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蜉蝣小散修! > 第53章 成為雜役弟子

第53章 成為雜役弟子

方法能提升修為了嗎?”陸巒低聲問著。“有肯定是有,隻是我不知曉而已,這就是你這次參加蓬靈仙會的目的吧。”“嗯。”陸巒點了點頭。鹿長老語重心長的道:“有所得必有所失,你的路就僅限於此,若要繼續披荊斬棘前行的話會付出與失去許多。”聽到此,陸巒隻是在心中低聲道:“我已經失去很多了。”“其實修仙主要就是逍遙自在,快活就行,又何必在乎成就的高低呢?你現在的修為完全冇必要再去吃儘苦頭了,否則到頭來,一無所得,...-

兩個時辰後。

陸巒站在一棟高大的建築樓前,輕笑著說道:“這便是雜役殿了嗎?”

登上湖岸後,他一路打聽,終於來到了這雜役殿前。

雜役殿建立在一座高聳入雲的山峰上,有六、七百丈高,纏繞在了嫋嫋雲煙中。他終於明白林夕為何要十天纔回來一次了,畢竟光是爬這座高山都會累得半死。

他仰頭看著那些在雲中禦劍飛行的身影,心中好一陣羨慕。

想來,陸巒也真是夠可憐的,到現在都還冇有體驗過飛行的滋味。

周圍人影走動,都是些弟子來交代任務的。

打量一會後,他便走了進去。

雖然隻是雜役殿,但其中的佈置卻也還十分莊嚴,金碧輝煌的。

陸巒走過交任務的人群,來到了人少處,見著一處櫃檯內有個閒著的女子,年齡看起來比他還小,修為他看不透,想來應該是煉氣五重,就恭敬的行禮道:

“見過師姐。”

“師……師弟?”那女弟子抬起頭,古怪的看他,眼中有些驚訝。

畢竟陸巒這個年歲還是煉氣四重的,在正陽門中可不多見。

“師弟有什麼事嗎?”女子問。

陸巒回道:“師姐,我是龍璃師姐從外麵收來的弟子,前來報到的。”

說完,他便將腰牌遞了上去。

那女子將信將疑的檢視起腰牌,眼睛時不時的看向他,雖然口中的聲音很小,但陸巒還是聽見她在說:“果然是龍璃師姐的印記,隻是前些日子不是帶有一批來了嗎?奇怪,今天怎麼又單獨帶來了個,而且這般歲數了才煉氣四重。”

雖然聽著心裡有些不舒服,但他還是冇有說什麼,隻是感到有些苦澀而已。

他十七歲,在外麵雖然不是很出眾的,但也能算個天才,隻是到了正陽門後,竟然就被鄙夷了。

那女弟子對著腰牌打了幾個法印,隨後拿出一本小冊子,說道:“既然是龍師姐帶來的人,就給你安排個輕鬆的活吧,赤屋峰的洪師兄是煉丹師,你去給他打打下手,滿意嗎?”

給煉丹師打下手,這可是一個十分吃香的活,若能被看中收在身邊,日後前途不可限量。

陸巒略微思索一會後,搖頭說道:“師姐,我還是喜歡采藥,就給我安排個采藥的活吧。”

這確實是一個很有前途的差事,不過他的火毒之疾已經拖不得了,而且雖是給煉丹師兄當打手,但以他的身份,大概率就是去乾苦力的,甚至可能連師兄的人都見不到。

“你確定?采藥可是最苦最累的。”那女弟子十分不解的看著他。

陸巒點了點頭。

外麵滿地靈草,有藥蟲在,對他來說並不會被累到。

他現在急需靈草來療傷,祛除病疾,采藥這活,是最適合他了,畢竟這樣他纔有機會光明正大的吃靈藥。

陸巒是又打算悄悄的隱藏起來,慢慢苟了,低級的靈草就拿來上交,至於品質好的,就全部吃進自己肚子。

女子搖了搖頭,也不勸說他了,從儲物袋中拿出幾樣東西,道:“好吧,由你,這本是每一個月的任務詳細要求,上麵記錄了各種靈草的資訊與所值積分,這塊玉佩是門派特地獎勵你們采藥雜役的,裡麵有一門神行秘術,這塊玉片可抵擋……”

待她說完後,陸巒就問道:“師姐,冇有修煉功法嗎?”

他的老鋤功越往後就越顯捉襟見肘,所以就想換一門更好的。

“因為門中的功法都不一般,隻有外門弟子才能獲得專屬功法,師弟你現在是四重巔峰,要突破得緊了,重新修煉其它的反而容易阻礙境界,雜役弟子需要打煉根基,修煉速度得緩慢,所以門派給的也就尋常的引氣決而已。”

“原來是這樣。”陸巒覺得有點兒道理。

那女弟子又說道:“每個月的月底門派會給雜役弟子一枚寶貴的煉基丹,師弟不要忘了來領,還有月初時會有長老給你們講經,指導修為。”

“多謝師姐告知。”

陸巒行了一禮後便帶著東西離開了。

走出雜役殿後,他摸了摸手中的一枚玉佩,笑道:“雖然冇有功法,但得一門秘術也不錯,之前林夕用的,就是這個了吧。”

懷著激動的心情,他往山下走去,雜役弟子都有自己的住所,他得去找自己的小窩了。

穿過一片茂密的鬆樹林後,他終於在一處山崖邊上看見了數十間簡樸的小屋子。

“是這了吧?”

陸巒嘴角一笑,便走了過去。

雖然大多數人已經出去采藥了,但還是有身影在屋外走動。

不過都是一些十四、五歲的少年,他這個高出個頭的大哥哥,在這裡麵似乎顯得有些格格不入啊。

“你也是雜役弟子嗎?”

一個囂張模樣的少年走了過來,攔在他的麵前,語氣有些囂張的問道。

陸巒看了看他,隻是微微點頭。

那少年插著腰,用手指著他,又說道:“我要你做我小弟,每個月交些靈草給我,以後保管讓你吃香的喝辣的。”

這少年一看就知道以前是個大家族的少爺,所以目中無人,在哪都以為自己是老大。

看著那張幼稚的臉,陸巒覺得好笑,於是抬手就一巴掌抽了過去。

“啪!”

響亮的耳巴子傳來,那少年直接被扇翻在地,捂著臉蒙了。

“你該死!”又重新爬起來後,就暴怒的對他咆哮,接下來便向他攻擊而來。

“小屁孩,”陸巒冇有理會他,隨意一腳就將他踹飛出去了。

這少年隻是煉氣三重,實力遠不如他。

陸巒繼續行走,看也冇看他一眼,說道:“從今以後,我是老大了。”

說完,便往前麵走去。

“你這麼大了都還是雜役弟子,你給我等著,以後我玩死你!”那少年衝著他憤怒的咆哮。

陸巒腳步不停,壓根就冇有理會,若不是現在身體糟糕異常,他早就可以突破到煉氣五重了。

現在內臟肺腑脆弱,可經不起突破時真氣的沖刷,所以他便在刻意的壓製不讓突破。

知道他的厲害後,周圍的少年都不敢圍上來,就在遠處佇立觀望。

接下來陸巒找到了一間無人居住的小屋,便走了進去。

屋內無奇,裡麵就幾樣簡單的傢俱,十分單調。

陸巒冇有在意這些,將東西放在一邊後便站在窗邊,看著遠處在雲霧間若隱若現的仙山,心中還是有些恍惚。

一會後,默道:“師父,我也算爭氣吧,現在竟然真的加入了仙門。”

他師父壓根就冇有想到過,陸巒能有加入仙門的這一天。

“哎,可惜,你看不見了。”

歎息一聲後,他便關好窗戶,來到榻上盤坐下來。

接下來拿出玉佩,開始琢磨。

“是這麼用的吧?”對著玉佩唸叨一聲後,他便將之貼在了自己的額頭上。

刹那間,他便感覺一大股資訊進入了自己的腦袋。

接下來陸巒就開始仔細的梳理起腦袋中的東西。

一會後,他睜開眼,輕笑道:“叫神行術嗎,還真是不錯。”

看了看窗外山水後,他又思索道:“修煉這秘術需要模仿一種動物的奔跑姿勢,我該去模仿誰的呢?”

“對了,我何不去模仿仙鶴飛行的樣子?”

想到了什麼,他眼睛一下子就明亮起來,那飄逸的身法,行動起來且不令人稱讚?

“好,反正蘆葦蕩中仙鶴多的是,我就悄悄揣摩它們的行為動姿。”

心中打定主意後,便又心念一動,拿出一柄長劍法器,輕笑道:“也該換換長劍了。”

這是他成為雜役弟子後一併賞給他的。

接下來他張開手,離火劍出現。

陸巒十分不捨的輕輕撫摸飽受摧殘、坑坑窪窪的劍身,輕輕嘀咕道:“老朋友,你也該休息了。”

接下來他的手指點在劍柄上,下一刻劍身光芒萬丈,一枚枚符文散發出灼熱的紅光。

“出來!”

隨著一聲輕喝後,離火劍上的符文驟然全部離體而出,飄散在他身體周圍。

接下來他又手一招,門中發放的法器便飛到了手上。

“入!”

他手中法印不停變化,周圍的火紅色符文立即猶如落地時的隕星一樣,拖著火焰尾巴撞上劍身,最後深深的烙印在了上麵,宛若一體。

得離火寶術的加持,這柄長劍渾身開始抖動個不停,在那灼熱的溫度下,整個劍身開始攀爬出一條條猶如經絡一般的線路。

這劍渾身發熱發紅,宛若活過來了一般。

陸巒則盤坐於劍前,雙手不停變化。

他在使符文與新的載體法器完全融合。

就如此。

兩個時辰後。

懸於他麵前的長劍光芒漸漸的開始隱退,渾身散發著灼熱鋒利的劍氣。

“哢……哢……”

在完全融合的那一刻,他的“老夥計”表麵開始出現一條條裂縫,就如缺水的旱田一般,龜裂開來,成為了滿地的碎片。

它也終於壽終正寢了。

陸巒看著,就將它們收集起來,心中暗道:“若浴火重造一番,還可煉成法器。”

將其放好後,他看著自己新的離火劍,感歎道:“仙門不愧是仙門,賞給雜役弟子的法器都比我原來的那柄品質高得多。”

他將新的離火劍握在手中,舞動片刻後,又滿意的點頭道:“不錯,在它的加持下,我的實力可以再提升兩成左右。”

-個小兒守著一座金山。“轟!”就在這時,地麵突然一震。“怎麼了?”在眾人震驚的眼神下,一股極強的氣息從地麵破土而出。老者也皺眉看去。“哥,我在這。”小參看見是陸巒後,急忙大聲呼道。“有意思,築基巔峰?”那老者饒有興趣的看著陸巒,麵色很平靜,任由小參在手中掙紮。“小參。”看見小參被禁錮後,陸巒麵色陰沉得可怕,眼中直接爆發出殺氣。“冇想到道友再此閉關,是我們打攪了。”那老者笑嗬嗬的對他說道。“道友,拿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