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再見,親愛的情人 > 第46章 我是認真的

第46章 我是認真的

些我看不懂的東西,“明天起,我不會再來這套公寓。”正式宣告結束,纔是真正的結束。我平靜的接過支票,心中無悲無喜。在遇見他之前,寸步難行的生活幾乎磨光了我的菱角,我也早已過了做白日夢的年紀。童話故事隻適合存在於想象中,而我們都活在現實裏。……我沒再去那套公寓,日子平平淡淡的過著,大四那年我拿著那個男人的錢出國讀研,一去就是三年,直至半年前纔回到這座城市。這天做完一個小手術,我離開手術室回辦公室時正好...寧子希眉頭輕擰了一下,雙眸仍舊凝著我,人卻沉默下來。

我耐心的等著,但許久許久,他還是沒有開口意思。

這份沉默意味著什麽,不言而喻。

我突然間什麽都不想說了,努力忽視心底的異樣感覺,衝他平靜的笑了笑,“時間不早了,回去吧。”

寧子希靜靜的望了我半響,輕輕的點了點頭。

回去的路上,我們沒有再說過半句話。

今夜之後我和他之間,大概是真的需要保持距離了。

和他出來這一趟,無非是想把事情說清楚而已。

雖然最終什麽都沒說,可我直言他“有婦之夫”的身份,已經算得上是警示他日後不要再來糾纏我。

我恐懼流言蜚語,害怕袁皓誤會,而他的身邊也已經有了別的人,不管為了什麽,我和他都不應該再糾纏在一起的。

過去的那些已經過去了,保持距離纔是最好的選擇。

車子在公寓樓下停穩,我解開安全帶後去拉車門鎖,拉了幾下沒拉開,我才反應過來,中控鎖沒開。

不強迫自己淡定下來,回過頭望向寧子希。

寧子希也在看著我,他目光柔和,但又深沉,“我身邊沒有其他人,剛才的話,我是認真的。”

我衝他笑,“寧醫生,我也是認真的。”

話雖然沒說明白,但他應該懂得我的意思。

寧子希望了我許久,沒再說什麽,按下了中控鎖開關。

門鎖開了,我幾乎毫不遲疑的推開車門下了車,頭也不回的走進公寓裏。

回到公寓,我把手機插上電,便拿了衣服去洗澡。

再出來時拿起手機一看,上麵有兩個未接電話。

都是袁皓打過來的。

我想也沒想,立即回撥過去。

不知道袁皓在忙碌這什麽,電話響了許久,才被接通。

袁皓焦急的聲音立即從聽筒裏傳來,“安檸,剛才怎麽不接電話,擔心死我了。”

我說,“在外麵吃飯,手機沒電了。”

袁皓沒有追問,語氣忽然變軟,甚至還帶了一絲討好,“你昨晚打電話給我了?我那時在出任務,所以沒接你電話,安檸你別生氣。”

警察這份工作特殊,袁皓他們出任務是家常便飯,我自然不可能因為他在出任務沒接我電話而跟他生氣。

我的心突然平靜了下來,慢步走到床邊坐下,“沒什麽,就是突然想吃你做的飯了。”

這話不假,我確實懷念袁皓做的飯,尤其是看到自己在廚房裏折騰了一個小時,弄出的那盤黑乎乎的東西之後。

袁皓輕輕的笑了笑,“那好辦,等我明天下班,如果沒什麽事的話,我去醫院接你,給你做飯吃。”

從袁皓所在的警察局到我們醫院,也要開半個小時的車。

雖然擔心袁皓來回奔波會累著,但我沒有拒絕,甚至很想見到他。

又和袁皓聊了好一會兒,眼見著時間不早了,才收了線。

這夜,我再次夢到了寧子希。

他從我身邊離開,回去他該去的地方。

時隔四年再遇,我有愛我的男朋友,他身旁亦有如花美眷。

挽著各自的伴侶迎麵走來,擦肩而過之際,點頭一笑,徑直走過。

這樣,真的挺好。

……

鎮醫院的急診就設立在住院部一樓。

第二天上班,我直接去了急診科報道。

這是我第一天來急診科上班,卻不是第一次。以前在國外實習時我也曾在急診科呆過一段時間,麵對各種突發狀況應對起來倒也不算難。

因為人事有調動,一大早各個科室的人被科主任聚在一起開了個小會。

一群穿著白大褂的醫生圍著小會議桌站定,翹首等待科主任的到來。

等了大概半分鍾左右,小會議室的門被人推開。

率先進來的人是急診科主任熊主任,他進來後沒有立即往會議桌旁走,而是側身讓到另一邊,讓後麵的人進來。

不知道誰那麽大的架子能讓熊主任讓路,我好奇的跟著眾人伸長腦袋。

隻見一抹白色的身影從門口進來,緩緩的出現在眾人眼中。

我的腦子“嗡”了一下。

他怎麽會在這裏?

熊主任笑吟吟的領著那人走到會議桌前,“我身旁這位,大家應該都認識,不用我再介紹了吧。”

小會議室內靜默了一刻,隨後陸陸續續的有人喚“寧醫生”。

沒錯,架子大到讓急診科主任讓路的人,正是寧子希。

寧子希站在熊主任身旁,視線在小會議桌旁掃了一圈,趕在他的目光從我身上掃過之前,我慌忙低下頭。

不知道為什麽,我心底忽然十分不安。

方法設法和他避開,甚至連午飯都不太敢去食堂吃,沒想到我千躲萬躲,人卻還是和我一起被調來了同一個科室。

按理來說寧子希應該是在住院部纔是,我前腳剛來,他也跟著過來了,憑借傳聞中他和院長的關係,我不得不懷疑寧子希是不是故意的。

因為寧子希的到來,我的心有些亂,熊主任說了些什麽,我也是聽一半沒一半的,具體說了什麽不太清楚。

會議隻有五分鍾,我卻像熬了半個世紀。

散會時,生怕留下麵對寧子希,我低著頭跟著其他醫生一同離開會議室。

在電視上看到的那些醫院急診科片段,都是又忙又亂,可急診科並不是什麽時候都很忙,例如現在。

沒什麽突發意外,自然就沒什麽人過來看急診,白天絕大多數病人都被門診那邊分去了大半,大部分醫生護士都閑著,隻有少數在處理患者。

我坐在辦公室裏,和幾個女醫生一起閑聊起來。

院裏的醫生並不算太多,甚至來來回回都是那一批人,急診裏有好幾個醫生我都認識,融入起來倒也不算難。

聊著聊著,不知道怎麽就聊到寧子希身上去了。

“沒想到寧醫生竟然會來急診,我聽說一開始院長找他來院裏就是打算讓他來急診的,可那會兒他說什麽都不肯,不知道現在為什麽就來了。”

“管他為什麽來呢,反正來了就好。嘖嘖,光是想想每天都能看到寧醫生,再累再苦,我都會覺得渾身充滿元氣。”

“得了吧你,元氣花癡!”

聽著其他女醫生傾慕寧子希的話,我隻是笑笑,不參與。

急診部的醫生辦公室是個大綜合辦公室,除了主任之外其他醫生都在這個辦公室裏辦公。

她們聊得起勁,辦公室門被推開的聲音傳來,我下意識扭頭看過去,就見一身白大褂的寧子希從外麵走了進來。

剛纔在會議室時沒留意,現在認真看他,才發現他穿白大褂。

這還是我第一次看見寧子希穿白大褂的模樣。

和他平時光穿白襯衫洗舊牛仔褲時不同,白大褂一套上,周身像是鍍著一層薄光,整個人變得神聖而難以接近,乍看起來溫和,實際淡漠。

醫生這個職業,本身就是溫柔善意卻又無情冷漠的。

聽到我身旁的那些女醫生還在若無旁人的討論寧子希,甚至有開始往限製級的方向討論的趨勢,我趕緊輕咳一聲,提醒她們。

三名女醫生一臉茫然的看了我一眼,在我目光示意下,緩緩看向門口。

隨後,三名女醫生就這麽紅了臉。

也不知道是害羞,還是被抓包的羞愧。

寧子希俊逸的臉上沒什麽表情,也沒有責怪他們,徑直往自己座位走。

辦公室內因為他的到來,氣氛瞬間變得有些凝重。

坐在我旁邊的女醫生突然捅了捅我的胳膊,衝我指了指手機。

我會意,立即從口袋裏拿出手機。

點開微信,才發現她們三個不知道什麽手拉了個群組。

群組裏加上我,一共四個人。

緊接著,我又看到她們孜孜不倦的在群組裏討論起寧子希來。

當看到她們議論寧子希一夜幾次的時候,我正喝著水,差點兒噴了出來。

被水嗆到喉嚨,我慌忙放下手機。

坐在我旁邊的女醫生回過神後,連忙給我低了張紙巾過來,替我拍背部順氣,“徐醫生,你沒事吧?”

我通紅著臉,用力咳了幾聲,從她手裏接過紙巾道了聲謝,“我沒事。”

幾乎是我接過紙巾的那一刻,就察覺身後有一道難以讓人忽視的視線落在了我的身上。

我若無其事的用紙巾擦了擦嘴邊的水漬,將紙巾團成一團丟進垃圾桶。

幾分鍾後外麵陸續來了病人,我也無暇再回想寧子希究竟一夜幾次,跟著其他醫生一起離開了辦公室。

急診科的工作確實很忙,一旦忙起來真的是連喝水的時間都沒有。

短短的半個小時裏,就收了七八個急性患者。

真應了那句,不來時不來,一來就全都一起來。

處理完一個因滑倒摔跤而腹痛的孕婦後,我又去看了幾個病人。

再三確定沒什麽遺漏的,我正打算回辦公室,經過護士站時,一名莽莽撞撞的病人家屬朝我迎麵撞來。

“徐醫生!”耳邊有護士喊了聲。

我搖了搖頭示意我沒事,扶著那名撞到我的病人家屬站穩。

她緩緩抬起頭來看我,目光落在我的臉上時,她整個人驀地僵住。

我原本到嘴邊關懷的話嚥下,鬆開她,淡聲喚她:“安晴。”眼,但從來沒有在裏麵說過話。肚子還在不停的抗議,我洗漱完換好衣服,拿起包包和鑰匙出了門。剛走樓下,一輛熟悉的車子在我麵前停下。後座的車窗滑下,顧雲初的腦袋探了出來,“徐醫生是出去吃飯嗎,一起啊。”我下意識往駕駛座看了眼,沒有動。最後在顧雲初的再三催促下,慢吞吞的走過去拉開後座的門。顧雲初往另一邊挪了挪,“子希說從這條路走肯定能看到你,還真的被他猜中了。”我看向駕駛座上正專心開車的男人,輕喚了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