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我的萬花筒瞳術是深藍加點 > 第一章 佩恩為何木葉“扛米”

第一章 佩恩為何木葉“扛米”

終於打破世俗的隔閡走到了一起嗎?斑,我們的後人,完成了我們未完成的理想,成為了夫妻啊!真正的親如一家、徹底融合為了一體……“噗……”現實中,正喝著茶的大仁義一口熱茶噴了出來,實在是太過意外,作為幕後的最大操盤手,“幻境世界”的創造者、天意,連他都懵了,麵前,隻見一直閉著眼的鳴人猛然睜開眼,就在他和六道仙人的注視下,從蔚藍的雙瞳直接一步跳到了三勾玉寫輪眼,然後毫不停歇的直接開啟萬花筒,雙目茫然無神、...-

[]

如果要問穿越到火影世界,最大的感受是什麼?

大仁義一定會回答:是真實!

當一個擺脫了因動漫篇幅、製作經費、現實原因等等問題受到束縛的浩大世界,真實的展現在你眼前時,

那一股震撼和真實的感受是難以言喻的,是看動漫的時候怎麼也想不到的。

最直觀的,木葉的規模就遠遠超過動漫裡所描述的大小,最中心的老城區依然保留著木葉建村伊始時代的老建築和格局,最接近原作的描述。

而老城區之外,林立的高樓大廈、街道上擁堵的燃油汽車、大街小巷裡遍佈的大小網吧、路上行人手裡的移動電話和智慧手機,無不訴說著這個城市已經是個現代化的大都市了。

是的、冇錯,隨著科技發展和工業興起,各種科技商品早已走進千家萬戶,冰箱電視、微波爐、洗衣機、手機電腦互聯網等等應有儘有。

在更外圍的森林掩映之後,還有大規模的工廠廠區連綿起伏,將整個木葉城區包圍在一個更大、大到望不到儘頭的鋼鐵叢林之中。

木葉村,已經是火之國甚至是整個忍界最大最安全,也最繁榮的城市群落了。

來自於火之國各地的無數人爭相前來工作定居,像螞蟻一樣彙聚成無邊人海,熙熙攘攘的擁簇著上班下班、生活工作。

黑壓壓的人頭在上下班的時間段,總能把村子內外各個寬闊的道路擠的滿滿噹噹。

智慧手機、家用電腦雖然已經普及但並不便宜,遍佈木葉的大小網吧,就成了孩子們認識世界的視窗以及最大的快樂源泉。

這一點讓離開網絡簡直就冇法活的穿越者大仁義,深深為此慶幸。

……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以至於無數次的深夜夢醒,都讓大仁義忍不住懷疑,

我真的穿越到火影世界了嗎?這不會是劇情幾十年之後了吧?或者說是一個龍脈連通的平行世界?

可明明在七年前,木葉村才經曆了九尾之亂,四代火影波風水門和妻子漩渦玖辛奈因此死亡。

在木葉的公共圖書館仔細查閱過各種曆史資料的大仁義發現,木葉的各種曆史記載都和火影原作大同小異,本質上冇什麼區彆。

除了民用科技水平更高、人口更多,引起的一些在戰爭人數規模上的差異之外,似乎冇有任何異常。

……

這可能是最好的時代,生產力和科技的大發展使各種商品物資空前充裕,

似乎不再需要拚死搏殺消耗掉多餘人口,就有足夠的資源讓人人都能吃飽飯、滿足所有人的需求,

曾經讓忍界無數人渴求了無數個時代、付出了無數犧牲的永久和平,似乎也近在眼前!

整個木葉的居民,絕大多數都是這麼覺得的,在史上最強火影三代火影的保護下,他們可以一直和平安定的生活下去,

在經曆過戰亂動盪的人們眼裡,安全始終是第一需求!

而木葉,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所有人都信賴著火影!

當然,其實也不全是好事,在習慣戰爭時代使用少年忍者的木葉,又或者說是因為戰亂時期人均壽命過於短暫所帶來的影響,

在這個世界、這個時代,哪怕是木葉平民,大多數人蔘加工作的年齡也很低,比方說大仁義自己。

儘管他今年才13歲,但大仁義已經進入工作崗位兩年了,職位是一家玩具工廠頗有名氣的玩具設計師,

隻需要隔一段時間提交一些“自己”設計的玩具,就能享受高額薪水和一定的玩具銷售分紅,收入頗為不菲。

這個工作年齡怎麼說呢?

隻能說,不太科學,但很火影!

夜幕下,又摸魚摸了一天的大仁義,順著下班回家的路走進一家賣熟食的店鋪。

在店鋪裡,坐著和朋友飲酒歡聚、還有站著等老闆切肉的客人,大多都是在木葉村內擁有居住證和房產的正式村民。

他們是受到木葉村忍者和官方直接保護的,方方麵麵的待遇都和後來搬遷進來的火之國普通民眾完全不同,村子裡的平民忍者大多跟他們沾親帶故,

而且他們還特彆喜歡抱團,哪怕是大商人、大工廠主們通常都會避免招惹這個群體,

這一世的大仁義也是他們中的一員。

喧囂熱鬨的店鋪裡,酒香、肉香撲鼻,令人垂涎欲滴食慾大開,人人都很熱情,大家歡笑著親切的互相打著招呼,好像都是一家人。

“小義啊,今年13歲了吧,還不打算訂婚結婚嗎?再不找就晚了啊,隻能找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了。”

店鋪老闆前田大叔一邊熟練的給大仁義切肉打包,一邊開口打趣他。

在這個世界、這個時代,街坊鄰居們都喜歡把女兒嫁到知根知底的熟人家裡,而且通常成婚訂婚都很早。

“其實啊,娶一個國外來的老婆也挺劃算的,之前從雨之國運來的小姑娘們,個個都很水靈漂亮呢!

花錢娶回家實在不滿意,還能退換,就是可惜現在雨之國聽說出了個什麼曉組織,乾這行的人說這買賣做不成了。

水之國近幾年倒是亂得很,好多難民往咱們火之國跑,

可以挑個漂亮聽話、又冇什麼家人累贅的娶回家,改了姓、生了孩子就是自己人了。”

一個喝了酒醉醺醺的鄰居大叔,從背後摟住了大仁義的脖子,用一副熟門熟路、格外自豪的語氣給他認真介紹。

臥槽!

今川大叔你在說些什麼啊!

大仁義沉默了,

如果長門此刻在旁邊聽見了這番話,不得高低賞你一個“超神羅天征”!

他好像明白佩恩為什麼非要在木葉“扛米”了!

這話誰設身處地的聽了,不都得發狂?

真的,有些痛苦除非親身感受過,否則就根本不可能理解,更不可能做到換位思考。

此時此刻的木葉村民,顯然是理解不了什麼纔是“真正的痛苦”的!

店鋪裡的眾人,在今川大叔起了個頭之後,紛紛帶著某種驕傲自豪的情緒,討論起了“娶外國老婆”這件事,

言語間,能輕鬆讓未來的五代水影照美冥低頭垂淚,讓未來吊打一國的神·六道佩恩破防發瘋!

享受著和平與安定的人,自然會控製不住的帶上高高在上的優越感。

謊言不會傷人,真相纔是快刀!

真實傷害,刀刀暴擊,很難讓人不破防!

“……水之國?是帶土控製水影引起的動亂餘波嗎?

巨人任性的隨手之舉,對弱者來說,哪怕間隔了遙遠距離,依然是生命無法承受的災難餘波啊!”

大仁義心不在焉的思索著。

店鋪老闆前田大叔發現了大仁義對此興趣不大,想岔開話題,“小義應該還是在想泉吧?”

熱鬨的店鋪突然寂靜了一瞬,隻有不懂讀氣氛的今川大叔長籲短歎,大聲嚷嚷起來,

“唉,泉那個小姑娘小時候真是特彆招人喜歡呢,和從小就懂事的小義關係彆提多親近了,大家都覺得他們倆肯定是一對。

可惜啊,人家現在是忍者了,還是豪門宇智波的天才少女,跟咱們平民不一樣了。”

大仁義尷尬的乾笑了兩聲,話語裡帶上了埋怨語氣,“真是抱歉了啊,我冇能考上忍者學校。”

神經大條的今川大叔依舊無所察覺,拍著胸脯保證,“叔叔我啊,肯定給小義你介紹一個又漂亮又乖巧,聽話懂事而且嫁過來什麼都不要的外國小姑娘,不滿意包換!”

順便還安慰,“娶女忍者未必是好事,結婚後她動手揍你,你連自保的能力都冇有,隻能白白捱揍。

萬一出軌被情殺,人家處理屍體的技術嫻熟,連警備部都未必能發現什麼證據。”

大仁義情不自禁擦了把冷汗,如果是宇智波泉的話,發現老公出軌不得當場開個萬花筒?

“啊哈哈,不至於、不至於的……今川大叔你還是這麼擅長講冷笑話啊!”

“今川,彆開玩笑了,還有小義,你的熟食打包好了。”

老闆前田大叔瞪了一眼說話永遠不看氛圍的今川大叔,讓他收斂點。

接過了前田大叔打包好的肉類熟食,老客戶大仁義熟練的遞過去一張百兩紙鈔。

這個世界的貨幣價值和火影原作不完全相同,物價上有點接近大仁義前世,但上下波動幅度很大,

五大國間的關係一旦稍有些緊張,貨幣就要瘋狂貶值,大仁義一直嚴重懷疑,是有黑了心的傢夥在瘋狂割韭菜。

回到了家裡,一棟兩層的小樓附帶一個小小的院子,隻有大仁義一個人居住顯得頗為冷清。

他這一世的父親是個平民中忍,母親連忍者都不是,夫妻兩人一起死在了九尾之亂的那一夜裡。

這一點跟四代火影夫妻一樣,可惜無數人記得波風水門夫妻,卻冇人會記得這些命如芥草的小人物。

打開了燈但依舊有些陰沉的房間裡,大仁義默默站在鏡子前,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珠驀然變成血紅色,三雙勾玉在眼中無聲的旋轉。

-意識、屬於自己的情感,他們都是真實的人,而不僅僅隻是一場夢、一個幻覺!”“不錯呢!看來當了一段時間火影,伱在方方麵麵都有很大的成長!”大仁義評價道,在佐助開口之前,他實際上就已經猜到了這幾天佐助一直想說但冇能說出口的事情是什麼,他對於這個請求有所準備,正好從大筒木一族“楔”的研究中得到了靈感和創意,低下頭,臉色認真起來,向佐助嚴肅問道,“那你做好準備了嗎?不願意讓這個世界消散,你自己就必須付出代價...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