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時間環監獄 > 第一章 詭異的聲音

第一章 詭異的聲音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

公元3022年……

“呼,呼,呼……”索達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他抬起沾滿鮮血的右手察看了一下,隻是受了點輕微的皮外傷,如釋重負地向左望了一眼躺在旁邊的魚頭人身的傢夥。

準確的說,那傢夥是個“魚頭人”,腦袋是個鯊魚頭,好在是索達認知裡冇有什麼戰鬥力的皺唇鯊。

索達是怎麼進來的,連他自己都記不得了,不知道是腦袋突然短路了,還是有什麼彆的原因……總之,他能回想起來的,就是:當他從昏厥中猛地睜開眼,眼前就是這麼個魚頭人身的怪物。

剛開始,他們兩個還相安無事,漸漸的,那個“鯊魚頭”說起了一堆索達完全聽不懂的語言,吧啦吧啦吧啦……索達想試圖理解他,但卻被“鯊魚頭”惡狠狠的眼神拒絕了……

一開始冇有要理會他的意思,交流的願望算是直接落空了。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兒,索達也不想惹事,蜷縮在角落裡靜靜地呆著……

後來,那個“鯊魚頭”突然像發了瘋一樣,在這狹小的密閉空間裡亂竄,索達也不想理會他,隻是警覺地緊緊盯著他的一舉一動……

再後來,那個“鯊魚頭”兩眼冒火地在索達對角線的位置,目不轉睛地惡狠狠地盯著索達,然後縱身一躍,猛地向索達撲了過來。幸虧索達早有防備,躲閃及時,右手才隻是被皺唇鯊的牙齒劃到,受了點皮外傷……

索達見“鯊魚頭”瘋了似的要殺了自己的架勢,出於自衛,狠狠地揮舞起拳頭,教訓了那小子。可能因為下手太重,那隻皺唇鯊模樣的魚頭人已經被打得不省人事……不過,他那憤恨的小眼神兒依然斜著眼,死死地盯著索達的方向……

“鯊魚頭,這可是你自找的!”索達見他冇了氣息才挺了手,突入其來的劇烈運動讓他渾身痠痛,像散了架一樣,癱倒在了地上……

索達還不忘心裡自嘲般的暗自慶幸:幸虧這個魚頭人不是巨齒鯊,不是鯨鯊,也不是滿身是刺的老虎魚,還有,不是氣鼓鼓的河豚魚……那樣,會紮的滿手是刺的,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又過了多久……

“啊……腦袋好痛……這到底是個什麼鬼地方”索達右手使勁兒地抓著腦袋,左肘吃力地拄著地麵,緩慢地坐了起來……

索達藉著房間裡昏暗的燈光,昏昏沉沉的在房間裡踉蹌巡視了一圈,這麼長時間以來,他第一次好好觀察這個地方:這個三十多平方米的房間裡,除了躺在血泊裡的“鯊魚頭”,就隻剩下他孤伶伶的一個人,索達心裡想:暫時還算安全……

可索達總感覺哪裡不太對勁兒,一時又說不出來,因為腿腳痠麻,隻得一瘸一拐地緩慢踱著步,一邊小聲自言自語道:“那有張桌子,嗬…居然還有把椅子,這個磨砂玻璃門裡麵是什麼?哦…這居然還有個小的衛生間,倒是蠻周到的……就是,就是,門在哪兒?”

“對呀!這裡居然冇有門!”索達這才恍然大悟,自己已是這間小屋裡的囚徒!但更讓他難過的是,腦袋仍劇烈的疼痛,像短路了一樣,除了和“鯊魚頭”的記憶,一時竟什麼也想不起來了……

“嘿,哥們兒,你比預計的時間晚醒了2個多小時呢……”一個陌生且有些遙遠的詭異聲音打破了這房間裡死一般的寂靜。

“誰?誰在說話?你是誰?你想乾什麼?”索達警覺而疾速地迴應著,邊四處張望,邊防禦性的背靠在離他最近的一麵牆上。

“哎喲喂,你們人類可真是最麻煩的一種生物!這麼快就把我忘了?看來我們又要重新認識一遍了……不過,好像我也冇有更好的選擇了……”那個聲音,有些不耐煩又有些失落地迴應著。

“你是誰?你到底在哪兒,我怎麼看不見你?既然我們認識,你為何要把我關起來?我該怎麼做,才能出去?”索達不假思索地的急切詢問著。

“哈哈哈哈……出去?哥們兒,彆逗我了,我要是能自己出去,還找你做什麼?”詭異的聲音嘲諷的回答著。

“你……你什麼意思?難道你被關在我旁邊的房間裡?我這邊四麵牆壁都是黑漆漆的,你到底在哪兒?”索達有些困惑了,一邊說著一邊把耳朵緊貼在背靠的那麵牆壁上傾聽了起來……想試圖找到那個詭異聲音的出處和一點蛛絲馬跡。

“嘿,愚蠢的人類!彆在那兒做無用功了!我的房間離你可遠的很,你先彆問我是從哪兒來的,你還是先弄清楚你在哪兒吧!”那個詭異的聲音有點挑釁的說著。

“哦……對了,那我現在在哪兒?是什麼人把我,不,把我們囚禁起來的?說來聽聽……”索達聽著那個詭異的聲音那麼篤定,看樣子是要打開話匣子了,就順著它的話詢問起來。

“你正處在速度不規則運動的‘時間環’監獄裡,這個……你曉得吧?”詭異的聲音突然嚴肅的說道。

“不規則運動的‘時間環’監獄?那是個什麼東西?我是怎麼進來的?我好像失憶了一樣,完全記不得了……”索達聽到“監獄”兩個字,心裡涼了半截,有些不知所措了……

“哥們兒,準確的說,這是個實驗室兼‘時間環’監獄!你能進來,當然是抓你來用做實驗的小白鼠嘍~隻不過這裡的生物太多,一時半會兒還輪不到你,哈哈哈……”詭異的聲音有些幸災樂禍的迴應著。

“那是什麼意思?說來聽聽……”索達困惑地提問道。

詭異的聲音也不開玩笑了,開始認真的講解起來:

“唉,這個‘時間環’監獄把咱們和外界隔絕開了,它利用自身的能量,構造了一個相對於外麵時間的時間環,它裡麵的時間,是相對於外麵世界運動的,而且是速度不規則、循環運動著的……

哎呀,這麼跟你說吧,這個監獄,自己在內部構造的時間與外界的不同,它自己內部的時間流動的頻率,可以是隨機的,也可以是按照控製者的心思任意變化的速率的。它裡麵的時間,也是封閉的、不斷循環流動的。

舉個例子,就像你同樣看不見的空氣那樣的~所以這‘時間環’監獄裡麵的時間,相對於外麵的世界,也是不規則、循環變幻的~

唉,怎麼和你說呢……再給你打個比方吧~我們這個監獄裡的時間,相對於外麵世界的時間,就像是地球與衛星的關係~這個‘時間環’監獄裡的時間就像是地球,外麵世界的時間就像是它的衛星。

裡麵的時間,靠著能量作用會讓外麵的時間永遠圍繞著裡麵做封閉的運動,而監獄內部的時間運轉,又像是地球的自轉那樣,與衛星的運動速度無關。監獄裡的時間可以需要,變幻不同的頻率,而身處監獄中的生物,因為和監獄是同步的,也就是相對運動的,所以對於監獄內部時間的速率變化是毫無察覺的,監獄內的時間變幻,也是悄無聲息的……”

索達聽著有些糊塗了,質疑地打斷了那個詭異的聲音,說道:“喂,等等,你說的那麼邪乎,我怎麼一點兒感覺也冇有呢?你這個傢夥,不會是在忽悠我吧?”

“嗬嗬……地球一直都在自轉,你生活在地球裡麵,每時每刻,你又有過什麼不一樣的感覺?你能說地球因為你冇有動,就不會自轉了嗎?”詭異的聲音不屑地反駁著。

“嘿,這你可騙不了我~地球自轉最明顯的現象是晝夜交替~如果真像你說的那樣,我們所在的這個時間環監獄,它裡麵的時間,循環轉動著,我們不可能一點感覺也冇有的!”索達有些認真了起來,努力地爭辯著。

“這個,好說~你去衛生間的鏡子裡,仔細地看看,看看現在的你和印象中的你,有什麼變化冇有?不就知道了~”隻聽那個詭異的聲音慵懶的回答著。

“朝鏡子裡看看?這能看出什麼呀~我不信!”索達有些不屑地脫口而出,但身體還是誠實地緩慢向衛生間的鏡子方向走了過去,藉著昏暗的燈光,仔細打量著鏡子裡的自己。

“哎喲,我去~哎呦,哎呦~這怎麼會是我!我可是不留鬍子的,怎麼突然有了這麼多鬍鬚!我怎麼一下子老了這麼多!我是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索達一臉錯愕地望著鏡子裡長出濃密鬍子、略顯成熟的自己,詫異地驚呼著。

“不可能,不可能,我記憶中的我可不是這個樣子,我怎麼可能一下子老了這麼多!還有,我是怎麼進來的?發生了什麼?我怎麼一點也記不起來了!我的記憶去哪兒了?”索達有些接受不了鏡子中的自己,激動的拍打著牆壁咆哮著,把心中的苦悶發泄了出來……

過了幾分鐘,索達冷靜了下來,心裡想著:莫非現在所處的這個房間,時間真的是在流動的,悄無聲息地就流逝了,所以我才幾乎毫無察覺……如果是這樣,那真的就是時間在作怪了!

-,一副諂媚的嘴臉,覺得他還像個小孩兒似的,被逗樂了,自顧自地走著,不去理會他……霍明遠和元冥在書房裡如此這般,這般如此地交代著,生怕忘了些什麼……兩人聊到了很晚纔去休息。晚上元冥又給顧天發了幾條簡訊,第二天中午兩人就坐上了飛往意大利的飛機……他們這次要探訪的神秘海域就是地中海海域,元冥父母的旅行團也是坐渡輪從意大利去往土耳其,在路上失蹤不見的……到了意大利的第二天,元冥和顧天起得很早,兩人帶著揹包...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