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快穿:病嬌小奶狗乖乖糯糯 > 第1章 他化作忠犬依戀她1

第1章 他化作忠犬依戀她1

你就不臟。你追隨她這麼多年,該明白,她從不在乎世俗的肮臟對錯,你的過去對她來講,並不重要。”祁君真正被觸動到了。心中已經熄滅的希望,又燃起了微光。他激動,當天晚上便來到她的門前,端著自己做的飯,緊張又有些害怕的敲響她的門。她真的會像大哥說的那樣,不在乎他的過往嗎。哪怕他曾委屈求全於她人身下。這一晚。祁君將餐食送進了她房間。她安靜吃著,就好似從未有事發生過一般。他緊張的搓著手背,手背都被搓紅了,眼巴...-

她,冰山化作的神女,無情無義,無慾無求,萬年來隻居於高山之上,唯一職責是護冰山不滅。

人類喚她冰如。

太上老君說,若想活的儘興,總要品味人間百味,感受七情六慾,不然多無趣。

她反感。

她隻要存在即可,萬事萬物,皆勿擾。

但她還是被強製送去了時空下的人間,太上老君說,給她十世曆練,這是天帝的指令,冇有理由。

於是,她帶著神女的記憶,投胎轉世進入第一世界。

古代。

她出生在將軍府,母親難產去世,家中除仆人和她以外,全是男人。

常年出征在外的父親,三個兄長,一位表叔,還有皇宮來的幾位王子。

他們誰都不敢招惹她。

她從小到大脾氣就怪,誰敢跟她多說一句話,她能當場與對方同歸於儘。

皇宮的三王子,穆輝,比她大三歲,他八歲那年故意逗她玩,用各種小把戲騙她上當。

最後結果是,她抱著穆輝一起跳河自儘,若不是表叔及時趕到,兩人救都救不回來。

自那之後,大家都知道她是個瘋子,誰也不敢招惹她。

但除了一個人。

將軍府門口賣煎餅果子家的哥哥。

他叫祁君,比她大六歲。

她六歲那年,祁君上門送煎餅果子,偶然瞧見了坐在樹上靜默的她。

可能是一見鐘情,祁君自那之後,都會偷偷爬牆來看她。

她很煩躁被人打擾了清靜,兩月後她忍無可忍,掐住他的脖子,陰狠道:“滾出我的世界,不然就一起死好了。”

結果他回答的是:“真的嗎?我真的能跟你死在一起嗎?”

他無比幸福的目光,令她瞬間領悟了一個詞彙:瘋子。

原來瘋子,便是這種樣子。

可能是懶得理他,她冇有殺他,也冇有同歸於儘,隻是日日將他當作透明人看待,再無一句話送給他。

而他,就繼續日夜偷窺她,持續了整十年。

十年時間,她出落成不凡的樣子,氣質如冰,生人莫近,她依舊如十年前那樣,冷漠的隻會在家打坐修行。

而十年的時間,也帶走了祁君的母親,在他二十二歲這一年,他徹底成為了孤兒,無父無母,再無依靠。

三哥劉存跟她說:“祁君在母親去世後,到了風流場所當小倌,你要不要去看看他。”

她心無波瀾,全然忽視。

在她的世界裡,依舊隻有她自己一個人,其他任何人事物與她何乾。

但她還是或多或少聽到了祁君之後的訊息。

他的第一夜被買賣。

他被客人欺負到近乎癱瘓。

他變得越發誘人,有不少顧客一擲千金,隻為跟他吃頓飯。

三哥劉存邀請她去春苑看祁君。

將軍府所有人都知道,這十年來,她身邊隻有他,不管她是願意還是不願意。

她本該拒絕劉存邀請,可話音到了嘴邊,卻變成了同意。

原來身不由己是這個意思,她明明不想去,卻無法拒絕,那她究竟是想去還是不想去?

太上老君曾說過一句話,人心是會騙人的,但行動不會。

她說不出來的話,也許,是她並不想說的話。

她冇有說出口的拒絕,也許是她根本就不想拒絕。

到了春苑。

荒唐的地方,荒唐的人,貪婪,肮臟,惡臭。

在這裡,她見到了祁君。

準確來講是祁君見到了她,當時祁君就坐在那供人欣賞的舞台上,奉獻他本就不多的衣服,一件兩件,他的肌膚露出。

然後,他看見了來到觀眾席的她。

祁君目光從一開始的悱意,變成癡迷,凝望著她,直至世界時間停止。

她來看他了。

他知道她會來的。

開煎餅鋪子時,他聽顧客說,高冷的女人都喜歡會玩的男人,而春苑的小倌就是她們的所愛。

如今,他便是小倌,春苑最貴的小倌。

那她,會喜歡他嗎?

坐在台下,她依舊反感這鬧鬨哄的地方,可她卻冇有半分要走的意思,她隻是坐在看台,靜靜凝望著祁君。

人類,就喜歡這樣作踐自己麼?

把自己當作玩物,供人觀賞把玩,甚至是被人欺負,他難道不想逃走麼。

事實證明,他不想。

甚至,他喜歡這一切,因為就是這一切,將他送到了她的身邊,將她送到他的眼前。

祁君親自下台,來到她的麵前。

他跪在她的身前,用他那雙已經染上媚色的眼,迷離沉醉祈求的看著她。

他說:“小姐,帶我走好嗎。”

他試探的俯身,額頭靠在她的膝蓋處,迷戀的嗅過屬於她身上的清冷香味。

他想跟她回家。

從十年前,就想。

這一次她照舊拒絕了他,她依舊冷漠的站起身,如萬物之神一般睥睨著他。

她說:“你應該尊重你自己的身體。”

然後,轉身離開。

祁君哭了,眼淚從眼角劃過,可他又好似笑了,唇角的笑意未曾淡下半分。

她還是不愛他。

可悲的是,他依舊愛她。

愛到深夜時,融入骨骼的寂寞在喧囂著他想見她,愛到他隻為她一人沉醉。

後來。

聽說她走了,離開了這個城鎮。

她父親凱旋後,要再度出征,這次她隨同一起。

他知道這個訊息時,瘋了一樣想去找她,但他簽了賣身契,離不開春苑,離不開這他親手送給自己的牢籠。

她隨同父親在外出征,五年時間,未曾歸來。

在城鎮的三王子穆輝,跟她傳去信件,說:

祁君瘋了,好似撞了鬼,也有人說他是得了病,總是瘋瘋癲癲抱著一件衣服胡言亂語,還打傷了不少客人,最後被春苑給攆了出去。

穆輝可憐他,把他帶到將軍府。

原本瘋瘋癲癲的他,來到將軍府後好似突然清醒,站在門內那棵大樹下沉靜了許久,而後笑了。

祁君說,他要等她回來。

他要在家裡等她回來。

這時,她在邊關依舊打坐,外麵打打殺殺依舊與她無關,但這封信,與她有關。

她不懂,究竟是什麼樣的感情,可以讓一個人變瘋,還可以讓一個人變清明。

但她有點討厭祁君了。

他成了她的負累,她希望這輩子都不要再見到他,擾了她清淨。

和祁君的再度見麵,是又過了三年後。

她二十四歲,他三十歲整。

父親凱旋,百姓迎接。

她坐在轎內,風吹過,掀起車窗簾,她看見了在外麵翹首以盼的他。

八年未見,他老了。

他看起來很虛弱,跪在地上眼巴巴的看著她的轎子,他將頭髮梳的很整齊,鬍子颳了,貌似還塗了粉,但因皮膚不好,所以有些起皮。

很醜。

但他的眼睛,一如從前,很好看。

回到將軍府。

穆輝為她介紹他擅自給留下來當仆人的祁君。

穆輝說,祁君冇有錢,冇有營生,便把他留在了將軍府當小廝。

三哥笑說:“這小子,轉來轉去還是轉到妹妹身邊了。”

是啊。

兜兜轉轉近二十年,他還是來了將軍府。

她高挑的身姿,一襲雪白的長裙,目光冷冽,睨向跪在麵前的祁君。

她說:“隻是到了將軍府,並未到我身邊。”

祁君眼中湧滿淚水,笑著搖頭說:“能夠看見您,隻要能夠看見您……”

他話說不完全,瘋了那麼久,他連基本的對話都無法說明。

她應當是有感觸吧。

所以,她讓他當了專門侍奉她的小廝。

她說:“侍奉我洗漱,還有,你臉上擦的粉很醜,我不喜歡。”

這是第一次,她對一個人敞開了自己的心。

也許,太上老君說得對。

人無法控製自己的行為。

所謂冰冷,一旦融化後,又豈能她掌控。

-個月,她任勞任怨。太上老君中途來見過她。她隻是失去了跟齊鈞所有前世相處時候的記憶,她依舊知道自己是冰山之神,也認識太上老君。太上老君見她如此能吃苦,都無奈了:“你說你,以前那麼冷傲的性格,什麼事情都不願意做,任何事都不願意幫忙,隻願意守著自己一畝三分地,孤僻的要死。你今生怎麼就願意付出這麼多?”她這次不嫌累了?合著她以前孤僻都是裝出來的唄?她說:“我願意。”千金難買她願意。她可以是冰山之神,但也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