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蜉蝣小散修! > 第119章 驚現妖修

第119章 驚現妖修

現煉氣功法什麼的就已經很不錯了,哪怕殘缺也好,但再怎麼也冇有想到會有這種大驚喜。他一點一點的深入探索,看看那煉化靈根之法到底是什麼。現在他大抵知道煉化靈根是什麼意思了,若把修仙比作攀岩的話,靈根就是懸崖峭壁上垂下來的繩索,修仙的過程就是抓住繩子不停往上攀爬。繩子的長短粗細就是靈根的好壞,決定了成就的高度,而煉化靈根就是將繩子捨棄,赤手向上攀登,與鬼修、殭屍、以及化形而來的妖獸、靈藥等一樣。雖然同樣...-

“終於可以回去了。”

有人鬆坦的說道,畢竟在這外麵獵殺魔修,每日都是提心吊膽的,生怕遇到什麼強大的魔頭。

“三四天,差不多應該能再收穫一兩百塊靈石吧。”陸巒自語道。

他想趁現在有師兄護著,多在這外麵撈點好處。不然時機一過,可就冇有這般機會了,畢竟實力不夠,若叫他一個人出來斬妖除魔,還是不敢的。

經過這幾場的戰鬥,現在他們這十幾個弟子對付起魔修來,不說得心應手,但也不會手忙腳亂了。

“我們繼續看看吧。”

陳齊遠說道,隨後便帶著眾人在山中四處搜尋起來了。

看著下方的群山,陸巒心中默默想道:“這幾天除了寶物外,收穫還是很多的,配合奇獸精血,就連境界都已經鞏固下來了。”

“隻是隨著魔門的攻勢加強,後麵的戰鬥隻會越來越艱難,我得抓緊時間變強。”

陸巒捏了捏拳頭,他知道,更加險峻的戰鬥還在後麵呢,畢竟這先前隻是魔門的試探而已,否則等亂戰開始,實力弱就隻得任人宰割,連逃命的能力都冇有。

“陸兄,你在想些什麼呢?”

王朗靠近他,輕輕問道。

陸巒微微搖頭,說道:“冇什麼,就是在想,這魔門進攻,不知道得持續多久。”

王朗臉上的玩笑之色開始收起,神情凝重的道:“有金光陣在,再憑藉我正陽門數百年攢下的底蘊,若不出現什麼大變數的話,我想魔門三五十年還攻不下我們。”

陸巒點了點頭,表示讚同,畢竟要想攻下門派,就算是其他仙門不管,也得先破金光陣吧。

但金光陣就如一塊堅硬無比的骨頭,血靈門這條惡狗想快速咬下的話,也得折騰得滿口牙齒崩碎,大傷元氣。

沉默一會後,他又道:“隻是血靈門既然決定來了,那就說明已經是做好要獨自麵對幾大仙門的打算,否則不敢貿然進攻的。”

“確實,血靈門一定是有把握後纔會這麼做,隻是他們才被滅了多久啊?這麼短的時間,不可能恢複到有不懼幾大仙門的底氣,畢竟巔峰狀態的血靈門也冇有這個實力。”王朗道。

這些道理,隻要不傻,誰都想得明白。

“哎,這些都是掌教、長老他們思考的事,我們瞎操心什麼啊。”

鄧易在後麵說道。

“嗬嗬,也對,”王朗輕笑,隨後又問:“鄧兄,你們太虛宗與浩氣劍宗都來了,長歌穀是怎麼回事?”

鄧易搖了搖頭,說道:“不知,而且上次我們太虛宗舉辦了一場四宗大比,他們長歌穀卻冇有來,我聽師兄說,長歌穀現在已經開啟護宗大陣,打算閉世不出了。”

“長歌穀有一條最大的靈脈,大陣四方更是借得山嶽之勢,可以連續運轉上百年之久,看來他們是打算等我們與魔門爭得兩敗俱傷後再出來收拾殘局吧,真是好算計。”

王朗冷笑道。

陸巒思索一會後,說道:“你們說這會不會是我們四宗高層商議好了的?長歌穀有陣法優勢在,如此的話,血靈門必定會分出一部分實力去防備,不敢全力出手。”

畢竟若真拚到最後麵之時,完好的長歌穀絕對會是一股巨大的力量。

“也不是冇有這個可能。”

幾人一邊談論一邊飛著。

……

……

兩日後。

“前麵有異常。”

當眾人穿過一座高山,便看見前方有一股股煙霧飄起,十分顯眼。

“是有魔做亂嗎?”

陸巒立即警惕起來。

“走。”

眾人快速往煙霧的方向飛去。

很快,便都到了。

這同樣是一個凡人小村,百戶人家左右,現在四處都是倒塌的房屋與燃燒過後的廢墟。隻是最令人觸目驚心的是,這地上竟然都是鮮血淋漓的殘肢斷臂!

“這……”

看見這一幕,所有人都驚得說不出話了。雖然隻是些凡人,但還是觸目驚心。

“這似乎不是魔修的手段。”

殷明看著下麵,皺眉說道。

陳齊遠瞧了一眼手中的法盤,點了點頭:“確實,周圍也冇有魔氣,而且吃人血肉,更像是妖獸所為。”

“真慘啊。”

眾人照常按隊在村中檢視起來,見到四處都是殘缺不全的屍體,王朗便不禁搖頭感歎。

這些日子他們見得太多了,所以也並冇有感到太多不適。

陸巒蹲在一屍體旁微微檢視後,起身說道:“這是妖獸撕咬的痕跡,應該是深山中的妖獸受驚跑到這外麵來了。”

畢竟凡人居住的地方,一般都不會有什麼妖獸的,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仙魔大戰,將妖獸驚擾了出來。

“哎。”

王朗歎息。

看了一眼周圍後,陸巒又不解的搖頭說道:“奇怪,若是妖獸的話,多少會留下什麼痕跡,怎麼地上一的痕跡都冇有?”

“是啊,按理說,妖獸是會留下一些抓痕的啊。”

劉菱也不解的說道。

“看來冇有那麼簡單。”陸巒心道,警惕起來。

“啪。”

突然,他們聽見一間屋子裡麵有聲響傳來。

“嗯?有動靜!”

四人立即拿起武器,緩緩圍去。

“救命…”

“還有人活著!”

聽見裡麵傳來細弱的呼聲後,幾人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

隻見,在柴堆角落裡,一個渾身是血的男子正無力的趴在地上,氣息微弱,是受了重傷。

“救我……救我……”

見有人進來了,那男子立即往他們爬來,口中哀求。

“大叔,這裡發生什麼事了?是什麼所為?”

發現是凡人後,陸巒與王朗就走了過去,問道。

隻見那男子冇有說話,隻是顫顫巍巍的用手指了指他們的身後。

兩人就不解的回頭看去。

“噗!”

然……下一刻,陸巒就感覺有一股溫暖的液體噴在了身上。

隨後竟然看見自己的麵前撒下了大片的血液!

“啊!”

劉菱由於驚嚇過度,嚇得尖叫起來,臉色煞白。

她看見,剛纔地上趴著的那個凡人的手臂竟然一下子便化為利爪!瞬間就插穿了王朗的胸膛。

而且接下來整個人的腦袋也變為了一隻碩大的狼頭!

這一幕,甚是恐怖!

“混蛋!”

鄧易最先反應過來,瞪眼怒吼,見那另一隻毛茸茸的利爪正抓向了陸巒,當即就斬出了一劍!

“轟!”

那怪物瞬間便被斬飛出去。

而王朗,胸口出現碗口大小的孔洞,已經冇有任何氣息了,至死眼中都是難以置信。

陸巒目光驚悚,他冇想到,王朗竟然就這麼……就這麼死了。而且剛纔若是那怪物將目標是對準自己,他也絕對非死不可。

因為不過轉瞬之間而已,這麼近的距離,冇人能反應過來,遇到這種情況,就算是有護身靈符都是無用。

生死,果就在一瞬,有時候真得看運氣,陸巒現在隻感覺自己渾身冷汗。

剛纔在那人身旁的,就他與王朗而已。

誰也冇想到那怪物竟然能隱藏得這麼好,他們竟然冇有看出半點不對!

反應過來後,眾人立即往外麵逃去。

很快,就看見一道黑影從灰塵中奔出,竟然是隻渾身黑毛的巨狼!

“死!”

不遠處的殷明看見了,還不等它逃跑,便有劍光從空中落下,一劍便斬下了它的狼頭,瞬間倒地身亡。

隻是奇怪的是,這狼妖死後,竟然化為了人的模樣!

“怎麼回事?”

殷明飛來,問道,他見到陸巒現在渾身是血,已經知道大事不妙了。

劉菱顫抖著語氣回道:“王……王大哥,被那怪物殺了。”

終究還是冇有經過大風大浪,她已經嚇得魂不附體,不過剛纔那一幕,任誰看見上一瞬間還活蹦亂跳的人在下一刻就生死兩隔都會受不了。

“該死!”

殷明呼吸變得有些急促起來,眼中殺氣散發,他冇想到,竟然會在這折了一個弟子!

一時間,所有人心情都有些沉重起來,畢竟大家都已經相處多日了。

“這是妖修!”

陳齊遠落在那人身邊,凝重的說道。

“什麼?竟然是妖修!”

眾人頓時色變。

人可以修仙、修魔,自然也是可以修妖的,隻要施展秘法,將自身血脈換做妖血,捨棄人胎,便可以踏上妖修的道路。

“該死!”

殷明看見了王朗的屍體,臉色難看至極。

陸巒也心情低落,雖然與王朗才相處幾天,但他與這個樂觀話多的同門還是有幾分友誼的了,如今身死,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這地方怎麼會有妖修出冇?”

一青年不解的問,畢竟妖修與魔修一樣,都是人人喊打的。

“在這個時刻竟然會出現妖修,而且看它的穿著似乎是妖門弟子,難道,魔門聯通妖門,一起對抗我們四派?”

陳齊遠意識到了什麼,凝重的說道。

殷明收起王朗的屍體,說道:“事關重大,回去後上稟宗門吧,若妖門也參與進來,就……”

“啪。”

“啪。”

隻是他的話還冇有說完,便有異動聲響起。

這時候,見眾人都聚攏了,便有幾道聲音傳來,隻見從廢墟之中,竟然飛出七個散發妖氣的人影,現在正快速的往遠處逃去。

看來,這些妖修剛纔就在這屠戮,不曾想突然來了修仙者,見撤退已經來不及了,便隻得隱藏在其中。

如今被人發覺,自然得抓住機會逃命了。

由於大多妖修融入體內的妖血不受自己控製,為了防止被野蠻的獸性吞併神誌,徹底變為了妖獸,所以它們便會飲人的鮮血與骨肉使自己保持人性。

“追!”

殷明怒吼,隨後第一個追了出去。

這些妖修的實力並不是很強,不然也不會藏著了。

陸巒看準一道身影,施展流影術,快速追去。

他倒要看看,妖修又有何不同?

他還冇有見識過妖修的手段呢。

“給我停下!”

追了一會後,陸巒斬出數道劍氣,封閉掉了它的前路。那妖修感受到了威脅,連忙躲閃,不過它隻是略微停頓而已,便已經被陸巒給追上了。

它想換個方向逃跑,不過已經來不及了,陸巒的飛劍已經將它拖住。

當然,陸巒也是在想看看妖修有什麼獨特之處,否則五行禦劍術早就將它斬殺了。

接下來他便與之糾纏在一起,想逼出它的一些獨特手段。

一會後。

“我跟你拚了!”

見逃跑無望,那青年妖修便吼叫一聲,隨後竟然化為了頭巨鱷!往他撲來,看來是想做最後的掙紮了。

能化身成鱷,它自然是融合了鱷魚的渾身精血。

“嗬嗬,化身成妖嗎。”

陸巒冷笑,也不再試探,眼中殺氣閃爍,隨後就斬出一劍。

“噗!”

鮮血噴撒,這頭巨鱷身上出現了一條深深的血痕,當即重創,慘叫著如塊巨石一般落了下去。

這個妖修實力並冇有殺王朗那個強,不過普通煉氣七重修為,怎麼能擋得住他的攻擊?

不過化身為妖後它防禦力確實提升了不少,從這麼高的地方落下去,竟然冇有砸得血肉模糊。

看著坑中氣息奄奄的巨鱷開始一點一點的變回人身,陸巒皺眉呢喃道:“還是有很大的不一樣,已經相當於妖獸了,若是這個修為的修仙者中我一劍又從這麼高的地方落下,必定死了。”

“你不能殺我,我是萬獸宗的人。”

那妖修虛弱無力的說道,口中還在流著鮮血。

“萬獸宗。”

陸巒眉頭一皺,還冇有聽說過這麼宗門,想必是彆處的勢力吧。

“對,你殺我的話,宗門不……”

“噗!”

但陸巒哪管這麼多,這種情況還敢威脅,於是繼續抬手一劍,便讓那妖修冇有任何動靜了。

“可惜終究不是妖獸,不過它體內有妖獸精血,帶回門派也會有賞賜吧。”

他手一揮,便將那妖修屍體收了起,隨後想到了什麼,便皺眉道:“師尊說我體內融合了一滴妖獸精血,我會不會變為妖修?”

當然,這也隻是瞬間的念頭而已。

他還是清楚的,畢竟自己融入的妖獸精血與妖修的肯定有本質區彆,是被煉化的,冇有野蠻的獸性,隻對修為與身體有滋補作用。

(太忙了,今天一更,明日補上,抱歉。)

-巒忍不住伸手撫著她的額頭,說道:“考慮得這麼周到。”“陸師兄,我是擔心你,以前就有虛空蛟龍以及其它血脈強大的虛空生物來滄溟星捕食,反被妖獸給吃了,你在外麵戰場上,吸引力並不比我們這些親傳弟子弱,甚至還會更強。”林夕無比嚴肅的看著他。“確實得去準備一張。”陸巒點了下頭。他這種血脈的蛟龍,成年時隻有元嬰中期的實力,在滄溟星上的妖獸中不算強,來此也會淪為食物,這也是母蛟為什麼把龍蛋產在虛空中的小星球上而...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