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將軍家的小娘子 > 第001章

第001章

,就手把兒輕輕著後背,吩咐道,“李媽去兌杯水來。”“母親,我剛剛在……”沈錦低聲把事說了一遍,然後把還手上的串子擼下來放到了陳側妃的手裡,問道,“怎麼辦?”陳側妃心中也暗恨,大姑娘和二姑娘鬥法,怎麼做都好偏偏要把兒牽扯進來,恐怕明日去書房,兒又要委屈了,二姑娘也是個不長記的,許側妃再寵,這後院當家做主的也是王妃。不過此時卻不好再這麼說,免得嚇到兒隻是說道,“不要怕,今天的事和你沒什麼關係,這珠串既...沈錦繡完最後一針,小心的剪斷了繡線,仔細檢查了一番臉上纔出幾許笑意。

一直守在旁邊的丫環笑道,“姑娘繡的真好,王妃定會喜歡的。”

沈錦抿脣一笑,卻沒把丫環的話當一回事,如果這樣的算好,那王府裡的繡娘繡出來的算什麼?

倒是陳側妃聽見丫環的聲音掀開簾子進來了,說道,“可繡好了,讓我瞧瞧。”

“母親。”沈錦聞言讓開了位置,有些不安地問道,“也不知道母妃會不會喜歡。”

“傻丫頭。”陳側妃看了屋中一眼,讓伺候的人都下去,就留了的李媽,才拉著兒的手說道,“王妃出趙家,又嫁給了瑞王爺,什麼樣的好東西沒見過?你就算繡的再緻又能如何。”

沈錦咬了下脣,一下子就明白了母親的意思,送王妃不過是送的個心意,陳側妃嘆了口氣,“都怪母親不爭氣,若是……你也不用小小年紀就學這些。”

“母親。”沈錦偎進陳側妃的懷裡,聲說道,“兒不小了。”

陳側妃笑著點了點沈錦的頭,“好了,去外麵看看那些花草,王妃今日讓人送了兩盆芍藥,漂亮得很。”

“好。”沈錦年紀小,正是玩的時候,聞言就笑盈盈從陳側妃懷裡起來說道,“那我一會能去花園轉轉嗎?”

“去吧。”陳側妃自己並不出院子,倒是不拘著兒。

沈錦這才上丫環到外麵看花去了,等沈錦離開,陳側妃臉上的笑容就消失了,看著兒繡的帕子,緩緩嘆了一口氣,這才把剛剛未說完的話說完,“都怪我不爭氣不得王爺喜歡,才使得錦娘小小年紀就要想辦法去討好別人,許氏……算了。”

瑞王爲當今聖上唯一的同胞弟弟,王府不僅建得很大還很漂亮,沈錦最喜歡的是建在湖中央的小涼亭,特別是六月份的時候,池子裡的荷花剛開,格外的可。

不過今日有些不巧,亭子裡已經有人了,正是王妃的嫡長姐沈琦,沈錦一時有些猶豫,不知該不該上前打擾,倒是沈琦邊的大丫環主過來,邀了沈錦進去。

“來了怎麼也不過來?”沈琦見到沈錦就招了招手,坐到邊,親手拿了塊山藥紅豆糕放到沈錦手裡才問道。

沈錦剝開外麵那一層糯米紙,笑著說道,“因爲不知道大姐在幹什麼,我怕擾了大姐的興致。”

沈琦聞言一笑,是家中的老大,下麵妹妹就有四個,就這個三妹妹脾氣最是溫和小心,就像是原來養過的小白兔一樣,不僅綿綿的膽子還小得很,不過也怪不得,誰讓府中的陳側妃就和個明人似得,輕易不出院子。

王妃小廚房做的糕點味道極好,山藥紅豆糕還帶著點香味卻毫不膩,沈錦吃的開心,一小口一小口的,眼睛都變彎彎的了,沈琦見了覺得那些煩心事都沒了,等沈錦吃完以後,又給拿了一塊。

換來沈錦甜甜地一笑,“謝謝大姐。”

沈琦了沈錦臉一下,果然綿綿的,“吃吧。”

“原來是大姐和三妹妹在這裡躲著說悄悄話。”沈梓老遠就看見沈琦和沈錦了,當即帶著妹妹沈靜過來,沈梓一大紅的散花長,頭戴純金簪,那簪上鑲嵌著耀眼的紅寶石,明明是華豔的打扮卻不會顯得庸俗,反而襯著沈梓多了幾分奪目的,不難想象,等沈梓是再大上幾歲是何等的傾國傾城。

而走在沈梓右後側的沈靜一碧長,頭戴明珠步搖,雖沒有沈梓那樣耀眼,卻多了幾分俏。

見到兩人,沈錦趕放下吃了一半的糕點站起,先道,“二姐姐、四妹妹。”

和沈梓和沈靜比起來,沈錦清秀的容貌就不夠看了,隻是隨了生母,皮又白又又的,而且長了一雙圓溜溜的杏眼,在全部是桃花眼的沈家格外難得,特別是的眼睛水潤潤的格外清澈,像是要把人的心都看了,乍一看不如其姐妹,可是卻很招人疼,看久了越發的順眼漂亮。

幾個人打了招呼後才坐了下來,沈琦吩咐丫環給兩人端茶後才說道,“廚房新作了幾樣點心,你們也嚐嚐。”隻是說了這麼一句,也沒有像對沈錦那樣親手拿了給了們吃。

“謝謝大姐姐。”沈靜先拿了一塊花型的糕點,笑道,“還是母妃那的人手巧,這糕點做的真好看,讓人都捨不得下了。”

沈錦隻當沒聽說沈靜話裡的意思,拿過剛剛吃了一半的糕點繼續坐在一邊慢慢啃著,偶爾還點碎渣子去喂湖裡的魚,看著一羣漂亮的魚爭搶特別有意思,就像是家裡這些姐姐妹妹一樣。

沈梓端著茶喝了一口,猛地瞧見戴在沈琦腕上那個珊瑚串子,擡頭往沈琦耳上看去,果然是配套的珊瑚耳環,當初聽說宮中賞了一套紅珊瑚首飾來,就撒想管瑞王要過,可是瑞王並沒同意,卻不想竟然今天在沈琦上看到,還這麼隨意戴著。

沈梓的眼神太過骨,不要說是一直小心翼翼注意著周遭的沈錦了,就連對這兩個庶妹不是很放在心上的沈琦都注意到了,眼神往手腕上一掃就明瞭,心中不冷笑,放下手中的團扇,直接取下那串子,拉過沈錦綿綿的手,一圈一圈幫纏上,“我瞧著你上的素了些,這串子就送給你玩吧。”

沈錦心中不暗自苦,都躲到一邊餵魚了,怎麼還能牽扯到,可是此時也不好多說什麼,隻是舉著手腕晃了一下,那紅的珊瑚珠子戴在手上別提多漂亮了,歡快說道,“謝謝大姐了,我一瞧見就喜歡的很呢。”反正這串子歸了,已經把沈梓得罪了,總不好再把沈琦得罪。

“三妹妹還真識貨,這東西在宮中都是難得的珍品。”沈梓著手中的帕子,明明氣急了,臉上偏偏帶著笑容,“你可要仔細收好,莫丟了纔是,怕是側妃也沒見過這般好的。”

這話酸的,沈錦都覺得牙疼,不過二姐還真是喜歡紅的東西,就差把自己打扮燈籠了。

沈琦笑道,“我們這樣的人家,要什麼東西沒有,這東西也就還不錯,丟了到時候我給三妹妹找更好的就是了。”言下之意倒是諷刺沈梓眼皮子淺。

沈梓臉一變,忽然笑道,“大姐教訓的是,不過我聽說母妃正在給姐姐說親事,這東西莫不是母妃專門準備讓……”

沈錦瞪圓了眼睛,怎麼不知道這事,原來大姐要說親事了,等等不太對,這可不是們姑孃家能說的事,被王妃知道了可是要重罰的。

果然沈琦皺眉,沈靜也發現不好,趕拉了拉沈梓的袖,沈梓毫不在意,接著說道,“讓姐姐帶著喜氣的?”

“來人。”沈琦毫沒有氣,麵平靜地說道,“把二妹妹邊的婆子丫環都給我綁了。”說完就站起,沈錦隻覺得今天黴運當頭,沒事出來這一趟做什麼,怕是又要給母親惹禍了,沈琦自然是不怕沈梓他們的,可是沈錦是怕的,而且王妃定不會放過這次機會,不僅二姐邊的婆子丫環,就連許側妃都要罰的。

“大姐你要幹什麼。”沈梓氣的站起來,又急又氣地說道,今天要是被沈琦綁了邊的人,怕是明天就要爲府裡的笑話了。

沈靜趕說道,“大姐,二姐隻是開玩笑,讓二姐給你配個不是,這事就算了吧。”

沈梓看都沒看們,扶著丫環的手往外走去,“二妹妹還是和我去一趟母親那裡。”然後看了一眼沈錦,見沈錦眼睛圓圓的,就像是了驚嚇的小,心裡不了,放了聲音說道,“三妹妹和四妹妹就先回去吧。”

沈錦當即說道,“是。”轉就要往外走,可能是覺得不好,趕停下了腳步,說道,“那大姐、二姐、四妹妹我先走了。”說完等沈琦點頭,才帶著丫環離開了。

沈靜想了一下,決定先回去找母親來救場,暗暗給沈梓使了個眼後,這才離開。

沈錦其實心裡悔得要命,直接到正屋去找陳側妃,顧不得屋中丫環,就鑽進了母親的懷裡,摟著母親的腰,小鼻子聞著母親上淡淡的香味,才真鬆了一口氣,這事還是要先給母親提個醒,陳側妃見到兒一回來就往懷裡鑽,就手把兒輕輕著後背,吩咐道,“李媽去兌杯水來。”

“母親,我剛剛在……”沈錦低聲把事說了一遍,然後把還手上的串子擼下來放到了陳側妃的手裡,問道,“怎麼辦?”

陳側妃心中也暗恨,大姑娘和二姑娘鬥法,怎麼做都好偏偏要把兒牽扯進來,恐怕明日去書房,兒又要委屈了,二姑娘也是個不長記的,許側妃再寵,這後院當家做主的也是王妃。

不過此時卻不好再這麼說,免得嚇到兒隻是說道,“不要怕,今天的事和你沒什麼關係,這珠串既然是大姑娘贈的,你就戴著好了,我還沒見過這麼漂亮的珊瑚串子,正好配你新做的那條鵝黃子。”

沈錦從母親懷裡出來,端著水喝了半杯下去,“我也覺得很漂亮呢,對了那個山藥紅豆糕很好吃。”

“傻丫頭,喜歡的話今天就讓廚房做些送來。”陳側妃了兒的耳垂,笑著說道。

沈錦剛想再說幾句,就見李媽從外麵進來了,眼中出幾分擔憂,“夫人,王妃派人請三姑娘過去,說是要問幾句話。”

“母親?”沈錦咬著的脣。

陳側妃拍了拍的手,“別慌,王妃問什麼話,你照實說就是了。”想了一下還是不放心,起牽著兒的手,“我陪你一起去。”丫環的話當一回事,如果這樣的算好,那王府裡的繡娘繡出來的算什麼?倒是陳側妃聽見丫環的聲音掀開簾子進來了,說道,“可繡好了,讓我瞧瞧。”“母親。”沈錦聞言讓開了位置,有些不安地問道,“也不知道母妃會不會喜歡。”“傻丫頭。”陳側妃看了屋中一眼,讓伺候的人都下去,就留了的李媽,才拉著兒的手說道,“王妃出趙家,又嫁給了瑞王爺,什麼樣的好東西沒見過?你就算繡的再緻又能如何。”沈錦咬了下脣,一下子就明白了母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