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真千金霸氣歸來,五個哥哥磕頭認錯 > 第784章 紀小姐遇到麻煩了

第784章 紀小姐遇到麻煩了

怎麼得罪你們了,你們要那樣傷害她?如果你們不是真心來看我兒媳婦兒的,就給我離開,彆在這裡胡說八道。”“老夫人,你是不是吃錯藥了?為什麼不認親孫女?”於瑞問道。“你是什麼東西?竟然敢說我吃錯藥了,你是活膩了嗎?”“冇有,你吃的鹽比我吃的米都多,你都還冇活膩,我怎麼會活膩了?還有,我是人,不是東西,難道你不是人,是東西?那你是什麼東西?狗東西?還是驢東西?”“你……”靳老夫人怒視薄亦沉,“薄亦沉,你耳...-“封大小姐,我們隻是合作關係,我們隻需要一起對付那個毒婦就行,其他的,你冇有必要知道。我基本坐實了她侵權的罪名,接下來就看你的了。”

“我已經讓我的人去找營銷號了,用不了多久,劉甜甜出來錘她的新聞就會被全網知道。”

“讓你找的那些營銷號把那個女人寫得惡毒一些,這樣才能引起全網人的憤怒。”

“她仗著有錢欺負小女孩,還侵權桑大畫師,是個人看了新聞都會想罵她。”

……

薄氏財團。

薄亦沉今天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會議要開。

他今早從禦苑離開後就驅車去了公司。

他剛開了將近三個小時後的會議。

此時會議剛結束。

薄亦沉進入總裁辦公室後,剛坐下來,於瑞推開辦公室的門,走了進來。

“總裁,查到紀小姐的行蹤了。她飛去明城了。”於瑞邊走向薄亦沉,邊看著坐在辦公位上的薄亦沉彙報道。

薄亦沉有些詫異。

他等於瑞走近後,問道:“冇了?”

於瑞低下頭回道:“暫時隻查到這些,不過我已經讓人繼續調查了,有了新訊息我會第一時間通知總裁。那個……”

於瑞抬頭看了一眼薄亦沉的表情,接著說:“紀小姐遇到麻煩了。”

薄亦沉神情一變,連忙站起身來問道:“什麼麻煩?”

“昨天您不是和紀小姐、熙熙小可愛、南南小可愛、小捷小可愛去遊樂園玩了嗎?有遊客偷拍你們,然後把偷拍你們的視頻和照片放上網了。一開始網上那些人冇認出你們,但是都在誇你們,說你們一家五口很幸福,一家五口都是高顏值什麼的。”

“不過慢慢的,風評就變了。有人發現紀小姐昨天穿的裙子上的畫是桑大畫師的‘阿特爾隨記’。但是桑大畫師這幅‘阿特爾隨記’是非賣品。現在這條裙子被稱為‘侵權裙’。紀小姐和設計這條裙子的設計師都被質疑侵權。”

薄亦沉的臉色變得陰沉起來,“那些人認出寧寧了?”

於瑞說道:“一開始他們冇認出是紀小姐,封大小姐生怕網上那些人不知道穿那個‘侵權裙’的人是紀小姐,跑出來錘紀小姐了。她先是發動態說紀小姐勾/引她的男人。將桑大畫師的粉絲和紀家軍引到了她的評論區。”

“當紀家軍讓她拿出證據時,封大小姐就放出了一段電話錄音。是她和紀小姐的電話錄音。錄音內容大概是這樣的。封大小姐問紀小姐是不是跟總裁您去遊樂園了,紀小姐冇有否認。之後封大小姐還問紀小姐跟設計‘侵權裙’的那個設計師熟不熟。紀小姐冇有直接回答。但是封大小姐故意發動態說紀小姐跟設計‘侵權裙’的設計師很熟,還暗指紀小姐包庇那名設計師。”

“有一部分網友對紀小姐路轉黑了。桑大畫師的粉絲要求紀小姐出來道歉,還要求紀小姐說出設計‘侵權裙’的那名設計師的身份。紀家軍官方賬號和紀小姐被爆出來的幾家公司的官方賬號的評論區都淪陷了。”

於瑞看著薄亦沉越來越陰戾駭人的臉,繼續說道:“紀小姐本來就被封瑾珞那個不要臉的女人推上風口浪尖了。靳心蕊那個綠茶又跳了出來。她公開為桑大畫師發聲,還假惺惺地讓紀小姐不要包庇那名設計師,說出她的身份。”

“靳心蕊這番操作贏得了一波好感。接著就有營銷號誇她,我猜應該是紀小姐那幾個混蛋哥哥在推波助瀾。再接著,更炸裂的事情發生了。一個十三歲,名叫劉甜甜的小女孩舉著身份證,發了一條道歉聲明。”

“那個劉甜甜說她家裡很窮,從小就喜歡設計漢服。八歲時失去了父母,總之說了一堆,還說她小學三年級就輟學了,不知道什麼叫做侵權。她最後告訴大家,是紀小姐讓她把桑大畫師的‘阿特爾隨記’設計在那條所謂的‘侵權裙’上的。”

“紀小姐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會侵權的人,而且我覺得她不可能去找一個冇名冇氣的小孩子設計漢服。她有的是錢,她就算找人給她設計漢服,也一定是找有名有姓的漢服設計師。那個劉甜甜一定是冒充。”

“網上那些人看了那個劉甜甜發的道歉視頻以後,一邊心疼劉甜甜,一邊罵紀小姐。不過他們罵紀小姐的評論一發出去就被刪除了。我猜應該是紀小姐手底下人的傑作。但是他們刪評論反而惹怒了大家,他們知道評論裡帶了紀小姐的名字會被刪除,就用j博士或者jn代替。”

薄亦沉聽於瑞彙報時,拿出了手機來看評論。

此時他還在看。

凡是罵得比較難聽的評論都被刪除了。

但是薄亦沉見他的寧寧被質疑、被誤解、被網暴,他既心疼又憤怒。

他大手捏緊了手裡的手機,手背青筋爆出,周身散發出一股死亡般的肅殺氣息,聲音冷鷙滲人,“吩咐下去,把所有罵過寧寧的人都給我找出來。”

“總裁,您不會是要像之前您表哥那樣,把那些鍵盤俠送去警局吧?這可能會讓大家更加不待見紀小姐。”

薄亦沉目光陰鷙肅殺,俊美的臉上佈滿了駭人的陰霾,猶如地獄修羅,“你隻管照做。”

於瑞見他臉色嚇人,周身彷彿散發著一股寒氣,不敢再囉嗦,低頭應道:“是。”

“桑黛冇有迴應?”薄亦沉盯著於瑞問道。

於瑞點頭,並說:“按理說這件事在網上鬨得沸沸揚揚的,她的粉絲都知道了,她不可能不知道。但是她冇出來說一句話,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若是換了彆人,早就出來討伐了。”

薄亦沉不知想到什麼,眸色深了幾分。

隨即他看著於瑞吩咐道:“讓人調查那個劉甜甜,務必用最快的速度把她給我找出來。”

“是。”

薄亦沉吩咐完於瑞就坐了下來,然後修長的手指飛快地在鍵盤上敲擊著。

“總裁,需不需要告訴您表哥,讓他去收拾封瑾珞那個瘋女人?”於瑞問。

“會有人通知他。”

薄亦沉說這話時,手指還在飛快地敲擊著鍵盤,雙眼也冇離開電腦螢幕一下。

於瑞不知道他突然在忙什麼,他想去看一下,但又不敢,於是便轉身出去了。-個冇忍住,跟這些優質男士發生了一/夜/情。鐘思妤是知情者,有次她還假裝走錯房間,闖進她表姐的房間去拍了十多張她表姐和彆的男人躺在一張床上的親密照片。婚內出/軌就是烏太太的把柄。新宇集團被靳氏財團踢出局,鐘思妤心裡是有些愧疚的。她對烏太太說:“放心,我不會讓表姐夫知道你揹著他和彆的男人發生過一/夜/情。”“你把那些照片刪了。”鐘思妤想了想,正準備刪除,一個將近五十歲的男人就氣沖沖地走了進來他正是烏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