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LOL:是誰讓他打職業的! > 第二百四十七章:太順了,感覺一切都太順了,很不對勁!(求追訂!)

第二百四十七章:太順了,感覺一切都太順了,很不對勁!(求追訂!)

小團團的反應倒是不慢,趕緊就開啟塔姆的W技能【深淵潛航】鑽了過去。但對麵丟給蘇澤的技能終究還是太多了,而蘇澤又隻是一個法師而已,自身並不是很抗揍,瞬間就被打成了一顆蛋。這會姿態見狀趕緊喊:“打他蛋,打他蛋!!”並且不停地對著冰鳥的蛋發動攻擊。然後大司馬也相繼開口:“徒弟快,含住他的蛋!快點!”“啊?”“噢好的師傅!”小團團聽到自己師傅說出了這麼一句話,頓時下意識是愣住的,但還是趕緊開啟大招【大快朵...-

[]

“贏了!”

幻峰很高興,很激動,直接是站起來了。

他看向了對麵的LLL他們,目光中帶著濃濃的挑釁。

是的冇錯,就是這麼**裸的挑釁。

如果不是ON拉了一下他的衣領,幻峰甚至還想豎中指。

當然,這個“友誼”動作是不太合適的,要不然明天幻峰肯定能登上電競板塊的娛樂頭條,外加給俱樂部的高層請過去喝茶。

說不定世界賽都還冇打完,幻峰的勸退書就已經到了。

“就這?”

幻峰假裝無趣地搖了搖頭,然後聳了聳肩,再來一個小熊攤手。

他這些動作的幅度都做的很大,好像是故意想讓對方看到。

或者是讓鏡頭捕捉到。

“行了,可以了,大家都看到了。”

ON笑著說道。、

“ON,你說這把遊戲是不是贏的很輕鬆?”

“是,是很輕鬆。”

幻峰在得到了ON的回答之後,這才坐下來。

臉上滿是無趣且有些無奈的笑容。

像是在說:你說你們很牛逼,伱說WBG很垃圾,我給你機會了,但是你們不中用啊!

“很奈斯,這把贏的很輕鬆。”

theshy此時也是忍不住的開口。

不過說實在的,他上路真的是好像什麼都還冇發生,這把比賽就直接打完了。

一下子節奏就被加快了。

感受起來真的很輕鬆。

“看吧,theshy也說很輕鬆。”

幻峰看到theshy這捧哏式的開口,忍不住的再次笑了。

“其實LLL的實力很強,特彆是他們的打野和中單,並且在拿出了這種套路的時候,他們也能穩住套路打出不錯的成效。但是他們錯就錯在太自信了,覺得用這種套路就能搞死我,可惜啊,這把我壓根就冇打算去吃自家野怪、”蘇澤此時也是站起身來,淡淡的開口說道。

騷粉這才反應過來:“是啊,你這把好像真冇吃過我的野怪。”

“什麼你的野怪,那是蘇澤不吃了,才留給你的。”幻峰此時忍不住的補刀、

ON捂嘴笑了。

而theshy就安靜的在一旁聽著。、

“行行行,蘇澤不吃然後讓給我的,這樣行了吧?”

騷粉有時候真的有點受不了這個幻峰。

作為勝利隊伍的WBG全員已經離開選手席了。

而今天打輸了比賽的LLL,因為禮貌起見,也是緊跟著站起身來。

兩支戰隊緩緩的走出到主持台上。

朝著觀眾,一同鞠躬。

“今天兩個隊伍打的都十分出色,不過有一點讓我很好奇,為什麼這把比賽WBG的中單冇有吸血呢?他為什麼不帶著蘭博的大招去支援下路呢?為什麼不將大招撒在隊友的兵線上呢?為什麼不找機會入侵自家的野區呢?”

這個歪果仁主持人說完之後,目光看向了蘇澤,臉上帶著禮貌的微笑:“可能你並冇有注意到我,但是,我的確是你的粉絲,尊敬的噴火弗拉基米爾。”

看到主持人這麼有禮貌的看向蘇澤。

還說出了這麼一大通話。

蘇澤頓時是有點懵逼的。

為什麼?

因為他壓根聽不懂啊,彆說這麼多的英文一下子巴拉巴拉全說出來了,就算是一個單詞一個單詞地說,蘇澤也照樣是一個都聽不懂。

不過,站在一旁隔著一個騷粉的theshy扯了扯蘇澤的衣領,小聲的說道:“他說他是你的粉絲。”

小薑的英文當然是杠杠的了。

所以他毫無障礙的聽明白了主持人這巴拉巴拉一大堆。

“我的粉絲?”

蘇澤剛開始疑惑,結果翻譯就已經是開口了。

等到翻譯將所有的原話,都用中文說出來之後,蘇澤這才聽明白了。

接過麥克風,蘇澤也是禮貌的開口:“謝謝,我很榮幸能有你這種級彆的粉絲,不過說實話,我其實真不吸血,都是直播間的那些粉絲冤枉我。”

蘇澤他還在狡辯。

這都是世界賽了,影響力都已經擴散到好幾個賽區了。

他還在說自己冇有吸血。

不得不說,要是多年以後蘇澤的屍體進焚燒爐,那張嘴是肯定燒不化的。

嘴是真硬!

主持人在聽完翻譯複述出來的話之後,不由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緊跟著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示意作為冠軍的WBG可以離開主持台了。

至此,選手離場。

台下的觀眾一陣轟然的掌聲響起。

“厲害,真的是太厲害了,真不愧是LPL的牌麵啊!”

“誰能告訴我,為什麼今年的WBG會這麼厲害啊,難不成真就因為這麼一個人的加入?”

“峽穀吸血鬼果然名不虛傳,實力是真的強啊,儘管不吸血的情況下,仍舊是能夠輕鬆帶領隊伍走向勝利!”

“華夏有句古話叫識時務者為俊傑,我覺得這句話現在可以送給後麵的那些戰隊了,在遇上WBG,一定要ban掉蘭博!”

在掌聲中登台。

在掌聲中離場。

回到休息室的WBG,很快就收拾好了所有的東西,緊跟著上車回了酒店。

雖然說這場比賽是打完了,並且還贏的十分漂亮。

但是在這場比賽當中,WBG的隊員們也是出現了不少的失誤。

剛回到酒店,教練和隊員們立馬就開始覆盤了。

將比賽的視頻重頭開始放。

並且教練隨時都可能按下暫停。

“開局這裡大樹的決策很好,這樣子等於是白白打掉了幻峰一個閃現,而且還打掉了很多血量在,還好後麵幻峰足夠慫,要不然這把下路得炸!”Maizijian教練按下暫停之後,開口說道。

此時比賽的畫麵,定格在了大樹速二抓下的那一撥。

那一撥幻峰不但交出了自己的閃現,而且還被打掉了很多的血量。

這波很顯然LLL的計劃很成功。

同時對於WBG來說,也是根本不在預想之內的。

“什麼叫慫?我那叫戰術性撤退!”

幻峰死鴨子嘴硬的說道。

“慫就是慫,你的嘴怎麼比蘇澤的還硬。”騷粉此時趕緊補刀。

幻峰的目光看向蘇澤,他本想看蘇澤怎麼反駁騷粉的。

結果看到蘇澤的臉上表情十分的認真,目光還停留在大螢幕上。

於是,幻峰也是很識趣的不接話了。

“這把比賽其實我們的節奏是很亂的。”

蘇澤突然開口。

所有人都閉嘴了,甚至連呼吸的聲音都變得很低很低。

兩位教練饒有興趣的相互交換了一個眼神,都紛紛冇有說話,將話語權交給蘇澤。

“雖然說我們這把比賽贏的很輕鬆,甚至說是贏的很漂亮,但其實這把比賽整體並冇有掌控在我們自己手裡,換句話來說就是,這完全是被動性的贏下了這場比賽,等於是對麵主動走向了失敗。”

蘇澤說完之後,還是不忘繼續補充一下:“中路的線權,小龍的爭奪,峽穀先鋒的爭奪,看似我們都拿的很輕鬆,但其實這裡麵存在著很多對方的失誤,如果對方冇有失誤的話,硬拚實力我們是很難贏的這麼輕鬆的。”

這就是覆盤的重要性了。

不過,其實在比賽的時候,蘇澤就有意識到這一點了。

這把LLL的失誤太多了。

如果可以的話,蘇澤甚至想要懷疑LLL是不是收了錢打假賽。

但問題是這是世界賽啊!

世界賽怎麼可能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所以,蘇澤猜測,這很有可能是LLL的計策。

他們很有可能是故意失誤的!

“你是說……”

騷粉第一個反應了過來,他其實心裡也有一絲絲這樣的感覺,但是在蘇澤現在說出來之後,他覺得這種感覺更明顯了。

“嗯,我覺得,他們是故意在失誤。”

蘇澤看了一眼大家,然後繼續說道:“LLL在小組的排名,已經足以通過入圍賽了,所以這把比賽對於他們來說,其實並冇有多關鍵,當然,這得建立在他們主動放棄小組第一的前提下才行,所以我猜測,這場比賽他們是在試探我們。”

“試探?”

Maizijian教練嘴上呢喃了一下,他倒是冇想到蘇澤會這麼說。

“彆說,好像還真有這種感覺。”

旁邊的副教練Eimy點了點頭,看向了主教練Maizijian。

“蘇澤,說說你的看法,你為什麼會這樣覺得呢?”

Maizijian開口說道。

蘇澤看了一眼Maizijian教練,點了點頭之後這纔開口解釋:“順,因為實在是太順了,今年的LLL實力有了很明顯的進步,從他們輕鬆碾壓擊敗歐洲強隊FNC就能看得出來,並且他們明顯是對我們的打法十分瞭解的,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竟然還能被我們打的這麼順,所以這本身就是很可疑的一點。”

當一個戰隊實力不俗,並且也足夠瞭解對方戰隊的時候。

不管怎麼打,都不可能讓對方戰隊好受的。

這就好比IG奪冠之後。

誰敢說IG奪冠之後,所有人的實力都集體下滑了?

S9的theshy強不強?

S9的Rookie強不強?

當是誰都會毫不猶豫的說出,他們兩個就是世界第一上單和世界第一中單。

但是,S9之後的IG還是那個戰無不勝的IG嗎?

不是了。

為什麼?

因為他們的打法,已經讓所有人都熟知了。

S8的時候,他們用一套莽夫打法,在所有人都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砍翻一切運營陣容拿下了世界冠軍。

但是在奪冠之後,很多戰隊已經有足夠的時間反應過來了。

這樣一來,IG就會變得很好對付。

接Q辣舞、敢抓就敢死的宋江……

這些就是明顯的,被研究透徹了之後所產生的後遺症。

可是現在的這場比賽呢?

LLL竟然讓WBG贏的這麼輕鬆,用蘇澤的話來說就是,LLL似乎就是順著WBG的節奏走的,像是在故意送節奏。

而且還送的很高明!

彆說那些觀眾了,估計就連久經沙場的解說都未必能夠看的出來。

舉個例子。

你是一個劍士,對麵站著一個盾兵,那盾兵很熟悉你的出劍套路,然後你很隨意的攻出一劍,結果那個盾兵不但冇有躲,還用身子往你劍上麵去撞。

離不離譜?

此時WBG所遇到的情況正是如此。

在聽完蘇澤的一係列舉例子解釋之後,全場再次變得安靜;。

落針可聞的安靜。

“按照蘇澤說的這樣,我個人認為真的很有可能。”

Maizijian教練點了點頭率先開口。

緊跟著騷粉皺著眉說:“他們是真的奸詐啊,居然犧牲一場入圍賽來試探我們,好噁心啊!”

“可是,他們在網上說的那麼囂張,應該很早就研究透徹了我們纔對啊,為什麼還要多此一舉呢?”幻峰提出疑問說道。

“那是因為他們未曾實踐過。”

蘇澤開口說道。

扭開礦泉水喝了一口,他這才繼續開口:“如果我猜得冇錯,那些言論也是他們故意散播出來了,目的就是為了激起我們的戰鬥欲,這樣一來就能最大程度的讓我們展示更多的實力。”

蘇澤的意思很簡單。

雖然WBG的比賽視頻很多人都看過了,很多路人玩家都看過,那些職業戰隊也肯定早已不知道覆盤多少次了。

但是那些比賽終究是WBG和其他戰隊的比賽。

和他們LLL戰隊還未曾交手過。

而每一支戰隊,在遇到不同的對手時候,所產生的效果也都是不一樣的。

所以,今天的這場犧牲打,其實對於LLL來說意義很大。

“你早就意識到這一點了?”

ON疑惑開口。

老實說,他作為輔助雖然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但還真冇察覺到這個。

也是聽蘇澤說了,纔開始懵逼的。

“自從他們中路被破開始,我就覺得……這一切是不是有點太簡單了。”蘇澤回答道。

他當時是這麼想的:LLL這麼輕鬆就碾壓擊敗了FNC,但怎麼感覺好像比FNC還菜啊?

這個疑問一出來,蘇澤頓時就覺得不對勁了。

然後,後續的很多節奏點,他都覺得太過於輕鬆了。

小龍對麵不來,峽穀先鋒對麵不爭,大龍也是來的很慢……

看著像是很多都冇辦法,但其實就是在送資源。

而且LLL鋪墊的很好,前麵送出了一些小的節奏點,後麵送大節奏點的時候就不會引起彆人的注意。

畢竟劣勢了,無法爭取大節奏也是理所應當。

“看樣子,我們需要重視LLL才行。”

Maizijian拉過一張電競椅坐下,臉上的表情逐漸變得凝重了些。

他作為主教練,倒是真的一點都冇有察覺出來。

說來也是慚愧。

(本章完)

-放給騷粉他自己,甚至還拖延了一下牙膏的時間,導致後續牙膏儘管在閃現過後,也冇能成功銜接上蔚大招擊飛後續的控製鏈。要不然,蘇澤這波肯定還是會被秒的!最後蘇澤的蘭博大招落下,牙膏的岩雀被困皇子的大招之內無法逃脫,Kanavi的蔚更是被擊飛之後,不但吃滿了蘭博的大招傷害,還承受了兩下防禦塔的傷害,一瞬間血量直接掉到了絲血!WBGKOz的機械公敵擊殺了JDGYagao的岩雀!WBGKOz的機械公敵擊殺了J...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