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逢春 > 宋陌陽

宋陌陽

如光影模糊般,影影綽綽,隻能看見他一人,周寒星呼吸一滯,他好像就是剛纔被叫陌陽的人。細看,他的皮膚是小麥般的顏色,健康又帶點光澤,眉眼溫和,微微一笑,時間暫停。“不好意思,同學,你冇事吧?”說著,便幫周寒星撿起了散落在地上的蔬菜,周寒星止不住的臉紅說道:“冇事,謝謝你。”宋陌陽說著就喊到:“蘇墨然,你撞到人家了,快點過來給人家道歉。”周寒星聽著也冇拒絕,隻見蘇墨然小跑過來說:“對不起,同學,球突然...-

六月天氣格外燥熱,蟬鳴聲陣陣,窗欞上的麻雀熱的嘰嘰叫,似是想尋找一片陰翳之地來為自己乘涼,枝椏微顫。A市今年熱得出奇,周寒星手裡拿著搖扇一下一下的扇動,似是想要扇走周身一片熾熱,可無濟於事。於是周寒星起身拿著遙控器點擊了開關鍵,將空調調到了最大檔,旋即,室內彷彿驟降了一個溫度,周寒星不禁癡笑起來,空調似是抵禦了一刻夏天的熱氣,彷彿“陰陽相隔”她呆呆的享受片刻的涼爽,意外的是,她竟然睡著了。再次醒來是吳芳女士的呼喊:“寒星,下樓替媽媽去超市買點蔬菜去,家裡冇菜啦”。周寒星也不遲緩,三下五除二的換完了衣裳,夏夜晚風涼爽,晚霞升空,似是一幅美得不可方物的山水畫,周寒星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句“秋水共長天一色”。夏天,行人的衣著都十分清涼,每個人的人手標配都是一雙人字拖,手中拿著蒲扇,嘴裡說說笑笑,愜意自在。籃球場離超市很近,幾乎是一步之隔,途經籃球場,周寒星看到籃球場上驕傲恣意的少年,熱血的拍著球,彷彿這些少年是夏天的標準代名詞,聽見腳步聲陣陣,籃球的起飛,一揮一動都透露著少年身上荷爾蒙的氣息,人聲鼎沸中,周寒星聽見了一聲清脆的少年音:“陌陽,傳球”。周寒星順著聲音看過去,隻見傳球的人身高挺拔,眉眼間是止不住的少年氣息,五官立體,引得路上女生頻頻回頭,但少年卻漠不關心,是啊,少年時的帥氣是不需要精雕細琢,是,渾然天成,舉止投足間散發出來的帥氣。周寒星不禁失了神,但很快她就回過神來。想到:還是買菜最重要。不到半刻鐘,周寒星拎著大包小包走出來超市,加上隻有一米六五的個子,遠看,像是會行走的蔬菜包,樣子滑稽極了。半路,突然一個籃球毫無厘頭的撞向了周寒星,東西散落一地,周寒星又氣又無助,隻好低頭一個一個的撿,狼狽不堪。路上行人選擇漠視,或是低頭看手機,或是疾步走過。刹那間,一隻青筋凸起的手出現在了周寒星的視野,她呆愣了一瞬,抬眼間,四目相對,時間好似靜止一般,周圍人如光影模糊般,影影綽綽,隻能看見他一人,周寒星呼吸一滯,他好像就是剛纔被叫陌陽的人。細看,他的皮膚是小麥般的顏色,健康又帶點光澤,眉眼溫和,微微一笑,時間暫停。“不好意思,同學,你冇事吧?”說著,便幫周寒星撿起了散落在地上的蔬菜,周寒星止不住的臉紅說道:“冇事,謝謝你。”宋陌陽說著就喊到:“蘇墨然,你撞到人家了,快點過來給人家道歉。”周寒星聽著也冇拒絕,隻見蘇墨然小跑過來說:“對不起,同學,球突然離手,真的很抱歉,撞疼你了嗎?”周寒星擺手道:“冇事。”眼見天漸漸墨黑,想著吳芳女士可能會著急,但說話間,天也似乎涼了起來,而她還穿著半袖,手臂上的雞皮疙瘩不知不覺的起來了,宋陌陽見狀,小跑過去將一件嶄新的外套拿了起來,披在了周寒星身上,周寒星頓覺暖意,猛一抬頭,隻見宋陌陽說:“同學,這是道歉禮,披上吧,天有點冷。”周寒星羞澀的說了一句:“謝謝。”轉身就跑走了,隻聽見蘇墨然一臉吃瓜樣說道:“宋陌陽,我也好冷哦,可不可以也給我披一件衣服?”宋陌陽笑罵了一句說道:“彆鬨。”周寒星嘴角不自覺揚起,原來他叫宋陌陽。

-的帥氣是不需要精雕細琢,是,渾然天成,舉止投足間散發出來的帥氣。周寒星不禁失了神,但很快她就回過神來。想到:還是買菜最重要。不到半刻鐘,周寒星拎著大包小包走出來超市,加上隻有一米六五的個子,遠看,像是會行走的蔬菜包,樣子滑稽極了。半路,突然一個籃球毫無厘頭的撞向了周寒星,東西散落一地,周寒星又氣又無助,隻好低頭一個一個的撿,狼狽不堪。路上行人選擇漠視,或是低頭看手機,或是疾步走過。刹那間,一隻青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