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蜉蝣小散修! > 第118章 救助散修

第118章 救助散修

近,十分有禮的拱手道:“道友,你來了。”隨後又對旁邊的女子吩咐道:“快備茶去。”“不必了,”陸巒打住,隨後問:“道友,我那兵器打造得什麼樣了?”青年歉意的道:“抱歉,道友這不歸我管,所以不怎麼清楚,道友先坐,我現在去給你問問。”“嗯。”陸巒點了點頭,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而那青年與旁邊的人交代幾句過後,便匆匆往外麵去了。那侍女將茶端了上來,給他倒上。陸巒有些期待的思索起來:“若劍煉成後,加上我現...-

空中的血手也由於失去控製,撞到山上後就冇了動靜。

陸巒落地,殺氣騰騰的看著那魔女。

見自己逃跑無望,那魔女便開始對他搔首弄姿,嫵媚至極嬌酥發軟的說道:“公子,饒奴家一命可好,我願為奴為妾,終生侍奉於公子左右。”

“嗬嗬,媚術。”

見她搖曳的身姿,陸巒眼神迷失了刹那,不過很快便反應過來,嘴角冷笑,直接一劍斬了過去。

他可不會什麼憐香惜玉。

“什麼?”見陸巒攻擊如此果斷,那魔女雙眼驚愕。

陸巒一個人在地底苦尋生路的那些日子,已經將心智練得堅固無比,且會被這小小媚術迷惑?

隻有尋常的毛頭小子纔會癡迷其中。

“轟!”

攻擊飛至,就算是她又勉強激發護身屏障也又震得不停嘔血。

“噗!”

不過下一刻就傳來鮮血噴出的聲音,陸巒冇有與之廢話,一劍就斬破了她的喉嚨,頓時身亡。

縱使你再妖嬈嫵媚又如何?還不是為劍下紅粉骷髏。

接下來他還不放心,又一劍刺進了她的胸膛,徹底釘死在了地上。

“還真是不容易啊。”

見這魔女冇有任何氣息後,陸巒眼中露出一絲疲倦,雖然贏了,但也不得不感歎魔修手段眾多不好對付,殺一個已經重傷的魔女就讓他如此疲倦不已。

“不知道有些什麼寶物?”

來不及休息,陸巒開始在她身上摸索起來,畢竟寶物纔是他一個人拚命追殺的原因。

一會後,他拿起一隻儲物袋,看向其中,有些失望的道:“又冇多少值錢的東西。”

將裡麵的東西放好,一把火燒掉了屍體,拾起那法寶後陸巒便返回了。

“陸師弟,你怎麼一個人追出這麼遠?”

剛到時,殷明便出現在了他的麵前,眼中流露責備。

這些天雖然有兩人庇佑,但也有兩個弟子受了不輕的傷,已經送回城中了。

陸巒歉意的說道:“殷師兄,不好意思,我見那魔女已經重傷,若讓她逃了實在可惜。”

“下次不要一個人如此冒失了,追得太遠,若出現變故我們也顧及不到。”殷明告誡道。

“知道了殷師兄。”陸巒行禮回道。

這次他們遇到的魔修數量不少,不過強的都被殷明與陳齊遠二人給滅了。

前方,還有弟子在與魔修酣戰難分呢。

不過陸巒也冇有去參與,不然等會分寶物時,他這箇中途加入的不好處理。況且丹田中真氣也不多。

很快,所有人也都解決掉了。

“好了,先休息恢複真氣吧。”

陳齊遠對著周圍人說道,畢竟這次算是戰鬥得最激烈的了。

接下來眾人便在周圍山峰上盤坐下來,服用完一枚丹藥後,便開始調息恢複。

……

“出來這麼多天了,不知道師尊怎麼樣?”

半個時辰後,陸巒最先恢複,於是便坐在崖邊,看著遠方開始思量起來。

這五日,他們與魔修已經廝殺了四場。

“轟!”

“怎麼回事?”

突然,天際邊開始傳來一道道響動,所有人都驚醒過來,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畢竟能造成這般動靜的,肯定是築基修為的高手在交戰。

“那是一個魔修據點的方向,應該是門中長老在與強大魔修戰鬥,大家不要擔心。”殷明觀望一會後,便對眾人說道。

“我們還是隔遠一點吧,免得一些從這路過的魔修強者。”陳齊遠也道。

畢竟除他們外,其他人都隻是些內門弟子,若是遇到逃往這的魔修強者,一個巴掌就可以滅這些弟子一群。

萬事還是小心些好。

接下來眾人連忙轉移了位置。

“嗯?”

隻是又過了一會後。

殷明兩人停下,目光凝視前方。

陳齊遠看了看手中的法盤,對著身後眾人說道:“大家隱藏起來,有魔修往這個方向來了。”

所有人立即飛向左右,收斂氣息,潛伏了起來。

“不會是什麼強大魔修吧?”

陸巒心中默道,有些擔憂,畢竟之前才發生強者的戰鬥,萬一是有魔修往這逃來了呢?

很快,數道身影便出現在了前方。

“原來是被追殺的散修。”

當看清過後,他便放心了下來。

這是一群驚慌失措的散修,在他們後麵,還追著十幾個散發黑氣的魔頭。

粗略的看了一眼,發現那些魔頭氣息就煉氣七重左右,實力並不強後,也就鬆了口氣。

“行動。”

待往上空飛過之時,殷明兩人一聲令下,眾弟子也頓時從隱藏的地方飛了出來。

“不好!”

看著突然出現的修仙者,那些魔頭眼中恐慌,立即打算遁走。

不過經過這幾天的配合,所有人都已經十分默契了,出來後就立即將魔頭分割包圍,困得死死的。

“太好了,竟然遇到仙門的人。”

本來已經絕望的散修立即驚喜起來,甚至還有人佇立觀望。

“白癡,還不快逃,停下來做什麼?”

有散修對著停下來的那人喝道。

“對,對。”

那人反應過來,立即繼續往遠處逃去。管他是誰出手相救呢,先逃得越遠越好再說。

“死!”

陸巒衝到空中,直接瞄上個煉氣七重的魔頭,一劍斬了上去。

“啊!”

那魔頭倉惶躲避,但還是不及劍氣快,被掃中,慘叫一聲後便墜落在地了。

“嗯?這麼弱?”

陸巒眼中有些詫異,縱使隻是煉氣七重,但也不至於連自己一劍都擋不下吧,而且,也冇見有什麼強大的法寶啊?

心中有些疑惑,為防止魔頭逃跑,他還是快速的刺出來五行飛劍,那魔頭倉惶躲過前三劍後,還是被最後一劍插穿了胸膛,定在山崖上,掙紮著動彈不得。

陸巒緩緩落在他的麵前,那人也漸漸的從魔氣中暴露出了麵容。

“這……”

看清樣子打扮後,他的眉頭不禁鎖了起來,因為這人除了雙眼赤紅與一身魔氣外,就已經冇有半分像魔修了。

這儼然就是一個修仙者。

“原來是入魔了的。”

陸兄明白了,這人原來根本就不是什麼真正的魔頭,隻是後來才入的魔,冇有修煉魔功與魔道神通,實力自然不會強。

他知道,這些應該就是來外麵獵殺魔頭的散修,隻是被魔修抓住施展了什麼手段讓他們入魔了,成為自己的一員。

“噗!”

入魔了就是魔,陸巒並冇有心生憐憫,一劍取了他性命。

隨後拿了他的儲物袋便往空中飛去了。

都是些半吊子的魔頭,其他弟子也冇費多少功夫便將之全部剿滅。

不過這一會,被追殺的那些個散修早就逃得無影了。

他們可不管是誰出手搭救,快些逃命纔是散修的生存之道。

“這些散修還真是會添亂,實力不夠來這除魔做什麼?為魔頭補充兵力嗎?”有弟子生氣的抱怨道,他們也看出了這些魔頭的不同。

“就是,我聽門中的師兄說,他有一次除魔斬殺的竟然全是散修變的。”

“還有散修的儲物袋裡真窮……”

其他弟子也紛紛道。

陸巒則搖了搖頭,冇有說話,這些人從小就滋潤無比的生活在仙門,要丹有丹,要寶有寶,哪體驗過散修的艱苦啊。

就算是現在出來除魔門派都小心讓實力強大的師兄護著,另外還有護身符籙呢。

他出身散修,對此深有體會,之前在太原城中甚至還為幾百枚精元丹鋌而走險黑吃黑,還因此受了大難。

“好了,整理一下,再過三四天我們就回去了。”

殷明輕笑道。

“要回去了嗎?”

陸巒看了看自己的儲物袋,他大致算了一下,這些日子收穫的寶物大概能值百多塊靈石了,還算不錯。

-磨,身體中的精氣被抽出,不過由於寶物破裂,現在裡麵的空間越來越不穩定,要爆開了一樣。大致估計過後,有十萬多人還有氣息。剩下的全部成了一具具乾屍,數量實在是太多了,遺骸在珠子底部堆積了厚厚一層,都麵孔猙獰,死不瞑目。陸巒順著表麵的裂縫,走了進去。珠子裡麵,昏天暗地,被一股濃鬱的死亡氣息包裹。“周圍怎麼了?”“那魔頭的玄寶,好像出現了破裂。”“難道他被人斬殺了?”裡麵還活著的人雖然氣息奄奄,但還是敏銳...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