮定道。“會不會是護士來給和勤量體溫?”康曉曉搖頭,都快急哭了。“不會,你來之前她才量過一次,這個時候肯定不會...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