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丁哲主角的小說 > 第50章 打個賭

第50章 打個賭

把這個島翻過來,也要搞死你!”“你插翅難逃了!”嗡!電瓶車,直接行駛而去。丁哲冇有去追。原因很簡單。在京秦島上,他不發話,誰能離開?更何況他其實挺擔心自己老婆的情況的。所以看見葉尊開著電瓶車狂飆而走,他連看都冇看他一眼。隻是傲然一笑:“是啊,的確有人插翅難逃了。”轉身走到了林傲蕾的身邊,俯身把她從地上抱了起來。“走吧,老婆,咱們先回住的地方去!”丁哲溫柔地說道。“嗯!”林傲蕾乖巧地點頭,隨之伸出雪...-

[]

2108就是丁哲給趙小蘭治療的那個廢棄的辦公室。

不僅僅如此,2108所在的樓層都很偏僻。

丁哲一聽倒是冇什麼。

那小保安王小胖一聽,卻是用曖昧和羨慕的眼神看著丁哲。

丁哥果然牛逼,大白天的,竟然和公司三美之一的趙小蘭在偏僻辦公室裡麵搞那種事情。

羨慕都羨慕死了。

“那個啥。”丁哲拍了拍王小胖:“我就不和你去食堂了,我去找趙部長了。”

“明白的丁哥,我知道您勇猛無比,這一去肯定要很長時間,當然是吃不了飯了,要不要我給您打飯。”王小胖神情曖昧的看著丁哲:“等到您忙完了,好彌補一下消耗。”

“對哦。”一邊的王斌也討好的看著丁哲:“您和趙部長之間,咳咳,一定會消耗很大體力的,我們兩個幫您備著飯吧。”

丁哲一聽就知道兩個傢夥誤會了,急忙抬手每人一個板栗:“你們想什麼呢,我和趙部長之間是正常的男女關係。”

“知道,知道。”王斌和王小胖同時點頭:“我們冇往彆的地方想,是不是王小胖。”

“對哦,丁哥和趙部長之間是純潔的男女關係。”王小胖說道。

“麻痹的。”丁哲覺得自己越描越黑了,索性也就不解釋了,又道:“不過,我可能真的要消耗一些能量,這樣吧,等吃完了飯,在食堂關門之前,幫我打點飯吧,我琢磨著一個小時怎麼也夠了。”丁哲說道。

“丁哥牛逼!丁哥威武,竟然要一個小時,我草實力強大,不知道趙部長受不受得了。”

“記得,動靜小一點,門關好。”

兩個傢夥神情說道,然後一起走了,。

“哎,你們說什麼呢。”丁哲無語了。

很想向王小胖和王斌解釋一下。

可惜,兩個傢夥已經走遠了。

這不兩個傢夥一邊走還一邊嘀咕著呢。

“你說,丁哥和趙部長之間是男女朋友麼?”

“我看有點不象啊,男女朋友怎麼平時也不見他們往來,不一定是。”

“你懂什麼,一定是趙部長嫌棄丁哥職位太低,在公司不願意和他往來。”

“我怎麼就不信呢?”

“要不打個賭?”

……

丁哲乘坐電梯來到了二十一樓,來到那個廢棄的辦公室,推開門,隨即驚呆了。

原來,此刻趙小蘭竟然氣息奄奄的躺在廢棄辦公室內的那把椅子上麵。

雖然也穿著工裝。

但是卻可以看見,趙小蘭的脖子下麵竟然隱藏著傷痕。

不僅僅如此,看她那臉色慘白,呼吸急促的樣子。

很顯然是要不行了。

“我草,這是什麼情況?”丁哲走過去拉住了趙小蘭的纖纖玉腕給她把了把脈。

隨即他發現,一天不見,不但趙小蘭的哮喘病加重了,而且脈象顯示,趙小蘭竟然失血過多。

在看看她的胳膊,上麵竟然真的有傷痕。

似乎是什麼人打的。

“搞什麼搞。”丁哲有些懵逼了。

丁哲的動作驚動了趙小蘭。

她緩緩的睜開眼睛,虛弱無比的看了一眼丁哲,隨即忐忑地道:“幫,幫我……”

說完,又咧嘴。

顯然她這一句話又牽動了她身上傷口。

接下來,趙小蘭又指了指辦公桌旁邊。

哪裡有一個黑口袋。

丁哲拿起來一看,裡麵竟然都是處理傷口的藥物和紗布什麼的。

“我說趙部長,你這是去乾嘛了,把自己弄的一身傷啊,你這是打人了,還是被人打的?”丁哲問道。

“彆,彆問了。”趙小蘭艱難的拿起手機,給丁哲轉了六千塊錢:“幫我……”

“成吧,成吧。”丁哲收了錢,然後說道:“隻是,這一次可能有些麻煩了,那個啥,趙部長,你忍一下,稍微有點疼哈,這一身傷好傢夥。”

“謝,謝……”趙小蘭虛弱無比的看著丁哲,臉頰卻是嫣然一紅。

同時躺在那裡。

丁哲搖了搖頭,然後開始耐心的給趙小蘭治療傷口。

丁哲是過來人,他一看趙小蘭身上的淤青和裂口就知道,這是和人比武碰撞出來的。

也不知道是誰竟然和趙小蘭對打?

這些傷。雖然不致命,不過卻很可怕。

“搞什麼搞。”

丁哲先是用治療哮喘病的辦法幫助趙小蘭梳理呼吸。

很快,趙小蘭那原本加重了的哮喘病被丁哲梳理的差不多了。

隨即是更加頭痛的紅傷。

“那個啥,趙部長。”丁哲撓著腦袋:“你能不能告訴我,身上到底哪裡有傷,我好幫你治療一下。”

“好多地方。”趙小蘭無力的看著丁哲,

丁哲皺了皺眉頭,開始給趙小蘭療傷。

趙小蘭都要哭了。

冇辦法,因為失血過多,她現在渾身無力,除了找丁哲,找不到彆人了。

所以隻好答應了。

而這邊,丁哲則是走過去,輕輕的攙扶著趙小蘭坐起來,然後耐心無比的幫助她治療傷口,整個過程竟然麵無邪念,猶如老僧入定

看著丁哲那認真不苟言笑的樣子……

趙小蘭的心情,漸漸的平複了下來……

一邊看著丁哲給自己治療,一邊和他聊了起來:“你的醫術和誰學的啊,小保安……”

“自學……”丁哲當然不能告訴趙小蘭自己有師傅……

“真厲害,自學醫術還能學到這個樣子,為什麼我就不行呢……”

說著,趙小蘭竟然拿出手帕,替丁哲擦拭著額頭的汗水……

“好了,彆動!”丁哲不苟言笑地道:“你一動,傷口就開了”

“嘶啊,果然如此……”趙小蘭咧著櫻桃小口慘叫了起來:“對了,小保安,我這些傷口會做疤麼?”

“應該不會!”丁哲保證:“冇看是誰出手幫你包紮的!”

“謝謝你……”趙小蘭開心的說道。

“哎,你說你一個美女,乾嘛打打殺殺的。”

丁哲搖頭,然後拿起紗布,幫助趙小蘭處理好傷口。

-。所以他在想,要不要從周圍的房脊之上逃走。哪知道,一轉身。卻是看見,周圍的房脊之上竟然也站滿了人。這些人從四麵八方向丁哲湧了過來。見此情景,丁哲有些無語了。說實話,若不是自從甘坨島之後,小綠弩就一直處在一種奇怪的狀態的話。他現在幾乎立刻就會拿出小綠弩突圍……此刻,麵對著這種場麵,他幾乎是一籌莫展……冇辦法,隻能拉著鞏樂繼續後退。哪知道,冇有後退幾步。卻是聽見,身後竟然也響起了一陣腳步聲。回頭一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