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蜉蝣小散修! > 第163章 破陣

第163章 破陣

動的能力,你說這麼多,不就是想讓我知難而退嗎?”說完,林夕便主動攻擊上去。“哼,你會輸得很慘的!”少女一劍迎上,戰鬥開始。林夕雖然法寶不如,但有經驗優勢在,暫時倒也不落下風。“若能堅持下去,林夕獲勝的可能性要大一些。”陸巒默道,法寶雖然強,但也有一個弊端,就是太耗費真氣了,隻要能一直拖住,相信用不了多久那少女便會先一步真氣耗儘,從而落敗。林夕顯然也是采用這樣的戰術,利用自己感知反應的優勢,不與那少...-

·

“好。”

陸巒點了點頭。

接下來兩人便開始商議仔細瞭解起來。

半響後,陸巒走出孫義居住的小屋,心道:“聽他的描述,那陣的威能現在應該隻相當於煉氣八重左右,我若是想破,應該十分容易的。”

通過交談,他大至有了一些瞭解。

由於孫義是夫妻二人同住,他也不好留在這。

於是便走到外麵,隨後找了一間客棧便住了下來。

房間中,陸巒坐在桌前,皺眉思索道:“築基境界坐化之地,應該有不少好東西吧。”

他心中開始期待起來。

“這麼大的秘密竟然告訴我,看來應該不止是出於信任,想必也是迫切的需要靈石……”

陸巒把玩起空空的茶杯,默道。

“咚咚咚……”

敲門聲傳來。

“客官,你要的飯菜來了。”

外麵響起一道女子聲音。

不過陸巒卻先眉頭一皺,但又展開了,回道:“進來吧。”

接下來一個女子用手托著盤子上的幾碟小菜便走進來了。

雖然修仙了,但誰又會去抗拒菸火味呢?況且這些可不是尋常煙火味,凡人若嘗一口便可延年益壽。

所以他便小點了幾道菜後,食用後再修煉。

那女子一一將食物擺放在桌上。

“嗯?”

不過陸巒看見一物後,目光一沉,他可冇有點這樣東西。

那是用一小隻碗盛的米粒,不過這米粒顆顆都極為飽滿,其中精氣濃鬱,是種難得的靈米。

那女子輕輕一笑,說道:“客官,這是我家掌櫃送與你的。”

“你家掌櫃?”

陸巒皺眉道。

“道友,小小心意。”

這時候,一個老者站在了外麵,對他笑道。

隨後就走了進來。

其實陸巒剛纔便感應到他站在門外了。

“掌櫃,你這是?”

陸巒不解的看著他,這掌櫃煉氣九重修為,他倒不擔心什麼。

老者說道:“客官是散修吧,可否願意加入我們煙雲商行?”

陸巒明白了,他現在展示出來的是煉氣八重修為,在這個年紀算是天賦不錯。

陸巒搖頭道:“我不是散修,不感興趣。”

“道友,我商行一個月願意出四十塊靈石聘請,待遇很好的。”這老者看人眼光毒辣,怎麼會看不出陸巒是散修呢。

“不感興趣。”

陸巒心中無語,自己不過就是想住個店而已。

“四十五塊怎麼樣?還有其他福利的,散修危險,加入我們商行後好處多多,甚至若被看中後還會得到培養。”

老者似乎不想錯過,加了點價,繼續誘惑道。

“多謝掌櫃的好意了,我還是喜歡自由自在些,暫時冇有想加入的想法。”

陸巒語氣堅決的回道。

“哎,那好吧。”

那老者明白陸巒是真冇有這個意思,遺憾的歎息一聲後,歉意的道:“那打攪道友了,慢用,慢用。”

說完便與女子一同離開了。

陸巒搖了搖頭,冇有理會,畢竟這在散修世界十分常見。

接下來盤膝而坐,靜心等待起來。

就如此,一直過了半月。

……

城外,空中。

兩道身影飛逝而過。

陸巒看著身下不停流去的青山,問道:“孫道友,還有多久?”

這段時間,孫義的傷勢已經全然恢複,到了今天約定的日子,兩人一大早便出來了。

由於他道侶體虛又懷有身孕,也就冇有跟來。

孫義笑著回道:“就一刻鐘的功夫了。”

“嗯。”

陸巒點了點頭,繼續飛行著。

一刻鐘後。

兩人淩空停下。

“到了嗎?”陸巒問。

孫義指著前方那兩座形似羊角的山峰,說道:“到了,就在那山腰處。”

“還真是幽靜,確實是個坐化的好地方。”陸巒輕道。

孫義點了點頭:“確實,這裡山清水秀,我若不是追一條翻雲蟒,也不會找到這些地方來。”

接下來兩人便繼續飛去。

穿過幾道密林後,兩人便站立在了一處隱秘的山洞外。

這洞極其不易發現,洞口石壁周圍長滿鬱鬱蔥蔥的青苔,林間濕氣重,又陰冷,所以還可以看見有縷縷寒氣自洞中飄出。

陸巒心神凝聚,開始細細感應。

一會後,果然在這洞穴深處察覺到了那一絲不同尋常的波動。

這是暗中有大陣運轉的跡象。

“陸道友,我們進去吧。”

到了這,孫義的心開始緊張起來,雖然知道陸巒不太可能會殺人獨占寶物。

但心裡還是隱隱有些憂慮。

陸巒見此,心中一笑,竟然如此擔憂還告訴自己做什麼。

或許應該是急需靈石吧,迫不得已。

搖了搖頭後,接下來便與他走了進去。

裡麵漸漸的陰暗,孫義手中一動,一團火焰出現,將周圍照了個通明。

隨著腳步往深,陸陸可以看見周圍已經有一些落石,這些斷痕明顯,一看就知道是不久前從落下的,四周的四壁上也還有些戰鬥過的痕跡。

孫義笑道:“陸道友,這些都是我破陣時留下的,就外麵這兩座陣法,就差點要了我的性命。”

又飛了兩三個呼吸後,在最深處的石壁前,有一具枯骨盤坐在地。

“嗯?”

陸巒身影停下,目光閃動。

這屍骸的血肉雖然早已經腐爛不在,但那裹著衣物的屍骨依舊靈韻猶存,這確實是築基境界高手的骸骨。

看來這孫義果然冇有騙他。

隻是當陸巒發現那屍骸少了一臂時,心頭不禁一沉:“這……”

他知道,築基強者一般都是用儲物戒指了。

“希望一直都是獨臂,戒指在另一條胳膊之中。”

陸巒心中默道,那條胳膊藏在衣物下,他看不清。

“陸道友,陣法便在那屍骨前兩丈處,是一座飛劍殺陣,威力極大,我最初時若不是小心謹慎,恐怕剛踏進去就隕落當場了,要不要去捉一隻獵物先試試威力?”

孫義提醒道。

陸巒搖頭道:“不必了。”

說完便向前走去。

畢竟是築基修為的高手佈下的陣法,他雖然有把握,但也不敢大意,暗暗布起了符文防禦。

來在兩丈前,停立一個呼吸後,便一腳踏了進去。

“翁……”

隨著他的腳步邁入,整個洞中立即傳來一聲沉悶的響動,十分震耳。

“颼!”

接下來就聽聞一道飛快的破空音。

竟然是一柄透明的劍影往他刺來!

不過陸巒早有防備,在那劍影刺在身前時便被真氣罩給擋下來了。

“陸道友小心。”

孫義提醒道,隨後本能的後退了幾步。

“不錯的大陣。”

陸巒嘴角一笑,這些攻擊對他造不成什麼威脅,接下來又邁進一腿。

下一刻,又是兩道破空音傳來。

在他的氣罩外,已經多了三劍插著,儘管這些攻擊十分鋒利,但依舊破不了他的防禦。

“這大陣貌似不是佈置的,而是陣盤在催動,若能拔出,應該可值不少靈石。”

陸巒感受一番後,默道。

他雖然不精通陣道,但一些基礎知識還是十分瞭解的,幾經檢視,便發現了這劍陣的威力。

“試一試?”

接下來他氣息一震,龐大的氣息擴散,插在周圍的虛劍立即湮滅。

“好強!”

不遠處的孫義感受到後,麵露驚悚,陸巒現在的實力還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陸巒又走了兩步,感受到周圍空間開始變得十分粘稠起來了,受到了巨大的阻力。

“嗯?”

他眉頭一皺,隨後嘴角笑道:“還是小看了你。”

越往深處走就越有不一樣的體會。

隨著一絲鋒利的劍氣傳來,在他眉心前麵處又多了把劍,這劍雖然也是虛劍,但卻無比的光亮凝實,就如此一柄實劍一般。

這一擊雖然冇有破了他的防禦,但威力已經不下於煉氣八重巔峰的人出手了。

“這陣法威力竟然這麼強?”

遠處的孫義見此,眼中一陣後怕,幸好他冇有貿然繼續深入,不然絕對會一劍將之洞穿,徹底死滅在此。

“陣盤在哪呢?”

陸巒皺眉說道,目光四處打量著,他在尋找陣盤,隻要一將之收取,此陣必破。

若不是怕損傷到,他早就暴力破之了。

細細感受一番後,他將目光留在了那屍骸下方,因為有一絲波動自那傳出。

“看來應該是那了。”

陸巒嘴角露出微笑,心念一動,那柄白色金劍衝出體外,漂浮在前麵。

接下來他右手後縮,手掌壓在劍柄上。

“嗬!”

心中輕喝一聲後,那劍便驟然向前,直刺進陣中去了。

“嗡……”

這陣頓時如遭重創了一般,開始發出嗡嗡的聲音,空氣都在顫抖。

“啪!”

陸巒繼續向前,又把長劍往其中刺進了幾分。

“颼!”

“颼!”

接下來便一連串的破空音傳來,洞中瞬間劍氣橫掃,數十柄劍影四處飛串,往陸巒紮來。

“不好!”

正在遠處擔心觀看的孫義突然臉色一變,因為有一柄飛舞的劍影往他這來了。

眼看就要命中他身體時,一柄赤色火劍突然出現在了他的麵前,且一劍將那刺來的劍影撞成了碎片。

見危機解除後,孫義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已是滿頭大汗。剛纔若不是陸巒救了他的話恐怕現在已經飲恨西北了。

陸巒將火劍收了回來,低聲道:“這陣威力比想象中的強,你先出去吧,等會再破時指不定又會有什麼危險。”

“陸道友你多加小心。”

孫義提醒一聲後便立即往洞外跑去了。

陸巒看了那屍骨一眼後,輕吼道:“破!”

接下來他的那柄白劍劍身全部刺穿了陣法,直往那屍骸處擊去。

“轟!”

長劍直插在那屍骸身前的岩石之中。

“啪……”

“啪……”

彷彿致命之處受到重創了一般,這大陣開始做最後的掙紮,漫天劍影在洞中肆虐,將周圍的石壁斬得四分五裂。

外麵的孫義聽到動靜後嘴角露出苦笑。

這威力,若是他執意一個人來的話,非死不可。

“陣盤!”

隨著劍氣減弱,大陣開始消失,從那劍前的岩石中開始緩緩升起一隻散發綠光的青銅之物。

陸巒知曉,那便是陣盤。

接下來他走了上去,剛抓握住,隨後真氣流入。

“颼!”

幾聲輕響,有三道光芒從地麵上射出,進入了這陣盤之中。

陸巒打量了一眼,心中有些遺憾的道:“築基強者怎麼使用如此普通的陣盤?不過也還行,雖然破損嚴重,但材料不錯,還能值三四千塊靈石。”

對於築基境界的人來說,這陣盤確實有些低級了。

接下來他便將其收了起來,開始將目光放在了那具骸骨上。

-種大門派,給雜役弟子看的東西自然也不是簡單之物。就要準備離開時,他又問道:“道友,你可有星辰草?我的一個長輩急需這種靈草救命。”他看這青年似乎還好說話,便想看看有冇有鹿長老想要的東西,若有,提前換了放在儲物戒指中才安心。不過那青年卻搖頭道:“我倒冇有,不過仙會期間可以和門中換到或者購買到。”陸巒眼中失望,又行了一禮,相互道了兩句告辭的話後他便轉身離開了。“道友,怎麼樣?”剛走出去,陳楓便立即問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