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神醫棄妃一勾手,禁慾王爺失控了 > 第39章

第39章

一瞬不移的盯著每一個過橋之人。這兩天未閤眼,全力死盯,若有人可疑,怎麼會逃過他的眼睛?掃了眼那邊的婦孺,後方的大爺,旁邊的商戶,交疊走動的人影裡,忽然盯住一道騎在馬背上的高大身影。彆人牽馬過橋,此人騎馬,一眼便在人群中凸顯出來。再一細看,有幾個穿著粗布衣裳的男人低著頭,走在這匹馬的周圍,看似是普通過河的百姓,實際上,將馬背上的男人護得滴水不漏。“在那!”風行眸子一沉,即刻取出袖中的鳴鏑。咻——拉響...-

“瀟姐姐,你......你能救救那個怪哥哥嗎?”孩子還小,一急起來,說的話顛三倒四,

“那個怪哥哥好像是個啞巴,不愛說話,病的很重,快要死了,可他很凶,還不肯吃藥,大家都不敢靠近他。”

葉錦瀟皺眉,“怎麼回事,彆急,慢慢說。”

“翠兒!”

外頭,一名婦人趕緊奔進屋來,“翠兒,娘不是跟你說了,瀟姐姐一夜未睡,不準叨擾她嗎,你這個不聽話的丫頭。”

“孃親,我不是故意打擾瀟姐姐的。”

葉錦瀟趕緊搖頭安撫婦人後,從小丫頭嘴裡得到了一個準確位置,立即找了過去。

最角落的一隻小帳篷裡,死氣沉沉的,一個穿著黑袍的男人坐在角落裡,靠著木板床邊,手裡拿著一把小刀,刻著木板,刺啦刺啦的聲音刺耳尖銳,他好像冇聽到一般,瘋狂地刻著。

不時的重咳吐血,呼吸沉重帶喘,病情已經很重了。

他坐在那裡,低著頭,周身冰冷而陰鷙,彷彿自成一世界,誰都不敢靠近。

葉錦瀟太忙了,病人太多,她不可能每一個都顧得過來,若不是翠兒丫頭提起,恐怕這人死在此處她都不會知道。

她走近兩步,曲起的食指敲了敲桌麵。

叩叩——

男人像是冇聽到。

叩叩!

葉錦瀟索性直接開口:“我讓人煎了藥。”

男人握著小刀,用力的刺著木板,食指指節傷得鮮血淋漓,深深的埋著頭,隻能看見他那刀削般冰冷的下頜線。

“滾。”聲音很虛弱,但依舊是冰冷的。

葉錦瀟想不到這重病區裡,竟然關著個不怕死的,看他的穿著與舉止,指腹有厚繭,拿刀的姿勢非常巧妙,在木板上刻得一筆一劃深刻而順暢,一筆勾成,需要一定的內力才能完成。

他會武。

並且武功不弱。

這時,她看見男人的手邊有一把長劍,不過那劍卻被粗布條一圈一圈的纏了起來,劍鞘、刀柄,全部牢牢的包裹住了。

很奇怪,這種人應該不怕死,卻又不想活,將自己丟在這個不起眼的角落裡等死。

秉著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的原則,葉錦瀟勸了一句:

“有仇報仇,無仇報恩,隻有膽小的懦夫纔會用死亡來逃避現實。”

男人的動作停頓了一下。

幾秒後,緩緩抬起頭。

那是一張很冰冷俊美的臉,五官深邃立體,卻給人一種死亡、陰沉的冷氣,彷彿被這雙眸子盯上的人,會被下達死亡通牒。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臉頰上。

麵前的女子很漂亮,可那巴掌印與她精緻的麵孔實在不符。

葉錦瀟覺察到了,揚手輕撫著臉,不遮不掩,笑得從容:“昨天被打的。”

“我是死過一次的人,也恨不得去殺人,可殺人也好,報複也罷,前提是得活著,隻有活著,纔不會讓那些針對我的人得逞。”

她要是死了,柳明月恐怕嘴巴都要笑歪。

她不能死,也不會死。

帳篷外,翠兒捧著剛剛煎好的一碗藥,有些猶豫的站在外麵張望,不敢貿然進去。

葉錦瀟將藥取了進來,放在桌上,“這是第一副藥,如果想通了,來找我開第二副。”

說完,便離開了。

她牽著翠兒的手走了,翠兒小心翼翼的開口:“瀟姐姐,那個怪哥哥凶你了嗎?”

葉錦瀟輕笑,揉了揉她的腦袋,搖了搖頭。

男人看向桌上的藥碗,緊緊地抿著薄唇,猶豫良久後,終於撐起虛弱的身體,踉踉蹌蹌的走了過去......

-女交好。”真是應了那句話,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她的朋友都是千金貴女,出身名門。葉錦瀟的朋友低賤為奴,上不得檯麵。“有句話是不是叫......唔,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哈哈哈。”葉錦瀟溫溫一笑:“是啊,近朱者赤,春靜是個清清白白、身子乾淨的大姑娘,可不是某些醃臢能比的。”柳明月麵色驚變。不禁想起那日在茶樓,她被謝老闆侮辱......這件事是她的噩夢,也是禁忌。她處理了所有知情者,並廣行好事、幫忙百...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