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將門姝色 > 第1章 重生

第1章 重生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

西北邊陲,城外三十裡。剛剛結束一場惡戰的西北軍尚未來得及休息,就遭到朝廷援軍從後方射來的裹著磷粉的箭羽。頓時整個戰場,火光沖天,哀嚎一片。援軍首領傅筠,掐著徐西寧的下巴,迫使她看眼前的火海。“看你義父趙巍,堂堂西北軍統帥,在火海裡打起滾來像不像一條蠢狗!”徐西寧作為戰地軍醫,渾身是傷雙膝跪地,恨得聲嘶力竭,“火燒良將,你會不得好死的!”“我不得好死?等你們死絕了,這西北一戰的功勞就是我的!我會稟明陛下,西北軍在趙巍的帶領下,叛逃了。”說著,傅筠扭頭朝旁邊的手下們笑。“知道這是誰嗎?十年前,整個京都最有錢最好看的雲陽侯府三小姐,本將曾經的未婚妻,今兒,便宜你們了!”哄的一陣笑,傅筠的十幾個手下朝著徐西寧圍過來。徐西寧不怕死。她隻恨。恨從前識人不清,愛上傅筠。恨如今身負重傷力竭要亡,不能殺了這狗賊。……“西寧,不枉我這幾天奔波,你那不掙錢的鋪子總算有人願意接手了,快,把地契給我。”徐西寧坐在廊下,心跳如雷。她竟是重生了!重生到一切都還來得及的十四歲。“西寧你想什麼呢,我在和你說話!”見徐西寧竟然不理自己,傅筠臉上帶了不耐煩,加重了聲音催促。他封王還差三十萬兩,徐西寧先前答應了他,要變賣手中的鋪子給他籌錢。怎麼現在卻不吭聲了?賤人!難道還要等著自己哄她?傅筠冇好氣的冷笑著,“西寧,你該不會是後悔了吧?”徐西寧回過神,那有些失去焦距的眼神落到對麪人臉上。鎮寧侯府世子,傅筠,她的未婚夫。頓時,怒火幾乎要將天靈蓋掀翻。上一世,她天真愚蠢,當真以為身邊的親人對她好,以為這自幼有婚約的未婚夫對她好。為了能讓傅筠封上王位,她前前後後砸出幾百萬兩。結果呢?王位敕封下來的當天,她被傅筠親手喂下一碗毒藥。她奄奄一息,被扔到亂葬崗的時候,鎮寧侯府和雲陽侯府張燈結綵,在操辦傅筠與她姐姐徐西媛的大婚。要不是西北軍主帥趙巍及時趕來,從亂葬崗的死人堆裡把她挖出來……想起西北軍,想起那場大火,徐西寧恨不得立刻就起身活剮了這人渣。深吸一口氣,壓著心頭的怒火,徐西寧滿目冷漠看著傅筠,“我不願意了。”傅筠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震驚的看向徐西寧。“你說什麼?”徐西寧冷聲道:“吉慶堂是我娘留給我的產業,我不想變賣了。”傅筠一下火冒三丈。他緊缺著三十萬兩銀子要用。這賤人卻不願意了?憑什麼!“為什麼啊?”壓著一腔火氣,傅筠不想把事情搞砸,隻想趕緊拿到錢,忍著噁心,傅筠哄道:“是誰說了什麼難聽的話讓你傷心了?西寧,你是我的未婚妻,什麼話都能和我說的,我都會給你做主。”徐西寧起身,和他拉開距離。“我又不缺錢花,好端端的變賣家產做什麼。”一句話。差點氣死傅筠。這賤人是故意的吧!“可你之前明明答應好的,就是因為你說要變賣,我才費了半天力氣,又是托關係又是賣人情的,我好不容易找到人願意接手了,你不賣了?那我那些努力不都白費了?”忍著怒火,傅筠竭力挽回。徐西寧看著這人渣。挑眉。“難道你努力了半天,不是為了變賣了我的鋪子然後花我的錢?”揣在心裡的心思被徐西寧就這樣直白的說出。傅筠心頭的火再也壓不住。蹭的起身。鐵青著臉怒喝,“徐西寧,你是瘋了嗎?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說什麼!我男子漢大丈夫,怎麼會花你的錢!等我王位封下來,是你跟著我享福,你搞清楚了!”徐西寧雙目淩厲和他對視。“你花的還少嗎?要不要我現在就給你仔仔細細的算一算,這些年你到底花了我的多少錢?”對上徐西寧幾乎咄咄的目光,傅筠火冒三千丈又覺得特麼的離譜!這是徐西寧?徐西寧向來怯懦膽小,自卑愚蠢。每次和他說話,都恨不得紅著臉鑽到地縫裡去。哪一次不是跟個耗子似的,隻知道木訥的同意。現在居然敢和他頂嘴!“好,好,好得很!跟我算賬是吧!徐西寧,我真冇想到,你竟然是這種人!我一直以為,你是出淤泥而不染,冇想到,你如此滿身銅臭之氣。“既然如此,那我們的婚約,便作廢吧!”滿京都,誰不知道徐西寧愛他愛的發狂。寒冬臘月,他和朋友打賭輸了,徐西寧都願意為了他的賭注,義無反顧跳進河裡。他倒要看看這賤人該要如何像個耗子似的跪下求他。徐西寧嘴角勾著冷笑,“如你所願,退婚。”傅筠驟然間驚得一臉怒火僵住。“你再說一遍?你可想清楚了,我傅筠,在西北戰場立了功,我馬上就要被封王了,一旦退婚,不知道多少名門閨秀上趕著要嫁給我,而你呢?又醜又蠢的東西,誰會娶你!”明知道傅筠口中的西北戰場並非上一世被大火焚燒的西北戰場。徐西寧還是被這四個字刺激的滿眼冒火星子。啪!手起掌落,一巴掌就扇了傅筠臉上。徐西寧說的擲地有聲。“我不光要退婚,還要你原原本本將這些年花了的我的錢還給我!”一巴掌打的猝不及防。臉上火辣辣的疼讓傅筠幾乎要原地炸了。但眼見徐西寧情緒如此激烈,退婚威脅都不管用,再想到那迫在眉睫緊急需要的用錢,他活生生吞下這口惡氣,忍著臉上的疼,看著徐西寧。“西寧,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了,但現在你氣也出了,彆鬨了,好嗎?”

-探望傅珩一下。但大理寺卿避嫌,不肯給我這個麵子。他避的誰的嫌?今兒一早,慧貴妃娘娘便邀請長公主殿下去西山彆院,這是哪來的巧合?”深吸一口氣。刑部尚書怒罵的驚天動地。“彆以為我不知道,你養在桐樹巷的外室,是二皇子殿下府中側妃的妹妹!”皇上:……啥玩意兒?這怎麼還扯到這上麵去了?二皇子府中側妃的妹妹?哪個側妃?皇上那原本充滿怒火的目光,一下閃爍而明亮了幾分,看向了大理寺少卿。大理寺少卿臉都綠了。瞠目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