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厭眠規則 > 闖入的黑影穿梭降臨著

闖入的黑影穿梭降臨著

活,姐彆跟總經理說行不,上週我倆通宵玩遊戲,忘記時間了,不小心打遊戲玩過頭了,檔案冇弄完,我倆被扣了幾百多,不想再被扣了,姐,彆跟總經理說,行不?求你了磬姐""那看你們工作上進心的表現咯,你們好好乾的話,我就不會跟他說,下次摸魚彆被看見了,要不然我就不當這和事佬了,總經理總說你們,我還幫著你們說話呢,你們可欠我個人情,什麼時候還咯?當時我(霍柿墨)在A城,因為在那發現了某些事的原因,被迫來到這裡實...-

蟬聲斷斷續續吵雜聲傳出一陣不知何處在吵雜著怪聲四處遊蕩著,圓月中帶著有一些血色現象,覺得今晚不一般熱鬨,空氣中瀰漫著一嘶血腥味,不知何飄來的濃濃的血腥味,少年無意識得闖入一幢城堡中,這裡的裝修建的恐怖氣氛。

少年眉眼有一顆紅痣點壘著他的臉十分養眼、順眼的,藍髮被吹散著在空中懸浮著,眼中瞳孔呈現出血紅色,黑白色的外套穿在他身上像是他原本的按著他的身量定做的衣服,少年走向那橦有著恐怖氣氛的房子。

霍柿墨囗是心非地吐嘈道:“這房子有點恐怖啊會…會…會不會推開飛出一群蝙蝠啊!應該不會的吧那有這樣招待人的”

"呸呸呸,招待個屁,我不是過來看看這古堡有什麼稀奇的而已,感覺這樣有點像賊鑽到人家家裡偷東西的錯覺,呸呸呸,我又不是小偷,我就隨便轉轉迷路了不知怎麼的?就到這個鬼地方過來了"

霍柿墨說完後,把手放在那像骷髏似的的門把手上轉動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打開了,原本以為會是蝙蝠飛出來的場景,信好不是,那害怕地霍柿墨強忍著那種恐懼感的打亂了霍柿墨的腦迴路,但很快就回神地平複那驚魂未定地情緒下來。

前方走步聲慢慢靠近霍柿墨處在的方向,霍柿墨聽到了腳步聲後,快迅地找方藏起心裡想著:“藏哪呢,藏哪啊,急得就差哭了看到前有畫柱雕像,藏雕像後吧,立馬以極快地速度衝向那個雕像後麵躲藏著,觀察走來的是何人。

魅說道:“王好像易感期了,王每年都是有抑治劑度過易感期的,易感期的王都不讓人靠近他的房間一步的,看來王的易感期又在月圓之夜中。”

魑無語地看向魅說道:“額.....你怎麼那麼囉嗦呢,王不讓人進房間就不進嘍,你又不是不知道王的潔薛很嚴重呢,小心王聽你說的話準毒舌死你,你不怕的王的唾沫星子淹死你啊!”

魅閉上嘴和魑去門口守著了,霍柿墨看那倆貨走遠後,從雕像後跳出來,看著自己剛剛躲在這雕像的整體麵貌後,觀摩了幾下這雕像,這雕像雕刻著像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在就在那站著,但膚色不容於常人的膚色,白的似全世界都同他的容貌一樣出眾,手握著一代表吸血鬼家族象征著權威地位的主了,象征著他已經成繼承了這古堡的主了。

霍柿墨陰陽怪氣地吐嘈道:“一男的長那麼白,屬使是嫉妒了,他平時保養都冇有那麼白和精緻,這小白臉的臉蛋我都想抓爛去,聽那倆貨頭上長角的人說這小白臉把自己鎖在房間裡,不讓人靠近那房間,我去瞅瞅那小白臉,到底是不是跟這雕像一樣,這走廊掛著的應該是他的家人和親戚吧,霍柿墨無意瞟一眼那相框裡的人。

"這倆是同性夫夫的a!,這他老公長的好漂亮a,不過他長的和我一個樣子刻出來a,搞得我都想把他拐了當老婆了。

"至於他旁邊那個gun一邊,我要跟他粘粘,寶寶他長的像一塊藍莓味的小蛋糕a,好可愛a~,這寶寶跟他老公不搭,和我很搭a~,但是想拐,但人家都有伴侶了,我還是想想的了吧。"

"但他旁邊那人長的有點眉眼像像極了我自己A"地驚訝的說道,去找找那小白臉地房間,瞅瞅他的顏,是不是和雕像一個模樣雕出來的又不會死,看幾眼又不會死讓他死,然後呢,就下定決心去找了。

這顏控的霍柿墨走進城堡的每個房間,看到有人走過來,立馬躲在簾子下麵。

十字架協會秦墨楓走進城堡前看到眼前那倆魅和魑就說道:“十字架協吸血鬼家族篩選地出來的秦墨楓教會長,想和你們的王做筆交易。

麻煩轉告你們的王是否要和我們做這筆易”魅玩味地講道:“十字架吸血鬼家族的秦墨楓成員,失望了,恐怕讓人有失遠迎了,我們王冇有時間和你談交易呢,所以請回吧”。

秦墨楓說了一句話就離開了”那我下回再來和你們王交易”

魑講道:“這十字會的那幫傢夥怎麼天天來串門的,吃那麼閉門羹吃得還不夠多嗎,這笑麵虎"秦墨楓一天早晚都來不是說那就是那群十字會的老東西要交談什麼會議的"

魅也附言道"就他們那傢夥就不忙,啊,那麼閒!天天來,來的人都不帶重樣的,給他臉了。"

"為了看到小白臉是真的和那雕像一樣的,被他掐死勞資也認了,要是我的就好了,那長好看的那麼好看的男的有點心動,但人家都有男朋友了,我可不想知三當三的,要我的該多好啊,準不去KTV玩,不會找其他的狐狸精的,當我的男朋友多好噢~,可惜了可惜了,有男朋友了追不了^"。霍柿墨犯花癡的說道。

此時霍柿墨正在幻想中著那倆長角的貨色口中的主或王成為他男朋友,嘿嘿嘿口水都快流到嘴邊了,霍柿墨的花癡地幻想被打斷後,晃了晃腦袋,把剛剛的幻想晃了一邊要試著晃了晃腦袋爸剛剛的想法晃出來出來。

霍柿墨推開了一個間,正好被他碰到見這王的長的不賴嘛,[嘶溜],,房間中著一頓玫瑰味的素,地上還有一堆打完抑劑,看來那倆人說的王差不多就是這房間的人了。

"好像聽那倆貨說他們的王是易感期呢我靠,我隻看著他長什麼而已,可不想惹上一身騷"進去這房間後霍柿墨憐憫又害怕地說道。

霍柿墨看向這房間四周圍的收拾得還挺乾淨,一點臟都看不出來,"這王該不還真個潔癖呢~“霍柿墨笑到地說。

盛衍玉難受地著臉上的紅暈展現出來了,看起來弱不禁風的樣子,在床上躺著,嘴裡不斷喘著粗氣,淚水也從眼角流了~,襯衫釦子也鬆了幾個釦子吧~,若隱若現地八塊腹肌~一旁地被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落在地麵下([柿寶看呆了][嘶溜~][嘶溜~],[流口水了])

盛衍玉貓著身子向在那床上,霍柿墨看到那場麵不經意鼻血流出:臉紅了有隨身帶紙的習慣,習慣從口袋掏出紙頭轉到一邊,迅速地擦了擦鼻血,又把頭轉了一邊看去。

霍柿墨耳朵己紅了,但忍不了直接上手又犯花癡講道:“hhhh,這傢夥身材真好a,這胸肌好Q彈a,這腹肌練多久了才這麼硬的a,手感不錯a,這手向白嫩的關指處泛著紅,看起來很好看a,這鎖骨好像可以養魚,我介意把我這條魚養進去,嘻嘻,看了幾眼不過份吧,摸一下腹肌也不算太過份吧"霍柿墨滿意地說道。(就單純的好奇而已,冇有任何的涉h和敏感詞語言,就兄弟之間的好奇對方身材而已)

霍柿墨心裡想的卻是:也管那王不王同意不同意,有種的就打死他啊,反正打死了我也認命了。

話剛說完,就摸了一把,不過手癮,又摸了幾把,才過癮完手癮。

盛衍玉察覺有人的手在碰他,霍柿墨又摸了幾下,這下盛衍玉忍不了,就起來抓住霍柿墨的手往床上死拽,眼前人看不清。(就單純的摸一下而已,兄弟之間玩鬨)

盛衍玉終於生氣又帶一絲絲無語的吼道:“你是什麼人,不是說過了不要靠近這房間的嗎,還有你個***,上來拿手亂摸人乾嘛?有禮貌嗎?真服了,看你那樣因該是omega吧?不知道?Alpha易感期嗎?非要神井是嗎?竟然來惹我時,還非挑我來易感期是嗎?"盛衍玉說完後。

霍柿墨頓時對剛剛得行為後悔了,本來隻是看看而已,結果手jian非要上手どう

"竟然你惹到易感期的我,所以呢,你也得讓我摸一下"霍柿墨故作開玩笑地說道。

盛衍玉拉拉霍柿墨過來時,嗅一頓藍莓味的資訊素,頓時對霧楚言說:“竟然在我身上占便宜,亂摸人,那我也得向你要點利息回本"

盛衍玉開玩笑的說完後,剛反應過來的霍柿墨就被盛衍玉咬了脖子,藍瞳變為紅色瞳孔,尖牙進脖處,霍柿墨覺得脖子一震刺痛,不怨吐道:“這小氣,不就碰了幾下嗎,至於嘛?這還有仇現呢,我亂摸你腹肌,你也咬了我幾口,所以呢,咱倆扯平了,拜拜了您。”

冇聽清霍柿墨說什麼的盛柿墨給,拿床頭的檯燈,上手直接砸過去,然後暈了在他身上,摸他了,早知看兒眼就走的,結果直接上手。

門口那倆人說道:“要不要通告給王這什麼鬼的會人又來了,還有一頓藍莓味的資訊素的樣子,剛剛到門口時就到這資訊素味了,好像真真有人闖進來一樣,那個黑影一下子就冇有蹤影了,冇看清那黑影的樣子長呢?要不一起去通報給王?”對魑說道。

魅點了點頭表示讚同魑的話,就前往盛行玉的房間去,那倆人敲開了盛衍玉地房間門,魅、魑兩個開口道:“王,有那十字會的那些人又派人要和王談交易,還還有人闖入此越地”。

這時候盛衍玉被敲暈後醒來,"艸,我這是遇到了個什麼東西呀?*****,就開個玩笑而已,就直接上手敲暈我-",聽到那魅、魑說的時候,說了聲"知道了,下去了",冷漠的要死死的,不帶一點溫度的"

跑出古堡後的霍柿墨,在樹林裡穿峻著,跑到一半大林子時已經累死累活的喘不過氣了,就在一樹是躺著,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是因為喘不過氣的原因帶著點恐懼和害怕盛衍玉被他給用檯燈砸死的錯覺,在那腦子一片空白之下掩蓋著他有點後悔拿檯燈砸人腦袋。

"怎麼辦啦?怎麼辦啊?怎麼辦呀?怎麼辦呢?怎麼辦的呢?到底怎麼辦呢?我該不會真砸死他了吧?,絕對不可能,不可能........不不...可...能的,不可能叭,我就冇用多少力氣砸他腦袋而已,要不是我有病,非要,去看看她是不是跟那個雕像長的一模一樣?"

"又手多,非要摸/碰他腹肌,這小白臉真小氣,就碰他一下,就咬我一口,疼死了,跟狗似的那男的"霍柿墨整理複雜的思緒後情緒相對穩定些地說道。

霍柿墨是從窗戶那竄出古堡的,所以呢,就冇有被魅和魑看到,看到的也隻不過是一道人的背影,穿峻過那片樹林。

魑跟魅說:"好像有一隻老鼠,進來了,又跑出去了"

魅笑嘻嘻地說道:"啊?啊?啊?(整整震驚了三回),哪有老鼠啊?正好抓一個玩玩,小爺,我無聊死了,想抓隻老鼠助助興"

魑沉思似笑非笑地講道:"啊什麼啊?你抓個屁呀,那老鼠都跑了,還等你抓,真是,吃屎都趕不上熱乎的嘖嘖嘖"

魅陰陽怪氣地說:"哥~哥~,你~怎~麼~這~樣~啊~?,你~怎~麼~這~樣~對~弟~弟~呀~?還~想~要~弟~弟~去~吃~屎~,你~舍~得~你~親~愛~的~弟~弟~去~吃~嗎~?,真~是~太~傷~弟~弟~的~心~了~,冇~愛~了~"

"死娘炮魅,彆神經了,冇愛找nm去,再說你就閉嘴,正常點得嗎?"無言無語地魁蹦出幾個字來說道。

"哦,知道啦,不發神經,就這,老鼠跑進來又跑出去,要跟王講一聲的對吧?,我們還是趕緊去看看吧,順便稟報一下王,有個老鼠鑽進來了,又在我們的眼皮底下跑出去了"魅輕描淡寫的說道。

魑點了點頭表示認可,然後一起同往王(盛衍玉)的房間門口敲了敲門。

魑說道:"王,前幾天那個什麼十字會的那個**那叫什麼秦什麼楓的,在那搞笑的說,要和咱們交易,而且還有一隻老鼠進/跑出去了"

這時,那盛衍玉迷迷糊糊的醒來手碰腦袋說道:"幸好幸好,冇毀容,不就開一句玩笑嗎?,至於嗎?,而且是他先占我便宜的,開句玩笑都不得,有意思"

"哦,知道了,退下去,忙你們的吧"然後起身到房間門口前跟那倆貨冷清清的說道。

"王的腦袋冇事吧?,是不是被砸傻了呀?王不是月圓之夜時候纔來的易感期嗎?怎麼被砸了頭就好了?"

盛衍玉叫這兩人退下後,走著走廊時,魅就對說魑了王乾嘛乾嘛的。

魑用看傻子的眼神說:”你那麼當麵說,小心他扒了你皮啊,或者把你扔到魔獸那裡去,當他們的食物後,還說啊你,剛走冇多久,你又議論王,王被聽到了,你可就掉腦袋了哦。"

第二天後,盛衍玉全網尋找這個人,因為這個人有點像他古堡裡那位愛人,所以必須看看是不是一模一樣的,雖然是易感期時意識模糊看的他的,但是他的樣子模糊的也記得很清。

四處尋找他的訊息打賞10個億,傳到了霍柿墨的耳朵裡。

"哦豁,要是我自己去送上門的話,他會不會兌現承諾嗎?但是我不知道那個傢夥的地址,我好像去他那古堡那回來時候也忘了,怎麼去的了?又怎麼回來的了?,應該那個尋人啟事上紙上有地址吧,四處問了問。

還是不知道,他口中說的那個他是誰?

就聽他同事說"柿墨哥,跟你講啊,今天上麵調來了個很帥的管理我們現在談判的那個檔案,那個管理的老闆帥的呢,那臉可白了,跟我們上次去kTV點的那些的男模還好看好幾萬億倍的,聽說那新來的老闆是在國外留學回來的研究生呢,要不咱倆比比看誰先追上那小白臉老闆?"林壹喜調侃道。

因為當時霍柿墨家在冰島那裡,差不多是極地魚,但他不耐熱,也不耐冷,太熱的不願意呆,太冷的也不願呆,霍父(霍浩冧)霍母(周曦敏)也實在不行的才把霍柿墨寄養在霍母的好閨蜜(楊儀欣)那裡住。

去那時,開始時還有點怕人的,相處久了,你就不覺得他像怕人的,他隻不過有點間歇性厭人症而已,隻要你多說他一句,甚至主動說話不超過兩三句,你要問他乾嘛,他也不會說話的。

強行要他跟你說話的話,直接打人,他就在那當你不存在,實在忍不了的話就離家出走,或者藏在一個地方,讓人找不到,楊母有個兒子差不多比霍柿墨小2歲多,而且總愛跟在霍柿墨的屁股後麵,跟個跟屁蟲一樣,上學那會,一下課就跑去霍柿墨玩,或者分享他乾了什麼?又乾了什麼?

或者要他(霍柿墨)帶他去玩,霍柿墨已經見怪不怪了,霍柿墨無語了就不管林壹喜在不在身邊了,反正就是跟那個粘人精一樣,很愛粘著他(霍柿墨)走哪跟哪。上廁所也要跟著,又跟他(霍柿墨進廁所上,但是霍柿墨又把他拎小貓似的拎出去了,在意拎出去嘛就哭,說柿墨哥哥要把它扔出去,不讓我跟著他,這要是惹其中一個祖宗嗎?

你想找都不知道在哪找這倆小屁孩子,養個祖宗就養吧,反正冇有主動上動惹霍柿墨的話那還好,還可以陪小林壹喜玩,所以冇什麼計較閨蜜家的小孩(霍母),寵就寵唄!又不是寵不起一祖宗)

"好啊,那你肯定先輸的"霍柿墨明知道答案地說道。

溫雲磬監管走了過來說:"乾什麼呢?你倆上班呢,還在這講話,去乾活去嗎?偷懶的話小心被扣工資啊你倆。

霍柿墨和林壹喜藝可重生的說道"知道了,磬姐,等一下就乾活,姐彆跟總經理說行不,上週我倆通宵玩遊戲,忘記時間了,不小心打遊戲玩過頭了,檔案冇弄完,我倆被扣了幾百多,不想再被扣了,姐,彆跟總經理說,行不?求你了磬姐"

"那看你們工作上進心的表現咯,你們好好乾的話,我就不會跟他說,下次摸魚彆被看見了,要不然我就不當這和事佬了,總經理總說你們,我還幫著你們說話呢,你們可欠我個人情,什麼時候還咯?

當時我(霍柿墨)在A城,因為在那發現了某些事的原因,被迫來到這裡實習,就認識了林壹喜,而且不止在公司,在KTV時還碰得到他,但是我都是裝作不認識他。

然後呢,來公司的時候,就問我(霍柿墨)那天我在酒店遇到你,跟你打招呼,你怎麼不應我?

霍柿墨說道:"難道誰都要跟你打招呼一聲啊?,你很大的麵子誒?老弟,你無敵了/."

林壹喜哀求的霍柿墨說道:"柿墨哥,墨哥,點男模不叫我啊,獨享是吧?,下次去的時候能不能帶個我唄?跟你aa錢,哥,隻要你帶我個,我就把你認成我哥,你叫我往哪我就往哪邊,叫我往西,我準不往東,墨大哥就帶我個唄~"

霍柿墨無語地把林壹喜地手嫌棄的,想把他手推開,這不一推嗎,就拽的更緊了。

氣得霍柿墨急眼了,一字一句地罵了句:"艸你m的,一!二!三!勞!資!蜀!黍!山!林壹喜你tm的給我放手",霍柿墨看這貨不放手,直接拿頭撞的,林壹喜吃疼地放開了霍柿墨的手。

"哥,你耍陰招,你怎麼拿頭來撞我啊,嗚嗚嗚,柿墨哥哥你不厚道"林壹喜吃痛的說道。

"你活該,誰叫你弄我咯?神井冰,彆把病傳染給我,我看你還是去看瘋吧"霍柿墨冷漠地看到,捂著鼻子的林壹喜地高冷的說道。

"姐,有時間先,會提前跟你說的,反正這個人情總會還的"(霍柿墨)我和林壹喜異口同聲的回答溫雲磬的問題。

然後溫雲磬說道:"那個新來的老闆應該快來了,我們還是快去在門口等候吧。

霍柿墨和林壹喜和溫雲磬三人去公司門口前站成一排接迎這位留學回來的老闆。

隻見一輛飛速行駛的機車,後麵跟著兩三輛轎車,那騎著機車的人,戴著頭盔,不知道長什麼樣,隻見他停在了公司的門前,然後下車,溫姐走上前去說了聲盛總。

霍柿墨和林壹喜彆走上前去正想說話,,不過我(霍柿墨)還冇有先開口,倒是林壹喜先開的口"盛老闆好,盛總好"。

霍柿墨看哪林壹喜來貼臉上去給他好臉色,看到了,無語的扶了額頭,掩飾著無語。

那個盛衍玉這時候把頭盔拿下了,旁邊的人立馬上去接著那頭盔,一副拽的要死的shi人樣,很氣人。

當霍柿墨抬頭看去時,差點冇噴出一句臟話。心裡想又吐槽到盛衍玉,"這個該不會以為他很帥吧?"

"雖然很帥,但是腦子有點問題,嘖嘖嘖,這13算是被他裝上了,裝b狗,我C,這不是那古堡裡的那神井冰嗎?,喲喲喲,還研究生,你咋不說你是人民幣呢?而且就碰它幾下就要咬人脖子,現在還痛著呢,也不知道他乾什麼的,有牙印就算了,還有倆小洞,不說他是吸血鬼,我都不信,跟那當年高中那些女生喜歡看**的情節看得小說一樣吧。"霍柿墨八卦又無語地說道。

霍柿墨心裡喃喃自語地講道:"當年哥也是被男的/女的人追的,隻不過是這林某這nc,他嗎的,擋我的桃花運,隻要有一個人靠近一點,就說是我男朋友,害勞資單身那麼久,昨天還那麼倒黴,碰到這人huhutuituitui[吐囗水]

雖然有點嫌遇這老闆但還是笑盈盈的麵對"盛總好"麵不改色地叫了聲。

"額...這個,你這人跟我去辦公室一趟"盛衍玉說道。

"結果這人說要我跟他去辦公室,去去去,怎麼不去shi他,去唄誰去的過他"霍柿墨小聲地陰陽地說道。

霍柿墨和盛衍玉走後ing....

隻有林壹喜站在原地不動,眼睛中帶著絲不可思議,新來的老闆竟然認識墨哥。

"看來墨哥他贏了,嗚嗚嗚,而且我還以為我追的了,結果他倆竟然認識,我跟跳梁小醜冇什麼區彆,從此,世界上又多了一個傷心的人hh哈哈"林壹喜在那樣有點顛有點像病嬌的樣子,有點可怕地說道。

辦公室的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林壹喜,和剛剛新老闆叫霍柿墨去辦公室一趟。

其中有一個人陸財富開玩笑的說道:"這盛老闆該不該*過這霍柿墨吧,看他那高冷的樣子,還以為,不是玩很花的,結果還是玩的那麼花,他(霍柿墨)知道哪位老闆來就勾yin盛老師,林壹哥,這霍柿墨都被那啥了,你還跟他一樣,該不會你們三個**一起吧,看不出來啊,你們玩得挺花的,新任老闆一來就勾引上了,三角戀啊,挻會玩的嗎?"。

然後全公司的人目光中都在又用那異樣的眼光看著林壹喜,好像是在審視他說出來是不是這樣子的!

"陸財富,這**S在那叫什麼?那麼懂我和我哥的事,怎麼滴?在我們兩個身上安監控了你,你這可是違反了我們的**誒~,會坐牢了誒~,喲,你那麼懂我們這些的事,要不你找點證據了呀?冇有證據就彆亂說,小心爛舌頭"林壹喜說道。

陸某被激怒後,就要上手去打人,林壹喜正好也想打他一頓。

兩人扭打在一起,打了幾個小時,都冇分出勝負,前台的林木子看這倆人還冇有停手,乾脆拿起電話撥打了120又撥通了110,分彆都打電話過去。

門口那倆保安也進來後,阻止倆人停手,結果冇把兩人拉開,自己倒被打了,又試圖拉開,結果又打的更猛了,懶得拉開這倆人了,"打唄打唄,誰打得過你倆啊?"被打的那倆保安說道。

那倆保安也不管了,就在那看戲,"他們愛怎麼地就怎麼地吧,我就在這安靜的看戲就得了,這倆拉都拉不開,乾脆彆拉了,這倆愛打就打吧,把辦公室號翻了,也不是我賠錢"那倆保安又說道。

那前台打完電話後,不過一會,就上門來了。

警察進門看到這場景就把倆人全扣上銀手鐲(手銬),又問道:“誰報的警?"

那前台林木子走到警察麵前說道:"我報的警,我還報了120。"

警察問道:"那救護車什麼時候到?"

林木子說道:“我也不清楚,大概或許,應該快到了"

林木子說完後,恰好救護車剛好來到,警察就先把那個被林壹喜打的鼻青臉腫暈了過去的陸財富抬上救護車後,又把林壹喜送到警車裡去,開往警局去,兩個車開走後。

到警局裡的林壹喜,被警察問到爸媽的電話後,霍柿墨報了一串數字後,警察立馬撥打這串數學後,撥通後,就對林父林母說道:“嗯,你們兒子在警局這,麻煩來一趟這,請你們儘快配合,配合一下我們的工作",警察說完後掛斷了。

林父林母聽道電話裡說到的內容後,就立馬,開車前往警局哪,"看看是個怎麼個回事?他們的兒子怎麼在警局那了?不應該是在公司嗎?怎麼進去的?"林父林母說道。

到了警局後,看到林壹喜後,去抱住了林壹喜,又關心自己兒子,林父林母試探性的問道"兒子,你怎麼上這了,怎麼個回事啊?,跟爸媽說一下啊?有人欺負你了”

林壹喜還是冇有開口說,在旁邊的林父林母著急的很,就問旁邊的警察,是怎麼個原因?

警察都打電話給林父林母了,林父林母看到林壹喜檢查了他全身上下衣服有冇有臟一點?以為被打的是它們的兒子。

警察在一邊看著這些人,陷入了沉思苦笑地說道:"嗬嗬,今天警局挺熱鬨的啊,來的人挺多的"

那個陸父就和黃母站在一邊吼道:"喂,不是你們的兒子被打了好,不是我兒子被打了,你們怎麼著?以為我家的兒子先打你兒子啊,現在我兒子還在醫院裡躺著呢,不行你們得賠精神損失費給我兒子,還有你兒子我要告上法庭,讓你兒子坐牢,把牢底坐穿”

結果林壹喜聽不得彆人這樣說墨哥,就跟那個開h腔的人那人打起來,彆人的父母也報警要抓他,抓不了他,就把告上法庭去。

林壹喜衝那倆人吼道:"那麼會告你,咋不去找你媽媽告呢?,這麼會乾這種,呦嗬,還有我坐牢的份啊,不過我又不是電鑽,我乾嘛要把牢底坐穿啊?應該是你個老妖婆和你兒子坐牢底坐穿差不多"

被懟的陸家夫妻正想要叫囂時,林父林母向這倆顛顛又痱痱的陸財富父母罵道:"我呸!你兒子才坐牢,還告法庭,信不信我們也去告你誹謗我兒子,肯定你兒子多嘴,真會怪我兒子咯,乾嘛要怪我兒子,什麼屎盆子都要扣人家頭上,惡不噁心你們,管好你們兒子會shi啊,嘴那麼欠"

林父林母說完後,又問道林壹喜:"是不是爸媽說的一樣,是不是這樣,然後纔打他的?"

林壹喜點了點頭,好像默認就是這樣。

林父林母看到林壹喜檢查了他全身上下衣服有冇有臟一點?以為被打的是它們的兒子。

林壹喜就坐在那凳子那裡不講話,除了他父母和墨他纔講的。

這陸財富說我和墨哥哥和公司剛來的盛總事是私混過,還說我們三個搞在一起玩,嗚嗚嗚,媽,他汙衊我!我冇有撒謊,就是他說,還有我們全公司的也在那看我。

"搞得我真是這樣一樣,媽~媽~媽~媽~,他還把我名聲搞臭了,他讓我怎麼在盛總公司裡實習啊呢?嗚嗚嗚,媽他還要把我送去大牢裡,還要把我告了,誰叫她說我的和墨哥哥的,本來就是他活該,憑什麼要我受委屈,媽~,你兒子被欺負了,你到底幫不幫啊?,爸~,你兒子都被欺負了,你咋還在那看著啊?嗚嗚嗚~,我到底還是不是你們的親生兒子了~,不是的話~,我要去找我的親生父母去~,我就不信他們不管我~嗚嗚嗚~"林壹喜訴苦的說道。

林父、林母安慰道:傻孩子,怎麼可能不幫呢?必須讓這gou東西付出點代價,畢竟,我們家實力還可以碾壓你們陸家的,陸總,你家子公司還是我們跟你簽過合同的,所以呢,我們林家要你和你們解約,合同解約書會列印好,送到陸總的手中的,陸夫妻看到這林家這樣連忙收起嘴臉,好聲好氣的說道:原來是我哪龜兒子先惹你兒子的,抱歉抱歉啊,現在我在這給我兒子向你們家那兄弟倆向你們賠個不是,也向你們兄弟倆道個歉。

"對不起啊,我們的兒子是說錯了什麼才惹到你們家的倆兄弟的,你兒子就該打死他,而且我們也向你們夫妻倆道個歉,是我冇有瞭解到事情的原因,就擅自否認你兒子的行為,回去先,我一定好好教訓那個小子,敢騙他爹他媽說是你們兒子先打他的,是阿姨和叔叔冇教好這兒子真是抱歉啊,我承認我剛剛說話大聲了,對不起啊林總(林榆衡)、對不起林夫人,對不住啊,陸某向你們道個歉,還請林總和林夫人"

從警察局出來後,林榆衡和楊儀欣和林壹喜回到林宅後。

"兒子,你墨哥哥呢?,你怎麼不等他呢?"這林榆衡和楊儀欣質疑的問道林壹喜。

這不說還好就是林壹喜突然想起,他墨哥哥還在公司那呢,而且那死白臉也不知道為什麼一來公司就找墨哥哥。

這時候那林壹喜就跟林榆、楊儀欣講道:"媽,爸,我先去公司忙先,順便去看看這個SB小白臉老闆會不會真看上墨哥哥了吧。

"咱兒子小時候,柿墨來之後,總人屁股後跑,現在也要跟以前一樣還是挺粘柿墨得"這林榆衡和楊儀欣說道。

"要不給這倆孩子訂個婚,反正咱兒子差不多也可以跟柿墨在一起得吧。就是我們擅自替他們弄這個訂婚的話,估計咱兒子差不多會恨死我吧,不過我挺磕我們兒子和柿墨的cp,還可以現場看這倆一個高冷些的一個粘人精,誰不愛磕cp,畢竟我開放一些的媽媽"楊儀欣說道。

"我也差不多也是開放些的爸爸好不,但我不磕咱家這倆小鬼頭。但還是不要擅自做主好吧,要是小墨他同意的話在訂婚吧,不同意也不要強迫咱兒子和小墨非要在一起的。

"林榆衡冷靜分析後得到想到答案後回答道。

這時在走到辦公室的霍柿墨和盛衍玉走到辦公室的路上。

一路上有人喊他"老闆好"。

在一旁的霍柿墨的在心裡翻了無數次白眼。

霍柿墨心裡想話:這死白臉,一路上頂著那死人臉,搞得欠錢一樣,死裝,不僅愛裝,還有病的,還愛死咬人脖子,悶騷男,不是,你有什麼實力啊"

走到辦公室的前麵,那個門準備被盛衍玉的保安給打開了。

因為霍柿墨是很無奈地低頭著走路小聲點的吐槽著道"特彆的想逃離場合,想撞牆撞死去,逃離,尷尬死的場景也不想被這氣氛弄得很尷尬。

霍柿墨心裡話:"啊!啊!啊!啊!啊!,來人把我創死或者掐死我得了,尷死人,前麵還有個悶騷佬,不僅慢熱,還悶騷,他怎麼不悶騷shi他去,可惜了長的挺像我喜歡的類型,可惜了可惜了是悶**,嘖嘖嘖。"

霍柿墨就吐槽時,前麵走的那盛衍玉停了下來站在那裡不走呢,然後呢,霍柿墨就撞了上去,就差說一聲"艸!/艸你媽,停nm呢?死悶騷佬杵在那裡乾什麼?,他m的,停下來又不說話,說個話會shi啊,勞資,鼻子撞得痛鼠了"

"信不信把你這悶騷佬追到了就甩了",去辭職後,又另找公司工作,努力乾爆公司去,領工資錢,去KTV要點幾百個男模玩完,陪勞資喝酒,hhh哈哈哈,嘿嘿嘿[嘶溜][嘶溜]雖然是這悶騷狗的身材好幾倍,但也冇事,能陪小爺我喝酒就行了,管他呢,要錢也無所謂,又不是出不起"霍柿墨的在心裡說道。

"盛!總!,怎!麼!停!下!來!不!走!了!霍柿墨咬牙切齒的說道。

"你們在門口等著,這個跟我進辦公室"隨後盛衍玉對保安說道。

盛衍玉指了指霍柿墨,保安也識相的推開了門,讓盛衍玉和霍柿墨進了辦公室後,關上了辦公室的門,保安也在辦公室門口等候著盛衍玉和霍柿墨講完話先。

進入辦公室的盛衍玉,就坐在椅子,甩了一份主仆契約和契約替身夫夫的檔案。

盛衍玉不帶一絲猶豫地說道:"額.....你叫什麼名字呢,就是你在那古堡那亂惹我是嗎?,而且你很有實力,竟然來惹我,要不我們來繼續在古堡那的事,如果你忘了,我不介意幫你回憶回憶那天的事,其實我覺得我覺得我以前好像認識你一樣,遇到你好像有一些親切感的錯覺,還有我覺得你有點相似,像極了我的愛人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想讓你當他的替身,我會給你替身費用的,不夠可以加錢,看完那合同後,同意的話就在上麵簽字,然後呢,我要和締結個主仆契約。這些可能都是永久的,還請再三考慮考慮一下吧,不需要考慮的話就簽字吧"

"我叫霍柿墨,雨字頭的隹的霍,柿子的柿,字墨的墨,確實我確實像你愛人但我和性格和你愛人形象和做事風格不同,而且你覺得親切感就親切感吧,我接近你時我都冇覺得有什麼親切感的?哦?你確定嗎?要我當你愛人的替身也不是不可以,替身我要八千萬億,不行的話,盛總就另請其他人當替身吧,永久就永久唄,我還有幾個條件/要求,第一.我不喜歡彆人限製我的自由和限製我去娛樂場所.第二.我不會和你同床共枕.我要自己的私人房間和私人空間.第三.我不喜歡彆人監視我的一舉一動的.剩下另說,現在冇想好呢。"霍柿墨玩味驚訝地說道。

"霍柿墨先生,盛某叫盛衍玉,盛是盛夏的盛,衍是衍生的衍,玉是真金如玉的玉,霍先生我確定,你覺得不親切感但隻要我覺得親切感就得了,八千萬億啊?好的,這點小錢,盛家還是出得起的。好的()霍先生條件/要求,盛某會照做的,盛某一向說話算數的"盛衍玉說道。

霍柿墨在那個合同簽上了自己的名字,那名字真寫得不一般,字記帶一絲瀟灑脫俗、桀驁不馴的字體展現在人麵前,五句似字的讚成"有點小帥呢”。

"那個主仆契約怎麼弄?,弄快點!,我要趕著回家乾飯呢!盛總?"霍柿墨好奇地提了一嘴說道。

盛衍玉把藏起來的吸血鬼屬性展現出來,藍色的瞳孔又再次變為紅色的紅瞳,耳朵也從人耳到尖耳,那像蝙蝠的翅膀展現在霍柿墨眼前。

霍柿墨冇有害怕也冇有多少驚訝的表情失落在盛衍玉身上遊走著,又看向那尖尖的耳朵(差不多是獸耳吧)和那個翅膀碰了碰。

盛衍玉瞬間臉紅了,"好奇怪啊,被他(霍柿墨)碰得地方很奇怪,好癢"盛衍玉在心裡說道。

"霍先生,我們這是要準備締造主仆契約,麻煩你霍先生把手從我的翅膀拿開,我們準備締造主仆契約,麻煩彆再摸我的翅膀和耳朵了"盛衍玉不緊不慢的說道。

霍柿墨點了點頭把手從盛衍玉的翅膀上和耳朵上移了走了後。

盛衍玉的手莫名其妙出現了一權杖,那形狀怪異,形體凹凸不平的,那上鑲嵌著一隻紅色的眼睛似的,盛衍玉把玩著手中的權杖。

一個類似法陣的圖案展現在盛衍玉和霍柿墨他們的腳下展現紅色的圖案。

弄完法陣後,"霍柿墨先生,這個主仆契約一旦締結成立,一方死去,另一方也會隨之死去的,還要締結嗎?"盛衍玉對霍柿墨講道。

"對我而言,冇什麼值得留戀的很多,死就死吧,又不是怕死,我確定締結,還有那10個億和八千萬億的錢給我,而且我主動上門來了,而且還是帶著錢人啟事的那張懸賞過來的,盛總,該不會說話不算話吧?錢記得轉我哦,締結完主仆契約後,加一下微信把錢轉給我"霍柿墨說道。

"好的,說話算數的,蒽,微信我一下掃你二維碼新增好友"盛衍玉說道。

正在締結主仆契約的倆人,締結完後,類似法陣的紅色的圖案隨之消失在倆人腳下。

[嘀!大家晚上好啊~,我是係統代號1408,我會在這裡給大家現場磕玉VS墨cp的,請大家多多關照]

[…代號1408…斷網中.......]

-玩笑而已,就直接上手敲暈我-",聽到那魅、魑說的時候,說了聲"知道了,下去了",冷漠的要死死的,不帶一點溫度的"跑出古堡後的霍柿墨,在樹林裡穿峻著,跑到一半大林子時已經累死累活的喘不過氣了,就在一樹是躺著,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是因為喘不過氣的原因帶著點恐懼和害怕盛衍玉被他給用檯燈砸死的錯覺,在那腦子一片空白之下掩蓋著他有點後悔拿檯燈砸人腦袋。"怎麼辦啦?怎麼辦啊?怎麼辦呀?怎麼辦呢?怎麼辦的呢?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