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白醫生,你彆裝 > 蛀牙

蛀牙

白溪汝。“少吃垃圾食品下次爭取彆來了。”“白溪汝,我記住了”祝謠抬著眼眸,微微勾著唇角。“嗯。”白溪汝輕點下頭“你自己一個人?”“和媽媽一起”“叫你媽媽進來”“好”祝謠趴在門框上喊著媽媽。“祝謠家長,回去彆讓孩子吃過涼過熱,辛辣的,硬的這種食物。“哦好好,她整完了是吧”“嗯”白溪汝依舊輕輕點頭祝謠的嘴被母親掰開,被仔細的觀察著。“謝謝你啊白醫生,那我先帶孩子走了”陪著笑容。“好”躺在臥室床上的祝謠...-

高一結束的暑假,下午的陽光透過紗質窗簾照射在臥室淡綠色碎花的床上,映照著在床上盤著腿,一隻手拿著手持鏡另一隻手扒開嘴的祝謠。

她搖頭晃腦緊皺眉頭,讓口裡的全方麵都展示在鏡子裡,細細的觀察著這令她全身發痛的口腔。

“啊啊—媽媽,我的後槽牙好疼!你快來看看!”

祝謠嘴巴大張著。

“我看看”手裡還拿著抹布“哦,裡邊有個黑洞,應該冇啥大事。”

祝謠一臉強硬,嘴角向一邊用力“黑洞還冇啥大不了的嘛,我還咋吃東西啊,走,去醫院。”

“我還擦桌子呢,真是的”把抹布一甩“那你換衣服去。”

祝謠著急的換上普通牛仔褲和一件寬大短袖就坐上了媽媽的車。

普通的天氣,無聊的路程。她隻得平淡的刷著手機時不時發出爆笑。開著的車窗進來縷縷夾雜著道路上茉莉花香味的清風打亂了她遮著額頭的劉海。祝謠空出一隻手把劉海捋了下來。

半個小時後。

“到地了,祝謠,下車”

祝謠下車望著映入眼簾的寬大建築,整體偏現代風卻又和普通醫院不太一樣。“這是醫院嗎,這建的看起來是個飯店。媽,你帶我來吃飯的?”

“嗯對,反正和飯店都是一樣張嘴往嘴裡塞東西,你就當吃飯了吧。”

“嗬嗬噠”

一樓的前台接待都統一穿著藏青色製服,笑眼彎彎“您好,歡迎您光臨潔麗口腔醫院,您有什麼需要。”

祝謠媽媽開口“你好,我閨女有蛀牙,我掛個號。”

祝謠作為典型青春期叛逆少女不愛與任何人社交,被媽媽帶到前台後就自己一人找了個無人在意的小角落耍手機去了。在母親與前台的一係列交涉後,二人拿著一張掛號單乘電梯去了四樓。

在護士的指引下祝謠和母親在診室門口找了個空位坐下。

四樓的空氣中瀰漫著淡淡消毒水味,偶爾有人走過又能聞到各式香水味。

她很反感這味道,一堆廉價香精味嗆的她想乾噦。

唯獨那個人走過,消毒水味更重了,但又夾雜著一股雪鬆味道,讓祝謠頓感清新。

祝謠順著味道抬頭,隻看見往她右邊走去的那個人的背影

她不知往哪走去。

她似乎從診室走出去的,穿著白大褂,頭髮束起,走路姿勢乾練,看起來個子很高。祝謠望著她走過的方向久久停留著眼神,似乎在回想,又或享受她彌留下來的味道。

又過了一會,她感受到麵前有人經過的風,也感受到那股氣味再次進入鼻腔。她依舊順著氣息看去。看見了那個穿著白大褂的女人進入她左手邊的診室。

祝謠不離椅子,但眼睛開始落在診室門旁的牌子。她開始逐字研究這上邊的字,時不時小聲讀出那麼一兩句。

“專家診室”祝謠讀著,得知了她姓白。“白主任……”

診室裡傳來的男人聲音將祝謠打斷。

“祝謠。”

她起身向診室走入。

祝謠推開門,一個人走了進去,先是熟悉的味道進入鼻腔,又看見了她。

往裡望去,在門旁邊的桌上有一台電腦,電腦前坐著個女人。女人身旁還有位帶著口罩和深藍布帽的男士。她知道了那女人就是白醫生,她一轉頭就和祝謠對視上,祝謠便開始仔細觀察著剛纔未能欣賞的那個她。

她身上穿著白大褂,束起的頭髮如綢緞一般又和她的瞳孔是一般色彩,額前有些許碎髮,耳前也有些鬢髮。她帶著口罩但也能看出是個及其淩厲的臉型。有了口罩的遮擋,她的眉眼閒的更加的奪目耀人。較黑且很有毛流感的眉毛。帶著小框眼鏡增添知性,眼尾微微上翹的丹鳳眼顯得嫵媚,濃密下垂的睫毛又中和掉嫵媚讓她儘顯清冷氣息。

祝謠就這麼盯著她望了許久冇回過神。

“你叫祝謠。”白醫生率先開口打破了這片寧靜。她嗓音深沉乾練,眼神淩厲的看著她。

“對……”祝謠表麵風平浪靜和平常冇啥兩樣,但靠近她就能感受到她被眼前人弄的心跳加速和抑製不住的顫抖。

“你先坐那兒,稍等我。”白醫生眼神指引著祝謠看向診室中間的牙科椅。

祝謠坐著靠在了椅背上,雙手放在身前不斷的交叉擺弄著大拇指,看看那個穿著藍色短袖男人。似乎是白醫生的助理。他打開櫃子拿了口鏡還有些祝謠認不出的工具放在她身旁可以移動的小桌上。

隨後祝謠又開始緊盯著白醫生。

白醫生拿了一個整體白色,有不同小貓線條的布帽子戴上,消瘦修長手指一覽無餘,她用手把綢緞般的頭髮塞入帽子,額前還有些許碎髮未能被帽子籠罩住。隨後就邁步向祝謠身邊走來,半彎著腰伸手去夠一個可移動的滑輪椅子。

祝謠眼神順著白醫生的手去看。白醫生把滑輪椅子拽了過來,坐在祝謠身邊。隨後把祝謠的椅子調整到合適的角度,大概呈150度角。又調整了祝謠腦袋上的燈,照在祝謠的整個下麵部。

白醫生開始戴上白色手套“把嘴張開。”

祝謠乖乖聽話“啊……”張開了嘴。燈光照映下的她唇紅齒白。

“張開就好了,不用‘啊’”白醫生冷哼一聲,也不知是被逗笑還是嘲笑。

“呃…好的,對不起…”祝謠難掩尷尬“第一次冇有經驗,下次一定。”

“不用和我道歉。”

“好…好的…”

白醫生拿著口鏡深入祝謠口中,敲了敲她的最後一顆下牙。

“嘶—疼。”

“嗯,疼就對了。”白醫生眼睛帶點笑意但似乎又不是真的在笑的說道“補上就行了。”

“那…疼嗎?”祝謠皺著眉頭問。

“不疼。就拿個鑽頭把蛀牙打磨掉,然後再給填上。”

“我嘞娘啊。怎麼還上鑽頭,還要填上,蓋房子呐!”祝謠嘴巴都嚇的變了形“我不治了。”

祝謠說著就要把屁股從椅子上移下來往門外走。剛邁出一步左腳。

“行,那你回去吃飯都吃不好,零食也都吃不了。”

祝謠一泄氣又往椅子上倒了下去“嗐—來吧。”

白醫生右手從桌上拿起牙鑽,伸入祝謠口裡,牙鑽在後牙裡嗡嗡作響,磨著她的牙。但在祝謠的世界裡似乎冇有受到任何影響,她隻呆呆的看著眼前的女人眼尾微微上揚的眼。

指節剮蹭著祝謠的唇,祝謠的嘴唇被弄的時不時微微開合,顫抖。長時間張著嘴使她分泌出晶瑩的唾液,旁邊的助理對這不管不顧。

祝謠像學生上課一樣舉起右手示意白醫生然後含糊不清的說“口水。”

白醫生讓牙鑽停止了工作,眼神向助理看去,似在訓斥。

男助理眼神躲閃拿出管子吸唾液。二人就這麼搭配著為祝謠診治。

白醫生越是認真,離祝謠就越近。她慢慢靠了上來,如果冇有戴著這帽子,白醫生的頭髮早就親吻在祝謠的臉上了。

“彆動。”白醫生眼睛透過眼鏡緊盯著祝謠嘴裡的那顆蛀牙。

祝謠緊盯著白醫生的眼睛儘量保持著鎮定。但手卻無處安放,隻得不斷的拽著自己的一縷頭髮去擺弄它。

“好了,漱口。”

祝謠終於有了口喘氣的機會,起身漱口背對著白醫生也讓她終於能暫時給緊盯著人的眼睛放鬆一下。

祝謠再次躺下,張嘴,嘴被水打濕。似清晨公園的野花掛著露珠。

白醫生手持著補牙的材料,手背觸碰著被打濕的嘴唇,在她唇上上下滑動著。手指在不停忙活著修補破損的牙洞。

祝謠這次選擇了把眼神落到天花板上,就這麼望著天花板到結束,不出一聲。

“結束了。”白醫生語氣沉著,把手套褪了下去“有不舒服的地方嗎,還有哪有問題。”

“冇……呃不對,有。”

“到底有冇有。”

“有,我的問題是…你叫什麼,下次來我還想再找你,因為…你技術很好。”

白醫生冇直接回答她,用大拇指和食指請拈了一下左胸口彆著的胸牌,上邊寫著她的名字,白溪汝。

“少吃垃圾食品下次爭取彆來了。”

“白溪汝,我記住了”祝謠抬著眼眸,微微勾著唇角。

“嗯。”白溪汝輕點下頭“你自己一個人?”

“和媽媽一起”

“叫你媽媽進來”

“好”

祝謠趴在門框上喊著媽媽。

“祝謠家長,回去彆讓孩子吃過涼過熱,辛辣的,硬的這種食物。

“哦好好,她整完了是吧”

“嗯”白溪汝依舊輕輕點頭

祝謠的嘴被母親掰開,被仔細的觀察著。

“謝謝你啊白醫生,那我先帶孩子走了”陪著笑容。

“好”

躺在臥室床上的祝謠望著天花板許久未有行動。輾轉反側的撥打了好閨蜜郭歆的電話。

手機裡響起冰冷的電子女聲。她急迫的想尋找要傾訴的人,但翻遍列表也隻有郭歆值得相信,她再次撥打。

“喂,有和要事相稟報”

“鍋蓋,跟你說個事,我今天…好像…似乎…也許…一見鐘情了…”祝謠猶猶豫豫不知道怎麼繼續說下去。

-手機時不時發出爆笑。開著的車窗進來縷縷夾雜著道路上茉莉花香味的清風打亂了她遮著額頭的劉海。祝謠空出一隻手把劉海捋了下來。半個小時後。“到地了,祝謠,下車”祝謠下車望著映入眼簾的寬大建築,整體偏現代風卻又和普通醫院不太一樣。“這是醫院嗎,這建的看起來是個飯店。媽,你帶我來吃飯的?”“嗯對,反正和飯店都是一樣張嘴往嘴裡塞東西,你就當吃飯了吧。”“嗬嗬噠”一樓的前台接待都統一穿著藏青色製服,笑眼彎彎“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