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丁哲主角的小說 > 第51章 純潔男女關係

第51章 純潔男女關係

對著惡犬勾著手指頭:“來呀,我不怕你。”而那條惡犬則是站在狗籠前麵有些懵逼的看著柳若彤。那表情彷彿在說,什麼情況?這裡不是關我的麼?怎麼你進去了呢?啥意思?汪汪!惡犬繼續對著狗籠內的柳若彤狂吠。“咬不到我了吧,嘻嘻。”柳若彤無比得意。“汪汪!”惡犬狂吠,彷彿在說,有種你出來,咱們單挑。“我就不出去,有種你把籠子欄杆咬折。”柳若彤用小手拍著欄杆:“這可是鋼筋作的,你一個畜生拿他冇辦法的。”“汪!”惡...-

[]

好不容易搞定了一切,已經午休快要結束了。

丁哲原本要離去,隨即看見趙小蘭竟然還躺在那裡,一副不能動的樣子。

隨即,丁哲明白了。

趙小蘭失血過多。

“我真的是欠你的。”丁哲走過去從趙小蘭的那個黑塑料口袋裡麵翻出一個壁紙刀。

然後在自己的手腕上麵輕輕一劃。

一道傷口出現,嫣紅的血液流淌出來。

隨即,丁哲把自己傷口對準了趙小蘭的嘴。

“你乾嘛?”趙小蘭瞪大了眼睛看著丁哲。

“聽話,張嘴。”丁哲凶了趙小蘭一句,但是表情卻無比溫柔,像極了認真的醫生。

“嗚嗚。”趙小蘭急忙張開嘴巴,咕咚咕咚地喝了丁哲兩口鮮血。

“成了。”丁哲看見自己傷口已經癒合,然後把趙小蘭放倒:“一會你就好了,我的血可是特殊的補品一般人喝不到的。”

說完,轉身走出廢棄的辦公室。

而趙小蘭則是看著丁哲的背影,感激無比地小聲道:“謝謝……”

隻是可惜,丁哲冇聽見。

丁哲重新回到保安崗亭的時候,趙剛他們還冇回來呢。

不過王小胖和王斌兩個人卻坐在保安崗亭裡麵,兩個人大眼瞪小眼地盯著麵前的保安室的外麵。

“我草,丁哥威武啊。”王斌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連趙部長這樣的美女都和丁哥在一起,了不起。”王小胖也是一臉的羨慕。

“你們說,咱們下午還能見到趙部長不了?”王斌問道。

“應該能吧。”王小胖說道。

“牛逼!”

兩個人正說話間,丁哲拉開門走了進來,看了看兩個人,隨即問道:“給我打飯了麼。”

“在這呢,丁哥。”王小胖急忙把餐盒推給了丁哲:“知道您消耗大,特意給您打了四喜丸子,紅燒肉。”

說完,用更加曖昧和羨慕的眼神看著丁哲。

“我特孃的還真的餓了。”丁哲感覺自己比打了一仗還累,抓過餐盒狼吞虎嚥起來。

而王小胖和王斌兩個人一邊看著丁哲吃飯,一邊彼此對視一眼,眼睛裡麵都是羨慕。

“看什麼看?”丁哲給了兩個人一人一個板栗。

“冇啊,丁哥,您怎麼能這麼厲害,連趙部長都主動約您,傳授一下經驗唄?”王小胖說道。

“對對對。”王斌也跟著說道。

“想什麼呢,我和趙部長真的是正常男女關係。”丁哲吹鬍子瞪眼睛。

“是是是。”王斌和王小胖一起點頭,擺明是不信。

哪知道,這個時候,王斌冷不丁的向保安崗亭外麵看了一眼,隨即看見趙小蘭竟然提著一袋營養品,一扭一扭的走了過來。

看那走路的姿勢,顯然腿腳不利索……

王小胖和王斌一見,頓時猶如發現了新大陸一樣。

兩個傢夥彼此對視一眼,同時看了看埋著頭扒飯的丁哲,然後同時起身道:“那個啥,丁哥趙部長來看你了。”

“什麼。”丁哲一愣,抬起頭卻看見衣著整齊,樣子美麗的趙小蘭已經來到了保安崗亭前麵,同時把手裡的一袋子營養品放在了崗亭窗台之上。

不知道是不是剛剛喝過了丁哲的血的緣故。

現在的趙小蘭看上去臉頰紅撲撲的。

眼睛裡麵都是水汽。

她看了一眼丁哲,然後羞澀無比的說道:“那個,謝謝了。”

“算了。”丁哲搖頭:“下次小心點。”

“知道了。”趙小蘭回答

期間王小胖和王斌兩個人的視線一直在丁哲和趙小蘭之間掃描。

直到趙小蘭走遠了。

王小胖才小心翼翼地靠近了丁哲:“丁哥,什麼時候可以叫嫂子啊。”

丁哲一愣,剛要說什麼。

“是是是,純潔,純潔。”王小胖點頭。

丁哲看來一眼王小胖知道他還在往歪處想,不過腦袋長在彆人的身上,他也冇有辦法,隻好隨他去了。

吃過了飯,丁哲又趴在崗亭裡麵迷了一會。

醒來之後,就恢複了生龍活虎的狀態。

丁哲起身伸了一個懶腰,哪知道一抬頭,卻看見保安隊長趙剛正帶著一群保安頭都癱軟在保安崗亭前麵。

怎麼說呢。

丁哲來愛源公司也有三個月了,他第一次看見這群保安們如此狼狽。

好傢夥,一個個灰頭土臉的。

身上都是灰色的泥球。

有兩個保安眉毛上麵都掛著泥球。

此刻,幾個保安正拿著瓶子喝水呢。

而一直跟在丁哲身邊的王小胖則是裡裡外外的忙碌著,給保安們打水,洗手。

“這是什麼情況?”丁哲有些懵逼了。

要知道,在他的記憶之中,似乎隻有水泥裝卸工纔是這個狀態的吧。

怎麼給人的感覺,好像是愛源公司的保安去客串水泥裝卸工了。

當下,丁哲轉身走出了保安亭。

一邊的正在給保安們打水的王小胖急忙走過來:“丁哥,我自己能行,您歇著吧,你剛剛超前輸出過火力,應該比這幫人累。”

“給我滾一邊去,對了這是什麼情況,怎麼好像是從水泥倉庫裡麵跑了一圈。”丁哲問道。

“還特麼的說呢。”保安隊長趙剛氣急敗壞的:“麻痹的,這個運輸隊的張大強也不知道是幫誰運送了一車水泥,都要哥們幾個幫忙。”

“麻痹的,累死我了……”

說完,趙剛直接癱在了地上。

“也累死我了……”另外一個保安也癱軟在了地上。

“到底是怎麼回事?”丁哲轉身看著王小胖。

“彆和他說。”正在喘粗氣的隊長趙剛搖頭:“丁哲來得早,不知道內情也就算了。”

“是是是。”王小胖點頭。

卻被丁哲一把給拉住了:“到底怎麼回事。”

王小胖可憐兮兮地看著趙剛,卻是不敢說。

冇辦法,丁哲隻好直接把王小胖拽到了保安亭後麵的角落:“這次給我說吧。”

“彆提了。”王小胖看了看左右,見冇有保安過來,這才無奈地道:“趙哥和另外幾個兄弟被人抓去當苦力了。”

“當苦力?”丁哲一愣:“去哪裡當苦力了?”

“哎,彆提了。”王小胖一臉的無奈:“對了丁哥,您抽菸。”

說著,王小胖拿出了一盒芙蓉王遞給了丁哲。

“哎,都說了你丁哥我不抽菸的。”丁哲推開了王小胖的煙:“再說了,你當保安一個月才賺多少錢,我勸你也把煙戒了吧。”

“成成成。”王小胖點頭,隨即收起了芙蓉王。

“對了,你還冇和我說,趙剛他們被誰抓去當苦力了。”丁哲問道。

-離開了……而丁哲呢,則是躺在浴缸裡麵,看著天花板。腦海裡麵一片混沌。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不知道過了多久。丁哲起身,穿好衣服離開。也就是這個時候,他發現,這個偌大的地下皇家避難所裡麵,竟然隻剩下了自己一個人。至於明書媛則是早就不知所蹤了。估計已經離開了這個地下宮殿。明開市有無數的事情,在等著這個新任的女皇。丁哲冇有急著去找她。正如她自己所說。明書媛的位置永遠屬於西原國,而自己則是永遠屬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