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毒女輕狂,冷麪殿下輕點寵 > 第一章 我有的你也得有

第一章 我有的你也得有

她一條心了。都怪那賤人!不但搶走了她的親人,現在竟然連三殿下也要跟她搶!她跟她就是上輩子有仇!趙雅然再也受不了這裡的氣氛,轉身離開!三夫人連忙追上,雅兒可不能回去做傻事!趙老爺子首先回過神來,“今天的事,誰也不許說出去!還有,白五姑娘如今幫了我們趙家太多,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人寒心!”在場的人明白他在說什麼,紛紛點頭,“兒子兒媳省得。”趙老爺子環視一圈,冇有在人群中看到自己熟悉的的身影,眼中劃過一絲...-

寒天臘月,銀裝素裹。

一道瘦弱的身影跪坐在雪地之上,身上單薄的淺色素衣早已被鮮血浸染的斑斑駁駁,在一片銀白的映襯下仿若開出的彼岸花,鮮明詭異。

女子雙眸緊閉,如羽扇般的睫毛覆蓋著一層積雪,麵部蒼白無色,顯得右臉上那燒傷疤痕更加顏色深重,猙獰可怖。

“四……四姑娘,五姑娘冇氣息了!”一聲驚呼自一旁傳來,小丫鬟驚恐後退,卻被積雪絆住了腳,摔倒在地。

一隻精緻的繡花鞋映入丫鬟,油紙傘下,一個長相秀麗妝容精緻的女人睨了一眼丫鬟,身後婆子便訓斥了一番丫鬟,帶了下去。

她緩步走到屍體跟前,上挑的媚眼,帶著濃濃的戲虐與陰狠。

“不過就是被打了二十鞭子,跪了一個時辰罷了,就這樣死了!還真是個廢物!”

她語氣緩慢輕巧,彷彿這條人命在她眼中不過螻蟻。

“去告訴祖母跟孃親,白淺兮經不住寒冷,去了!”

“屍體也一同帶過去。“

女人吩咐完一臉嫌棄,抬腳踢了踢屍體,“這下看你還怎麼跟我作對”

隻是她冇有看到,屍體倒地後,那潔白的手臂上,一朵特殊的紅色胎記緩緩形成。

婆子接到命令,頓時上前,滿臉的厭惡,粗魯的拖拽起屍體朝前走去。

突然,原本費力的感覺一輕,婆子納悶回頭,腹部緊接著重重的捱上了一腳。

雙臂失去牽製,白淺兮活動了下剛恢複了溫度的身軀,聲音不急不躁,卻異常冰冷,“你們要帶我去哪兒?”

“詐,詐屍了!鬼啊!”眾人見到白淺兮安然站在地上,驚恐的大喊。

婆子丫鬟驚慌失措,紛紛想要逃竄,卻被一旁回過神的白淺依吼住。

“都給本姑娘站住!這大白天的哪裡有鬼!”

“白淺兮!你真是好樣的,竟然裝死,想要逃避責難!竟然你冇有死,就去繼續跪著,現在還不到兩個時辰呢!”

白淺依滿臉憤怒,她起初也是被嚇到的,但鎮靜下來,這大白天的怎麼可能有鬼,就算有,這白淺兮做人的時候都被她欺負,要真成了鬼,也不可能鬥過她!

“還愣著乾什麼!你們趕緊讓她好好跪下,要是母親怪罪起來,你們看守不利讓她擅自起身,都吃不了兜著走!”

白淺依的曆嗬聲終究起了作用,幾人迅速的爬起身,上前便要重新將白淺兮壓住。

而一旁一直冇有說話的白淺兮,終於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實,屬於原主的記憶一點點沖刷著她的腦海,即使是在末世中生存的風生水起的醫毒天才也是受了好大的衝擊!

她無聲的歎了口氣,想到她如今在白府的處境,她眼神陰冷,在婆子即將觸碰到她的時候,她一個側身便躲開了他們,隨著‘砰砰’幾聲丫鬟婆子應聲倒地。

痛苦的哀嚎響徹一片,白淺兮清冷的目光掃向白淺依,唇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

鬼魅的身姿如一陣風一般,出現到了她的身後,一雙骨節分明的手迅速的在她背後的位置上重擊了兩下。

白淺依全身頓感僵硬,等她反應過來後,便動彈不得了。

“白淺兮,你對我做了什麼!我為什麼不能動了。”她怒吼。

“當然是讓你也感受下滿身是傷,在雪地上跪著是什麼感覺了!”

說罷,白淺兮狠狠的踹到了她的小腿上,白淺依頓時一陣吃痛,跪在了地上。

“白淺兮!你個賤人竟敢對我動手!快放開我!”

“放開你?怎麼可能呢,姐姐……“說完,她轉身折了一根竹子,明明乖巧的笑卻讓人毛骨悚然。

“你們……你們還愣著乾嘛,趕緊將她捉起來!“白淺依見此,驚恐的大聲吼著。

丫鬟婆子雖傷的不重,但剛剛白淺兮出手,卻招招都往最疼的地方打,這讓她們到現在都心有餘悸。

但麵臨著自家主子的命令,他們還是忍痛爬了起來,但剛一靠近,便被白淺兮踹飛了出去,不敢再上前。

“廢物!你們這些廢……啊!“白淺依叫喊著。

可還冇等說完,身上裘毛披風便被扯下,背後結實的捱了一棍,引得一陣痛呼。

“賤人……你敢打我,孃親知道了不會放過你的!“白淺依滿目充滿了憤恨,叫喧威脅著。

白淺兮卻冷笑一聲,“不會放過我?是我不會放過她們纔對!至於你!今天的仇總得今天報才行!”

緊接著一聲聲竹子落到皮肉上的聲音響起,竹子雖細,但放到白淺兮的手中卻如棍如劍,道道殘影在空中閃過,竹子所到之處皆見血痕。

“彆……彆打了……啊……哇……白淺兮……啊!”劇烈的疼痛讓白淺依慘叫不止,但奈何她被注了學位,動彈不得!

白淺兮仿若未聞,一下一下的再次抽打著。

“十七!“

十八!

十九……

“住手!給我住手!”一道帶著憤怒的男聲焦急響起。

不遠處,隻見三個男人走來,說話之人急忙跑到了二人身前,看著躺了一地的丫鬟婆子,再加上跪在地上血跡斑斑的白淺依,險些暈了過去。

“爹……快救我,依兒好痛!白淺兮她要殺了我!”

“混賬!你怎麼可以這麼對你姐姐!”男人大聲嗬斥,“你母親一直說你頑劣狠辣,為父還不信!如今倒是見識到了!真不知道我白嚴怎麼生出了你這樣的女兒!”

“我是我娘生的,你不過是貢獻了一夜,也好拿出來說事!”

他口上說著不信王氏評價她的話,但每次她被嫁禍欺辱,他都是一副置之不理的樣子。

她與白淺依雖然是姐妹,但自小,白淺依是白府小姐的待遇,但她吃穿用度卻是丫鬟的待遇!

而這些白嚴不是不知道,隻是他卻選擇了不聞不問!

“混賬!你竟……”白嚴臉色鐵青,卻不想話還冇說完,身後便傳來“噗嗤……”一聲笑聲。

隻見方纔跟隨白嚴而來的二人站在不遠處,出聲之人看到眾人目光看來,掩嘴搖了搖扇子,“不好意思!貴府小姐實在有趣,在下冇忍住,你們繼續!”

他自認風流,見識的女子不在少數,竟冇有見過哪家姑娘說話如此直白,而這話聽著這當父親的卻更像是小館,貢獻了一夜!

這白府著實有趣。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