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秦風納蘭語嫣 > 《奪我修為,那我就攻略你師孃》 第5章

《奪我修為,那我就攻略你師孃》 第5章

論紛紛。“原來這個是名震江南的葉家之主葉南天?”“怪不得身邊帶有如此之多護衛,而且都修為不低。”“還有那個煉丹師公會長老,原來是個冒名頂替的假貨。”“好在有這位年輕人出手,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這位年輕人是誰啊,怎會有如此高超的醫術,以往怎麼從未聽說過?”這時候,葉南天纔對著秦風拱手說道,“方纔一幕讓秦先生見笑了。”“既然小女之前答應了,要以這黑鱗分光劍作為報酬,那麼葉某自然要信守承諾。”說著,葉...名字是《奪我修為,那我就攻略你師孃》的是作家搬磚成神的作品,講述主角秦風納蘭語嫣的精彩故事,純淨無彈窗版閱讀體驗極佳,劇情簡介如下:...《奪我修為,那我就攻略你師孃》第5章免費試讀第6章秦風神色一冷,淡漠開口道,“怎麼,難不成你們這是想要反悔?”

還冇等其他人說什麼,葉遠柏當即一怒,“你這個庸醫,還好意思出來搶功勞?”

“剛剛若不是秦先生出手力枉狂瀾,我家家主早已經被你害死了!”

“還煉丹師公會長老,我看你就是個冒名頂替的貨色。”

說著便怒氣沖天的一把將那中年男子揪起來想要動手。

這時候,葉南天擺了擺手道,“誒,遠柏,彆在這裡動手。”

“帶到後麵去。”

中年男子聞言,整個人立馬神色一變,再也冇有方纔的那種態度,整個人變得唯唯諾諾起來。

“饒命,饒命求葉家主寬宏大量,饒過小的一次。”

“我承認,我的煉丹師公會長老身份是假的,但我方纔救人之心是真的啊。”

“我真冇想害人啊,求求葉家主饒過小人一次吧。”

旋即,他又想到了什麼,當即對著秦風跪下,“這位爺,我給你跪下了,我叫你一聲爺爺,你替我說說情吧,原諒我剛剛的有眼無珠。”

說著,一邊猛地磕頭,磕得頭破血流的。

如今他想要活命,也隻有秦風替他開口說情,或許纔能有一線生機了。

殊不知,秦風卻冷冷開口道,“嗬嗬,不好意思,我可冇有你這樣的孫子。”

葉遠柏也不再多廢話,聽從了葉南天的指令,將其拖了下去。

一旁圍觀之人也在竊竊私語,議論紛紛。

“原來這個是名震江南的葉家之主葉南天?”

“怪不得身邊帶有如此之多護衛,而且都修為不低。”

“還有那個煉丹師公會長老,原來是個冒名頂替的假貨。”

“好在有這位年輕人出手,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這位年輕人是誰啊,怎會有如此高超的醫術,以往怎麼從未聽說過?”

這時候,葉南天纔對著秦風拱手說道,“方纔一幕讓秦先生見笑了。”

“既然小女之前答應了,要以這黑鱗分光劍作為報酬,那麼葉某自然要信守承諾。”

說著,葉南天便拿出黑鱗分光劍,他看著手中的劍,眼神中透露著不捨。

看得出來,他的確很愛惜這稀世寶劍。

但再如何珍貴的東西,終究是身外之物,又豈能與性命重要。

秦風對其有救命之恩,他也唯有忍痛割愛。

“父親,其實你也不必如此,這黑鱗分光劍可是你付出了不小代價才得來的。”

“要我說,就給他一些銀兩,就足夠他豐衣足食的渡過下半輩子了。”

“他如今已經不能修煉,要這劍無非也就是拿去換一些錢財,還不如直接給他一些錢財呢。”

葉靈雙嘟囔著嘴說道。

葉南天搖了搖頭,“我葉家能夠屹立至今,靠的就是誠信二字。”

“做人豈能言而無信?”

“秦先生,這黑鱗分光劍,還請收下。”

秦風也冇有客套什麼,直接接過黑鱗分光劍,但他接下來的舉動,卻讓人大跌眼鏡意想不到。

鏘!

他將黑鱗分光劍拔出之後,直接將劍丟在了地上。

隻是將劍鞘拿在手上仔細打量。

這一幕,實在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秦風你這是在乾什麼?”

“即便你對我父親有救命之恩,你也不必如此。”

“我父親對此劍視如珍寶,愛劍如命,而你卻隨意將其丟在地上,你這是在羞辱我父親嗎?”

葉南天也是瞳孔巨震,“秦先生,您這是何意?”

秦風看都冇看他們一眼,目光一直都在劍鞘之上,他漫不經心的說道,“這劍,是假的,隻是一件仿品罷了。”

葉靈雙聞言,氣不打一處來,“你說什麼,你居然敢說這劍是假的?”

“這可是由我家族造詣高深的鑄劍師親手鑒定過,這就是真的黑鱗分光劍。”

“你懂劍嗎?”

“在這裡張口就來說是假的?”

秦風不屑一笑。

“黑鱗分光劍,由千年黑岩鐵,深地母銀,加上黑鱗龍蛟的鱗片鑄就而成。”

“重十二斤八兩,三尺二長,劍寬兩寸半。”

“你這劍除了外觀相似,其餘的冇有一點是對得上的。”

“而且最為關鍵的是,用千年黑岩鐵打造的兵器,在觸摸的時候,都會出現略微的震顫感。”

“此劍並無此情況,不是假的又是什麼。”

看到眾人目光中的疑惑。

秦風又將地上的劍撿起來,當著眾人的麵直接將其折斷。

哐當!

眾人再次震驚。

徒手摺斷一把劍!!!

那怕這黑鱗分光劍是假的,但也會比普通的劍品質要高,能夠徒手摺劍,這最少也是要五品之上的修為才能做到。

這秦風不是說修為被廢了嗎?

怎還有如此實力,難道說他乃是擁有天生神力之人?

就在眾人疑惑不解之時,秦風又開口道,“此劍上的鱗紋,乃是鑄劍時灌注而成,這種鑄劍手法華而不實,堅而不韌,過剛易折。”

葉南天聞言,顫顫巍巍的拿過秦風手中的斷劍仔細檢視起來,發現情況與秦風說的基本一致。

“冇想到我研究了大半輩子的劍,對劍的理解竟然還冇有秦先生理解得通透,葉某實在是慚愧啊。”

其實這也不能完全怪葉南天眼光不行,隻是他平時對此劍視若珍寶,從不捨得使用。

但凡他使用過一次這劍,他也能發現此劍的問題。

接下來的一路上,葉南天對秦風是恭敬有加,葉靈雙也逐漸改變了原先對秦風的看法。

也不知道為何,她總感覺秦風不像是表麵看起來的這般簡單,但她又始終看不透。

“秦先生,您此行這是要去風靈城?”

葉南天客套問道。

秦風也是有一句冇一句的說道,“我是要去天絕山脈。”

葉南天掌管葉家多年,自然是有著察言觀色,走一步看十步的本事,他瞬間就明白了秦風此行的目的。

“秦先生這是為了家師段無涯的事情?”

秦風冇有說話,相當於是默認了。

葉南天又接著說道,“若是如此,葉某或許可以助秦先生一臂之力。”

“這天絕山脈廣袤無垠,單憑秦先生一己之力,恐怕結果不儘人意。”

“我葉家在江南這一帶還算有些人脈,我葉某人也有幾分薄麵。”

“若是秦先生願意,葉某可以動用人脈,給先生儘一些微薄之力。”

秦風仔細一想,葉南天說的也不是冇有道理,天絕山脈之廣袤,非人力可撼動。

若是有葉家的人脈相助,說不定可以事半功倍。

“既然葉家主開口,我也不好拒絕,就當是我欠你們一個人情了。”

葉南天當即擺手,“秦先生言重了,舉手之勞何足掛齒。”

“不過,話既然說到這份上,葉某的確也有一件事情,想要請秦先生幫忙。”手法華而不實,堅而不韌,過剛易折。”葉南天聞言,顫顫巍巍的拿過秦風手中的斷劍仔細檢視起來,發現情況與秦風說的基本一致。“冇想到我研究了大半輩子的劍,對劍的理解竟然還冇有秦先生理解得通透,葉某實在是慚愧啊。”其實這也不能完全怪葉南天眼光不行,隻是他平時對此劍視若珍寶,從不捨得使用。但凡他使用過一次這劍,他也能發現此劍的問題。接下來的一路上,葉南天對秦風是恭敬有加,葉靈雙也逐漸改變了原先對秦風的看法。...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