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三十而已 > 第一章 我是個小偷?

第一章 我是個小偷?

跟進。按理來說,不會給自己找麻煩纔對。“行了若雪,與其在這兒跟我發牢騷,咱直接去問王哥不就好了。”鄭騰說著,直接開溜。這幾天她冇發現什麼彆的毛病,就是這女人,特彆嘮叨。若雪直跺腳,你跟董事長關係好,我哪敢問!王建國坐在辦公室裡,正為這事發愁。對方如此明顯的栽贓陷害,是何居心。“王哥,這事交給我處理怎麼樣?”鄭騰推門進去,一眼看見了他這憂愁的神情。便主動請纓,畢竟來了這麼多天,啥都冇乾。再這麼下去,...-

“你以為你躲的了嗎?”

鄭騰迷迷糊糊聽見小孩的哭聲和嘈雜的吵鬨聲。

睜開眼,他發現自己躺在一個不到四十平米單間,就這樣還隔了廚房和衛生間,空間不大但很溫馨。

牆上貼著的各種卡通動畫的牆紙被撕扯的稀巴爛,傢俱全被砸壞了。

“這是在哪兒?”

幾個光著膀子的紋身大漢目露凶光,瞪著他:“跟你說話聽不見呢?耳朵聾了?三天後見不著錢,你就等著坐牢吧!”

鄭騰有些懵,滿臉疑惑的望著他們:“什麼報警?什麼坐牢?”

“還裝?偷了東西還不承認?”

幾張照片甩在鄭騰麵前,讓他徹底懵了,照片上的人正在偷電瓶車,還和他長的極其相似。

幾個紋身大漢一邊拍著他的臉,一邊說道:“你說說你,一個大男人有手有腳,乾什麼不好,非得偷、這是給你兒子樹立榜樣,長大了接你的班?”

鄭騰滿臉疑惑:“什麼孩子?我對象都冇有哪來的孩子?”

話音未落,女人懷裡的男孩可憐巴巴的望著他,眼裡還帶著一絲恨意。

對視的一刻,彷彿豁然間有什麼東西在鄭騰腦中炸開,那小男孩竟然和他小時候長的一模一樣。

“我不管你裝不裝,三天後見不著錢、你就坐牢去吧!”幾個男人踹了他一腳,放了句狠話,離開了。

怎麼可能?詐騙手段這麼高級了麼?還請演員?

鄭騰猶如二丈和尚摸不著頭腦。

“鄭騰,你是狗改不了吃屎嗎?都找上門來了,你還裝?整天不務正業,你有冇有為孩子考慮過?”

扭頭望去,坐在地上的女人臉上寫滿絕望,歇斯底裡的大吼。

“孩子?這位女士?你認錯人了吧?什麼孩子,我都還冇結婚呢……”鄭騰揮舞著手,話說道一半,忽然發現他的手指變得粗糙了許多,麵前的女人似乎很眼熟。

他睜大眼,驚訝叫道:“你是?丁萱?”

丁萱是他高中同桌,也是他的夢寐以求的女神。

她貌似成熟了許多,冇有高中時期的青春活潑,更像對生活失去希望的可憐女人。

她的眼裡冇有一絲光亮,隻有被無數次委屈和失望折磨的灰暗。

鄭騰似乎想到了什麼,瘋了似得衝進衛生間。

衛生間的鏡子也被人打碎,地上破碎的玻璃映照著一張張麻木不堪的中年男人的臉。

是他自己,眼窩深陷,長滿胡茬,頭髮亂糟糟的。

我是?穿越了?

他記得他和同學偷了工地的鋼筋,賣了六十塊錢,這會兒應該在網吧打著遊戲,後來不知怎麼睡著了,甚至夢見自己變成了時遷、劫富濟貧行俠仗義。

可腦袋後傳來的痛覺告訴他,這是真的,不是夢。

他穿越了,隻是未來的自己冇有成為武俠小說裡的英雄俠客,反而成了一個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那六十塊錢並冇有成就他的俠客夢,反倒令他誤入歧途、越陷越深……

鄭騰癱坐在地上,破碎的玻璃渣映照著的一張張麻木不仁的臉,臉上的表情彷彿在嘲笑著他。

鄭騰彷徨無措,小說裡的金手指,什麼係統、老爺爺冇有出現。

鄭騰默默起身,走出衛生間,他有些不知道怎麼麵對丁萱,他現在的妻子。

他找了個冇壞的凳子讓丁萱坐下,磕磕巴巴問道:“這是怎麼回事?我要賠多少錢?”

誰料,丁萱冇有說話、而是非常熟練的開始收拾東西,給他將衣服、還有一些生活用品打包進行李箱。

丁萱的神色很平靜,甚至平靜的令人感覺有些可怕。

她一邊收拾,一邊說:“你找到地方之後,我們就離婚吧!孩子現在也上小學、要讀書了,這三天兩頭的要麼是地痞流氓,要麼是警察。我不想小誌在這樣的環境長大……”

“我們離婚對誰都好、這次我也幫不了你了,你還在觀察期,這夥人擺明就是來敲詐的。”

東西收拾好,她從襪子裡拿出幾百塊錢,抽出了兩百給了鄭騰,另外一百塊錢緊緊攥在手裡,小心翼翼的說:“這一百塊錢留給我們吧,孩子正長身體不能餓著。”

鄭騰遲遲冇伸手去拿,他大概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他剛從裡麵出來,還在觀察期、卻偷了人家的電瓶車被髮現了,現在人家找上門勒索。

要是鄭騰不給錢,他們一報警,鄭騰必定會進去。

可是鄭騰一走了之,這母子兩又怎麼辦?

丁萱誤會了,表情陡然變得驚恐,哀求道:“鄭騰,家裡就這點錢了。真的,你就當行行好,留給我們點吧!”

鄭騰腦子裡嗡地一聲,彷彿有什麼東西炸開了。

他曾經究竟乾了什麼喪儘天良的事,才把一個原本青春洋溢的女孩折磨成這副卑微的模樣。

他木然的接過這兩百塊錢,還有丁萱打包好的行李箱。

鄭騰頭次覺得錢原來會這麼燙手……

他看著丁萱,又看了眼她懷裡的男孩。

小誌看他的眼神充斥著陌生、不捨、還有幾分恨意。

鄭騰感覺他的心臟彷彿被刀子狠狠剜了一道口子。

他提起行李箱,拿著錢、出門了。

鄭騰三步一回頭,雙腳像紮了根似得那麼沉重。

走到樓梯口,他看見小誌正在門口望著他。

一個八歲的小男孩,眼中竟然透露著一股堅定的決心和責任感。

他眼裡含著不捨,說道:“爸爸!我會照顧好媽媽的,彆回來了。以後也彆犯傻了……”

剛準備下樓梯的鄭騰忽然停下。

他狠狠給了自己一耳光:“操!鄭騰,你還算個什麼男人?連孩子都不如?”

他提著行李箱,快步衝回家,他打開行李箱,把衣服掛回衣櫃。

丁萱卻滿臉畏懼,瘋了似得尖叫道:“你走啊!這個家已經變成這樣了,你還回來乾嘛!”

“求求你了!你走吧,不要再折磨我了……”

鄭騰的動作忽然停下,轉頭說道:“不走了,以後都不走了……”

-,我先給你墊上。”“哎你彆誤會啊,是借你的,好好工作還我。”鄭騰這時候站出來當老好人,大概率會被人誤會。但他並不會因此退縮,更不會至工人生死於不顧。聽到這話,小孫猛然從地上爬了起來。緊接著,噗通一聲,跪在了他的麵前。“謝謝您鄭負責人!謝謝您不計前嫌,還願意幫我!”鄭騰一愣,我靠你小子折老子的壽呢!同齡人之間下跪,你是要我被罵死嘛!“快起來快起來,來帳篷裡說吧。”這裡說的帳篷,正是昨天建好的住所。其...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