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蜉蝣小散修! > 第14章 殘酷的世界

第14章 殘酷的世界

,少傾,又將目光注視而去。心裡暗中記下木樓中進去、出來的人,或許會有些作用。如今有足夠多的實力,若是那黃京玉要玩什麼把戲他可不怕,相反,其心底還隱約有幾分莫名的期望。“哥,我們什麼時候去買靈壤啊?”黃庭中,小參小臉上有幾分迫不及待模樣的問道。陸巒輕笑:“等這事了後,有靈石了,我們就去購買。”他心中其實現在就想購買些靈壤給小參試試效果,但靈壤價值不菲,囊中羞澀,那張逃遁的靈符不能輕易動用,現在資金一...-

他第一眼便看見,在那儲物袋中有著一朵散發白色藥氣的玉靈芝,在其表麵,佈滿密密麻麻的蛇鱗樣條紋。

“機緣啊,機緣啊。”

陸巒狂喜,因為這朵蛇紋靈芝可比他得的紅血蔘品質還要高級得多。

“怪不得那妖獸會纏著他們,”陸巒明白了,接下來他又繼續檢視起來,很快,他拿出了一張靈符,有些後怕的道:“幸好出其不意把他殺了,若他使出這張符籙,我可就危險了。”

從符上傳來的波動來看,這其中隱藏的威能至少相當於煉氣四重的人全力一擊,他就算是能反應過來,全力催動離火劍術也擋不了。

“不錯,不錯,出去後我就找個地方閉關,有這麼多寶物,半年內,我定能突破到煉氣三重巔峰,甚至還可能突破到煉氣四重!”

他已經在想該如何花用這次的收穫了。

接下來確定冇有紕漏後,他便快速的往出口處去了。

“轟!”

突然,從遠處傳來一道爆炸聲,雖然其音並不巨烈但卻十分壓沉,陸巒聽見後就感覺心口被震了一下。

於是不由自主的停下腳步,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震驚的道:“那聲音,難道是一道巨大的雷霆嗎?”

此時,南嶺內的人也是這般,聽見聲響後都抬頭望去。

一會後,天地又恢複平靜,陸巒也冇有多作理會,往來時的山口奔去。

……

小半刻鐘後,他就到了。

“小朋友,一看你就冇有什麼收穫吧,來,叔叔給你一株。”

路上人也漸漸多了起來,山口處,陸巒隱藏修為,儘量低調,裝作一副苦瓜臉,失望至極的樣子。

外人一看就認為啥都冇有得到,這不,就被一旁路過的幾個大漢給調侃了。

陸巒連忙接過,欣喜若狂的道:“謝謝大叔,我今天轉了四個山頭,腳趾頭都磨破了,也就得了兩株小靈草。”

“哈哈哈。”他的話立即引得周圍人鬨堂大笑。

“小朋友,過來,叔叔我今天得了三十株,這還有半截損傷的,也送給你吧。”

不遠處的一個漢子想尋點樂子,就笑說道。

“天啊,竟然得這麼多!”

聽了漢子的話後,一些人紛紛投去羨慕的眼神,進來的人中,收穫大多都是在十到二十株左右,畢竟靈草長得稀散,不好尋找。

“謝謝,謝謝。”

陸巒連忙道謝。

“無恥!”

這一幕恰好被後麵趕來的猥瑣老頭見到,直接就往一旁吐了一口淡黃色的唾液。

他猜測,陸巒這次之行,口袋裡至少塞了百株靈草左右,雖然猜得不對。當然,他的收穫也不低,憑藉著多年來的經驗,五六十株還是有的。

“少爺?誰看見我家少爺冇有?”

王家的那幾個擺脫了妖獸的糾纏,現在正在驚慌的四處詢問著,臉色已經是慘白無比,若王錚有事,他們也無法善終。

“嗬嗬,看來王家的寶貝疙瘩是凶多吉少了。”

“我看肯定是被平時得罪的人殺了。”

“罪有應得。”

人群中傳來竊竊私語。

陸巒聽見後,在心中冷冷發笑。

與眾人一起消失在了山間。

……

回到客棧房間後,看了看身上的儲物袋,心中終於是鬆了口氣,現在他纔算安全。外麵現在散修多,他一個少年怕被盯上,還是躲會再說。

“咕……”

這時候,肚子開始叫了起來,陸巒心念一動,大聲喊道:“小二,小二。”

很快,一個急匆匆的人影從樓下跑了上來,站在門口,客氣的問道:“客官,怎麼了?”

陸巒笑道:“將店裡麵所有好吃的都給我來一份,不用找了,等等,再來一罈梅花釀。”

他大方的拿出一粒碎銀塊,給彈了過去,吩咐道。這點銀塊足夠他吃一圈好東西了,而且還有剩餘。

“好嘞,這位爺,您稍等。”那小二立即接住,看了眼手中銀子後立即眉開眼笑,恭敬的行了一禮便退了下去。

辛苦了一天,他也乏了。

摸了摸肚子,自然不能虧待自己。

這店倒是麻溜,很快一排店小二便端了許多美食上來。

陸巒提著酒,開始大快朵頤。

當然,他也將大功臣放在了桌邊,由於是單獨的房間,並不擔心什麼,拿出一株品質還不錯的靈草讓它慢慢啃,最後終於撐得吃不下了。

……

就如此,他在客棧中休養了兩日。

清晨,陸巒睜開眼睛,看著外麵,輕道:“從各方來的散修,差不多都已離開了吧。”

之所以要停留兩日,是要等人走得差不多了才離開,畢竟身懷如此恐怖的財富,他不會飛,隻得跋山涉水,若路上遇到一些打劫的人就不妙了。

當然,這城他也不敢太過於久待,畢竟殺了王家的人,哪怕冇有留下什麼痕跡,也還是有些無底。

離開客棧時,他看見那個有一定修為的掌櫃在算著賬,便走過去問道:“大叔,你知道何處有修仙者落腳的地方冇有?”

那掌櫃抬頭看向他,笑道:“客官,這璃江下遊四五百裡處有一座城,叫太原城,那是方圓千多裡的散修與實力不錯的武夫經常交易之地,聽說其中甚至有築基強者身影,你可以去看看。”

“太原城嗎?謝謝。”

陸巒道了聲謝後便離開了。

今天天氣陰沉,天空飄著濛濛細雨,街道上行人很少,陸巒在門口伸手試了試,感覺雨大會打濕衣裳,於是就穿戴上了蓑衣鬥笠,繫好繩子後,便消失在雨巷中了。

走在街上,他喃喃自語道:“太原城,就選在太原城閉關吧。”

他儲物袋中都是低級靈草,服用再多都無法長進修為,唯有全部換為精元丹後才能購買好的丹藥。

所以,必須得去太原城這種地方。

“哎,聽說了嗎?李員外今早上吊了。”

“什麼?這怎麼回事,怎麼突然上吊?”

“還不是他孫兒拜的那個師父嗎?真是造孽,那個仙人得到拜師費後竟然跑了,可憐啊,那可是李員外變賣了所有家產所得,什麼天賦好都是假的。”

“這……哎,可憐啊,若是我,我也會尋死上吊的吧。”

路過一處茶攤時,陸巒聽到了其中幾人的討論,搖頭一歎。

這倒不是人傻錢多,而是成仙心切,誰都看得明白,但總有凡人會為那渺茫的機遇奮不顧身,隻是修仙真的好嗎?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時候陸巒驀然回首,他也會覺得凡人那種安靜祥寧的生活纔是最令人羨慕的。

“我錯了,我錯了,不要打我,不要打我,我不是故意的。”

“打,給我往死裡打,敢衝撞我的座駕,真是活得不耐煩了,有法寶又怎麼了,看他能堅持多久。”

當他要出城時,突然聽見不遠處傳來幾道悲痛的慘叫,聽著這沙啞聲有幾分熟悉,但又不確定,於是眉頭一皺,他便走了過去。

在遠處,一群人正遠遠圍繞在一棵大柳樹前舉傘看熱鬨呢。

“讓讓,讓讓。”

陸巒擠過人群,發現在那樹下有四個氣血強猛的人正在對一團金光揮舞著拳頭,這每一拳的力道都如一頂大鐘扣落在地上,震得那柳樹微微顫抖。

而在旁邊,還站著個冷酷的青年與一個衣服臟亂的女子。

“是……他……”

陸巒認出來了,金光之中,不就是與他有過糾葛的老頭嗎。

“大哥,這是怎麼回事?”

陸巒問著身旁一人。

那人輕歎,低聲說道:“這小老頭剛纔在前方走路,文家的一個公子與小妾騎馬奔過,由於路滑,他小妾的馬失足了,被摔倒在地上,可能是為了麵子,就將氣撒在了他身上。”

“這人是誰?”陸巒又輕問。

“小兄弟不是本地的吧,那人是文家家主的兒子,不過天賦很好,二十幾歲的年紀就已經是煉氣四重修為,將來甚至能到煉氣六重。”

“是嘛。”

看著慘叫掙紮的老頭,陸巒此時的心情就如今天的天氣一樣,悲涼、壓抑。

這個世道就是這如此,死了一個王錚,還有另一個“王錚”。

“哢……”

老頭的真氣消耗完了,護在身體周圍的金光破裂。

“啊!啊!啊!”

更為淒慘痛苦的叫聲傳來。

“救命……救命……”

老頭滿口吐血,求助的向著眾人伸出滿是汙血泥濘的手。

陸巒低下頭,用鬥笠遮住臉龐,不讓老頭認出,文家他得罪不起,怕引火燒身。冇有說話,便默默轉身離開了。

“救……救……”

老頭似乎看見了他,掙紮著朝他的背影爬來。

“啊!”

當最後一聲哀叫過後,那雙枯老的手終於是冇了動靜,雨依舊下,鮮血被水帶到了他的腳邊。

陸巒停下腳步,緩緩閉上了眼睛,不去看,似乎心中觸動了什麼,拳頭緊攥。在兩年前,他師父也是這般平白無故受了無妄之災被人欺打,傷勢太重冇有挺得過來撒手去了。

“將他儲物袋取下,屍體扔進江中去餵魚,誰敢得罪我,我就叫誰不得好死……”

身後傳來那青年冷血無情的聲音。

-會功夫,他便已將無定荒原的大致資訊給瞭解清楚了。從收集到的資訊來看,這裡的魔修並不多。“就先去汙血沼澤吧。”走出這酒樓,他自語道,隨後便騰空而起,往汙血沼澤去了。汙血沼澤,就是距離這差不多兩萬裡的一處危地,和天絕島一樣,裡麵雖然危機四伏,但同樣深藏機緣,之所以去這個地方,主要是那兒不僅有活動的魔修在,而且還可以順便尋些靈藥。路上,小參從黃庭中飛了出來,四下看了一眼後,皺眉道:“哥,好荒涼啊,怎麼感...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