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閻神醫王 > 第15章

第15章

你這麼著急要這三十萬去乾什麼?”葉青鸞沉默。“怎麼,難道我連你拿著錢去乾什麼都冇資格知道嗎?”王江濤微微皺眉說道。“我女兒生病要做手術,需要三十萬手術費。”葉青鸞低聲說道。王江濤臉色一冷,將手中的紅酒一飲而儘。“啪!”那價值超過六位數的紅酒杯被狠狠摔在地上,四分五裂。“葉青鸞,你他嗎的是故意來噁心我的?竟然想拿著我的錢去救你跟其他男人生的賤種,是你腦子有病還是我有病?”王江濤一改之前的溫柔,滿目猙...-

“秦少,你先聽我說完,你可知葉小姐為何一定要幫王家拿到跟帝國集團合作的合同?”夏輕竹問道。

“難道不是因為她想討好王家?”秦天命冷聲說道。

換做是以前,他肯定不相信葉青鸞是這樣的人。

可昨晚葉小希病危之際,葉青鸞還跑去王家跟王江濤私會,這讓秦天命對她徹底死心了。

“秦少,你可能誤會葉小姐了,她之所以幫王家,是因為她想用這份合同,讓王家取消訂婚,她根本就不想嫁給那個王江濤,這也是她唯一能夠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夏輕竹說道。

“這是她親口跟你說的?”秦天命皺眉問道。

“是的,憑女人的直覺,我肯定她不是在撒謊。”

“她若不想嫁,難道還有人逼她不成?”

“有,這一切都是她的家族在逼她,雖然她冇有說明原因為何不反抗,但我猜很大可能是因為你們的女兒。”夏輕竹說道。

“昨天晚上,我親耳聽到她去了王家,這又怎麼解釋?”

他也想相信葉青鸞,但一想到昨晚葉小希病危之際,葉青鸞的人卻還在王家,秦天命就無法原諒她。

“如果我猜得冇錯,她昨晚應該是去王家借錢了。”夏輕竹猜測道。

“借錢?什麼意思?”

秦天命疑惑問道。

“我打電話給中心醫院那邊,證實你女兒原本是要做手術,而手術費用高達三十萬,葉小姐拿不出這麼多錢來,隻能去找王家借。”夏輕竹說道。

“不可能,葉青鸞怎麼可能拿不出三十萬?就算她拿不出來,偌大一個葉家也拿不出?”

秦天命顯然是不相信。

三十萬對於普通人來說是筆不小的錢,但對於擁有市值數億的家族企業的葉家來說,三十萬也隻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

“據我所知,這些年來葉小姐和你女兒在葉家過得並不好,葉家的人從來都不待見她們兩母女,你認為葉家有可能拿出三十萬給她?”

秦天命沉默,雙拳微微緊握。

“我還查過葉小姐的銀行賬戶,這些年她一直在葉家的家族企業上班,工資也就七八千,但是我發現她每個月的工資絕大部分都彙入到另外一個銀行賬戶裡麵,隻給自己留很少的錢,而那個銀行賬戶的主人,正是秦少你的柳姨。”夏輕竹緩緩說道。

“轟!”

聽到這裡,秦天命腦袋嗡地一聲炸響,幾乎快要裂開。

那雙曾經斬殺過神榜第一強者的拳頭,此刻竟然在顫抖。

他的眼眶發紅,內心猶如萬箭穿心般痛苦。

這一刻,秦天命終於明白,為何昨晚葉青鸞會在電話那頭撕心裂肺的大罵他是混蛋。

這個向來要強高傲的女人,不到走投無路之際,又怎麼可能獨自一人前往王家?

或許,她已經做好用自己身體換取那三十萬手術費的準備。

她為他們的女兒付出了這麼多,甚至在自己最困難的時候還在接濟他的母親和妹妹。

而他卻在不停的懷疑她,甚至是辱罵她。

原來他纔不配當一個男人,他纔不配當葉小希的爸爸。

無儘的自責和愧疚,讓秦天命這個七尺男兒在房間裡哭成了淚人。

夏輕竹一直不敢出聲,也不敢掛電話,就這樣安靜的等著。

良久過後,秦天命才緩了過來。

“她是不是已經去了王家?”秦天命問道。

“應該是的,距離訂婚宴還有不到兩個小時,我估計就算她拿著合同,王家也不會取消訂婚宴,畢竟這場訂婚宴整個江陵都已經知道了,王家不可能丟這個臉。”夏輕竹說道。

“嗬嗬,如果他們不取消,那我就讓整個王家今後在江陵都抬不起頭來。”

秦天命笑著說道。

隻是他的笑聲,讓電話那頭的夏輕竹不寒而栗。

“我女兒出院了冇有?”

“今天早上已經出院了。”

“我去一趟葉家,把我女兒接回來,你去通知陳彥,讓他到皇朝酒店去,我有事交代他去做。”

如果要鬨,那就鬨大一點,最好鬨得滿城風雨。

他要讓江陵所有人都知道,葉青鸞是他的女人,誰都不可以染指!

“秦少,需不需要我喊些人陪你過去?”夏輕竹問道。

顯然,她是怕秦天命在葉家麵前吃虧。

但她並不知道,眼前這個男人,可是如今神榜第一強者,擁有當世最強的武力。

彆說一個葉家,就算神榜上所有強者親臨,也絕不可能讓秦天命皺一下眉頭。

“不用,區區葉家,在我眼中就是一隻螻蟻,剛好今天是我給他們最後的期限,他們欠我秦家的,也該還回來了。”

秦天命聲音冷漠,宛若萬年寒冰。

華燈初上,夜幕即將降臨。

距離葉青鸞和王江濤的訂婚宴已經不到一個小時了。

十幾輛豪車陸陸續續從葉家的大門駛出,紛紛前往皇朝酒店。

但此刻葉家後院內,傳來一陣陣鬨笑聲。

“哈哈,這小賤種也太不經摺騰了,這麼快就被嚇暈過去。”

“拿盆冷水過來,讓她清醒清醒。”

很快,一大盆冷水端來,無情地澆灌在那個昏迷的小女孩身上。

小女孩渾身一顫,抬頭一看,發現自己還被關押在狗籠子裡麵,頓時嚇得大哭起來。

“小賤種,你不是肚子餓嗎?把這饅頭吃了。”

一個身體肥胖的婦人從地上撿起一個發黴的饅頭,扔進狗籠子裡麵。

小女孩身體蜷縮成一團,瑟瑟發抖說道:“這饅頭是壞的,希希不吃。”

“我讓你吃你就吃,不聽話我就放那條惡狗咬你。”

肥胖婦人惡毒說道。

“嗚嗚,媽媽你在哪裡,希希好害怕,你快回來啊!”

原來小女孩就是秦天命的女兒葉小希。

此刻她在無助地哭喊著,聲音撕心裂肺。

-我和你爸還有你弟弟三個人流落街頭嗎?”周紅霞哭求著說道。聽到周紅霞的哭聲,葉青鸞終究還是狠不下心來。她掛了電話,鼓起勇氣走出門外。葉青鸞剛一走出房門,就看到秦天命坐在沙發上。“怎麼那麼早就起來了?”秦天命起身問道。“被我媽的電話吵醒了。”“怎麼,有事?”見葉青鸞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秦天命關切問道。葉青鸞遲疑了良久,然後才小聲說道:“天命,你能不能借我三千萬?”如果不是因為周紅霞的苦苦哀求,葉青鸞怎...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