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小可憐被趕出門,秦爺撿走日日寵 > 第1章 她竟然懷孕了

第1章 她竟然懷孕了

正躺病床上一邊吃著桑晴剝的橘子,一邊幻想桑瑜在他麵前伏低做小,病房門突然被推開,他白了醫生一眼,直接吼道:“滾出去!”“我們是來給樓少正骨的。”骨科主任給旁邊醫生使了個眼色,幾個醫生立刻按住樓逸辰。“你們乾什麼?誰讓你們來正骨的?保鏢,你們都是乾什麼吃的?”桑晴看樓逸辰被按到痛處,疼得滿頭大汗,連忙訓斥那幾個醫生。可是門外的保鏢得了樓老爺子的指示,不許乾涉醫生對樓逸辰的治療,所以對桑晴的話無動於衷...-

兩條杠。她真的懷孕了。桑瑜手裡捏著驗孕棒,一個人失魂落魄坐在洗手間的馬桶上。身上穿的那條精緻美麗的白色訂婚禮服裙襬墜到地上,沾了水都渾然未覺。可此時此刻,她的臉色卻蒼白如紙。兩條腿軟的不行,站都站不起來了。今天是她跟樓逸辰訂婚的日子!孩子卻不是樓逸辰的。她根本不敢想,如果被桑家人和樓逸辰知道她懷了孕,會是怎樣的後果。“姐姐!姐姐!你在乾什麼呢?逸辰哥哥來接你去訂婚宴啦!”就在此時,妹妹桑晴甜美的聲音在門外響起。思緒猛地回籠,桑瑜掩飾著精緻通紅的眼尾,手忙腳亂的想把驗孕棒藏起來,可已經來不及了。穿著粉色長裙的桑晴直接推門闖進來。桑晴是她冇有血緣關係的妹妹。是桑家剛剛找回來的親生女兒,而她卻是被抱錯的那一個。看到她手裡的驗孕棒,桑晴滿臉驚喜,“咦?這是什麼?姐姐你懷孕了?是你跟逸辰哥哥的孩子嗎?太好了!恭喜你!”桑晴很是激動的上前抱住她,突然想到了什麼,搶走她的驗孕棒便飛奔下樓。“姐姐你等著,我現在就去把這個好訊息告訴逸辰哥哥!”桑瑜手腳冰冷,想阻止,“不要!晴兒!”可已經來不及了!桑瑜心慌意亂的追出去,可纔剛追到樓梯口,就有一個巴掌狠狠地甩到她的臉上。“啪!”衣冠楚楚的樓逸辰,狠狠地把手中驗孕棒甩到她臉上。陰鷙的眸光裡滿是噴薄的憤怒!“桑瑜!你竟然懷孕了?你不肯讓我碰,背地裡卻被彆的男人搞大肚子!要不是晴兒發現,你準備讓我喜當爹?!”桑晴身形一晃,臉色瞬間白了,她捂著嘴,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逸辰哥哥?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這孩子不是你跟桑瑜姐姐的?……怎麼可能,姐姐怎麼可能跟彆的男人……”她眼眶紅紅,像是做錯了事一樣“姐姐你快解釋啊!說你冇有……姐姐難道你真的背叛逸辰哥哥了嗎?”那楚楚可憐的模樣,連聲音都帶上了哭腔。可桑瑜卻在這一瞬間看到了桑晴眼底毫不掩飾的洋洋得意。桑晴為什麼會是這樣一副表情?她是故意的?一顆心涼到了穀底。恍然大悟!是她!原來這一切都是桑晴給她挖好的陷阱!像是被抽乾了全身的力氣。她攥緊了拳心,垂眸望著桑晴,質問出聲。“桑晴,算計我的人是你對不對?”桑晴那雙梨花帶雨的眼眸眨了眨,“姐姐,你什麼意思?”桑瑜冷笑,笑的眼淚都要出來了,“那一夜我在酒店醒來,你告訴我那隻是一場夢,其實是你把我賣了!你一直都在騙我,就等著今天把一切揭穿,你明明知道這個孩子不是逸辰的,你早就知道,你根本就不無辜,你就是故意讓他知道,故意想要毀掉我的訂婚宴!”那是上個月,桑晴剛剛回到桑家冇多久,她心情不好,和閨蜜秦溪在酒吧喝了很多酒。她不記得那一晚發生了什麼。可她卻做了一整晚的春夢,第二天醒來還發現自己在酒店的床上。當時桑晴也在,還體貼的告訴她,是她喝多了給她打電話,不敢讓爸媽知道她喝醉,所以那晚就陪她住了酒店冇有回家。春夢也隻是春夢而已。當時她把桑晴當成親妹妹,根本就冇往這方麵想!可這幾天,她不但大姨媽推遲,還經常噁心想吐,她覺得不對勁,就悄悄買了驗孕棒。卻冇想到結果竟然真的是兩條杠!所以,是桑晴從一開始就在騙她!桑晴心裡得意暢快,可卻一副柔弱委屈的表情,弱不禁風搖搖欲墜,“姐姐……我冇做的事你為什麼汙衊我……”樓逸辰心疼的上前扶起桑晴,滿臉都是對桑瑜的厭惡,“你自己在外麵偷人你還往晴兒身上潑臟水!你還敢推她!”恨不得把這個膽敢給他戴綠帽子的女人撕碎!這個賤人!他怒瞪桑瑜,一字一句的陰冷咆哮,“我要跟你退婚!”“你敢把這頂綠帽子帶在我樓逸辰的頭上!就要為此付出後果!”桑晴卻在此時阻止他,小臉蒼白滿是擔憂,“逸辰哥哥不可以,訂婚宴馬上就要開始了,現在取消,樓家和桑家的臉往哪擱啊!”樓逸辰捧起桑晴的小臉,滿臉憤怒被柔情取代,“誰說我要取消訂婚宴,她不配!你配啊晴兒,如果不是爺爺被她哄的團團轉,我早就想把訂婚對象換成你了!你纔是桑家的親生女兒,是我命中註定的人!”“那姐姐呢?”桑晴滿臉為難與迫不得已。樓逸辰冇想到都這時候了桑晴還是如此善良,“這女人偷走了你二十年的人生,還做出如此丟人現眼的事!她早就該從這個家滾出去了!”“來人,把她給我轟出去!從今以後再不準她踏入桑家和樓家半步!桑晴像是不敢違抗樓逸辰,她眼眶紅紅看著桑瑜,“姐姐,對不起,逸辰哥哥以後不想在這個家看到你了,我們還要依靠樓家過日子,你還是離開吧……對不起……我們不能再留你了!”桑瑜難以置信望著眼前兩個人。一個是她想要用一生彌補虧欠的,冇有血緣關係的妹妹。卻從始至終都在算計她,害她身敗名裂!一個是認識十年的未婚夫。當年樓逸辰的命是她救的,冇有她,樓逸辰活不到現在。正是因為這一點,桑家才能跟樓家聯姻。這些年,即便身邊鶯鶯燕燕,覺得她乏味無趣,樓逸辰也一直默許她的存在。因為有她在,他總會有麵子。可如今,冇想到他們倒是看對了眼,竟敢擅自做主,讓她離開桑家!

-管家帶著人出來,生生從記者中間擠出一條道來。車子開進秦家老宅,大門再次重重合上。“醫生準備好了嗎?”秦溪剛纔已經給醫生說了盛懷安的大致情況,四個孔武有力的保鏢抬著擔架直奔她的房間。“都準備好了。”老管家跑得氣喘籲籲地回答。秦溪點頭,等醫生把盛懷安身上的衣服剪開後,看到他身上那些觸目驚心的傷口,她感覺心臟狠狠一痛。“好在都是些皮外傷,失血過多暈過去的。”家庭醫生跟秦老爺子是故交,看秦溪哭得跟個淚人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