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林嵐寒笙林嵐寒笙 > 《林嵐寒笙 》 第21章

《林嵐寒笙 》 第21章

能動彈。“彆動。”他的語氣不容置疑。他撥弄著我的髮絲,麵色冷冽起來,“媽又把你打成這樣?”我心中冷然,那些傷壓根是之前累積的傷罷了,婆婆每一次對我絕不心慈手軟。“打成這樣,很新鮮嗎?又不是第一次,有什麼大驚小怪的。”我幽幽地說著,好象是在說彆人的事。絕寒笙隻怔了一秒,便迅速轉身離開,我看著他的背影,冷笑了一下。在他們絕家,我充其量是他們泄憤的可憐傳宗工具罷了。走了纔好,至少我可以安靜地休息一晚。還...《林嵐寒笙》免費閱讀!作者林嵐寒笙傾力打造的一部精品小說,全本猶如一顆璀璨新星。...《林嵐寒笙》第21章免費試讀我為我的反應羞紅了臉。本能地想掩飾,想掙脫開他。牽扯間我的幾縷長髮被他指縫纏住,我“哎喲”一聲,痛得叫出了聲。

絕寒笙見我表情有異,俯下身伸手在我的髮絲間來回撥弄著,我吃痛不住,一邊躲閃一邊護住頭。卻還是被他很快禁錮得不能動彈。

“彆動。”他的語氣不容置疑。他撥弄著我的髮絲,麵色冷冽起來,“媽又把你打成這樣?”

我心中冷然,那些傷壓根是之前累積的傷罷了,婆婆每一次對我絕不心慈手軟。

“打成這樣,很新鮮嗎?又不是第一次,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我幽幽地說著,好象是在說彆人的事。

絕寒笙隻怔了一秒,便迅速轉身離開,我看著他的背影,冷笑了一下。在他們絕家,我充其量是他們泄憤的可憐傳宗工具罷了。走了纔好,至少我可以安靜地休息一晚。

還冇等我想完,絕寒笙又迴轉回來,手裡多了一個小藥箱。他囑我趴在床榻邊沿,手指在我的發間小心翼翼地撥弄著,藥水的清涼很快透入灼痛的頭皮裡,有些麻、有些痛、有些小舒適。

“感覺好些嗎?”他蹲到我的對麵,與我對視,眼光中閃爍著少有的憐惜之意。

我很不適應他這種表現,躲開他的注視,好久才“嗯”了一聲。

很顯然,他還是不放心,又檢視起我的手背,手臂,淡淡的淤青細看之下若隱若現,他的手心裡塗滿藥水,在我的肌膚上來回均力揉搓著。

有時見我蹙緊眉頭,手勢便輕柔下來。我驚詫於他的細緻。一股暖意漸漸從心底滋生出來。

絕寒笙幾乎查遍了我身體的每一寸肌膚,確認再冇有其他傷處才拉我起來。他低頭親吻了一下我的額頭,問:“是不是還很痛?”

“不痛了。”我低聲說著,閃躲著他的目光。

我對他的這種溫柔即抗拒又不由自主地沉淪起來。

他嘴角好看地向上彎了彎,如水的月光將他的臉龐映襯得一半明一半暗,讓他看上去形成一個神秘的剪影。

我很想看清他那一半埋在暗處的樣子。於是怔怔地伸出手去,撫摸上那暗影中的另一半的麵龐。

他的皮膚竟是少有的細膩。我的手指劃過他的臉頰,他的下巴,“胡茬好硬。”我如同夢囈般喃喃道。

他眼角的笑意深了,將我的手指噙入口中。輕輕吸吮起來。聲音黯啞道:“你知不知道,這樣做,很危險。”還不及我反應過來,整個人已淪陷在他的包圍中。

月光不知什麼時候從房間裡退卻了不少,我沉淪在無儘的縹緲中無力自拔。

日光從紗簾中透射進來,將房間照得溫暖而光亮。我感受到了天光卻不想睜開雙眼,因為剛纔那個夢境實在太讓我留戀了。

夢境裡我和那個兒時的夥伴在草地上撒著歡兒,追逐嬉鬨著。歡快的笑聲久久在草地上空迴繞著。

我睜開惺忪的雙眼,空蕩蕩的房間裡,靜寂得冇有一絲聲響。渾身的痠痛讓我決定再躺下去。

那個小夥伴兒是誰?應該是個很熟悉的人,我努力回憶著,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林小姐。”管家手裡端著一個托盤推門走了進來。自從進到絕宅以來,和我接觸最多的就是管家,當時我執意讓她稱我林小姐,就是不想與絕家牽上關係。

“先生臨走吩咐了,讓你好好吃飯,說你最近太瘦了。”

管家的轉述,倒給我弄了個大紅臉。一直看著劉媽出去,我才趕快起身下床。

望著鏡中的自己,我確實比以前又清瘦了一些。隻是兩頰上隱隱浮著兩抹嫣紅,倒也更加地賞心悅目起來。

我輕輕拍打著臉部,隨手打開了窗戶,清晨空氣夾雜著滿院的玫瑰花香湧進來,讓我很是愉悅。

“還不快下來乾活!真把自己當成少奶奶了!”

突然間,樓下傳來婆婆的尖聲喝罵。

我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我怎麼把婆婆給忘記了。

我快速將自己整理好,身上的淤痕和昨晚的歡愉留下的痕跡被我用一件套頭長衫遮蓋得嚴嚴實實。我這才快步來到樓下。

婆婆一雙狐疑的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著我,嘴巴撇了撇,很意外地冇有再罵那些難聽的話。

由於起得晚了,我冇做出早飯來,隻好將功補過,賣力地收拾起房間。

婆婆端坐在沙發上,悠悠地開口問道:“昨晚寒笙要你了?”

話語直白得讓我滿臉通紅。

見我不作聲,婆婆“蹭”地站了起來,作勢向我走來,我慌忙停下手中的活兒,用力點頭承認。

婆婆這才麵色一緩,長長地“嗯”了一聲,又說道:“這段日子寒笙都會回來住,你給我加把勁,把他伺候好了,生下老絕家的命脈,你的好日子也就來了!”下,我怎麼把婆婆給忘記了。我快速將自己整理好,身上的淤痕和昨晚的歡愉留下的痕跡被我用一件套頭長衫遮蓋得嚴嚴實實。我這才快步來到樓下。婆婆一雙狐疑的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著我,嘴巴撇了撇,很意外地冇有再罵那些難聽的話。由於起得晚了,我冇做出早飯來,隻好將功補過,賣力地收拾起房間。婆婆端坐在沙發上,悠悠地開口問道:“昨晚寒笙要你了?”話語直白得讓我滿臉通紅。見我不作聲,婆婆“蹭”地站了起來,作勢向我走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