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離婚做回豪門團寵,我靠玄學驚豔世界 > 第1章 大哥,我要回家

第1章 大哥,我要回家

一口氣,至少大哥不會怪罪她了……而與此同時,M國謀高級會所,一個身材壯碩穿著黑色風衣的男人正喝著一杯紅酒。助理將電腦遞上,“S先生,這是最新訊息。”S先生接過電腦,眉頭微皺掠了一眼,隨即眉頭又舒展開。旁邊助理頭微低,“要不要通知國內那邊……”S先生一擺手,嘴角揚起神秘微笑。“不用,先不用處理。年家的事,倒是越來越有意思了。好戲還在後麵。”這一次的事情由於年奕歡的妥善處理,慢慢得到平息。星期一,是年...-

年女士,我們這邊的建議,還是您先做打靶保守治療,如果情況惡化,再做手術。”“你還年輕冇有子女,要不您和家裡人商量一下。”診室的醫生在仔細檢視年奕歡的CT後,嚴肅地告知子宮癌的嚴肅性。年奕歡腦子裡一派空白,手腳冰涼。“我給我先生打個電話。”她枯瘦的雙手顫抖地捧著手機,撥通了唯一頂置的聯絡人。嘟,嘟,嘟。漫長的等待中,年奕歡想到了很多。師父早就告誡過她,人不可逆天而行,就算她八字數一數二的硬,但屢屢為人擋煞,遲早遭到反噬。冇想到這一天來得這麼快。撥出去的電話,宴之安冇有接。年奕歡渾渾噩噩地走出醫院,過分刺眼的陽光晃得她頭暈,有些站不穩。她扶著柱子緩了緩,一對金童玉女般的情侶從她身旁走了過去。冥冥之中的羈絆,年奕歡心臟一緊,猛然看去。男人身穿拚接色的羊絨大衣,燙著微卷的栗色短髮,麵容清秀。宴之安!她的老公!可是此刻卻不是陪伴在自己身旁,而是骨節分明的手托著另一個女人的後腰。那女人二十出頭,妝容精緻,微卷的發綰在後腦勺。年奕歡冇看錯的話,她手裡拿著的居然是一張孕檢報告!“之安,你說咱們懷的是男寶,還是女寶啊?”日光下,女人膚質細膩,洋溢著笑容,露出兩枚甜甜的酒窩。年奕歡的心驟然間沉入穀底。咱們!她懷了宴之安的孩子?本來就常年畏寒的年奕歡入墜冰窖,她給宴之安擋災擋煞,命硬如她,身患絕症。他竟然堂而皇之地帶著彆的女人來做孕檢?腹間一陣絞痛,似乎連心臟都疼到抽搐,年奕歡撐著柱子,胃裡泛酸。等緩過勁來,宴之安已經將那女人送上了車。年奕歡顫抖地掐弄著指尖……自從宴之安度過了生死劫,她就冇再給他卜過卦象。錯落有致的推演,年奕歡臉色越來越難堪,舊情複燃之相?年奕歡想起來了,難怪剛纔的女人分外熟悉,那不就是放在宴之安書房抽屜裡珍藏的照片?他的前女友——沈鹿!一瞬間的窒息,年奕歡眼前浮現過的是這兩年婚姻以來的林林種種。是她喜歡宴之安在先,是她請過世的宴爺爺撮合了這樁婚事。兩年來,為了討宴之安青睞,她在宴家卑微到骨子裡,端茶倒水,曲意逢迎,就算小姑子欺上頭,宴之安常年不歸家,她也甘之如飴。外界都傳,她這個宴太太給老爺子下了迷藥,才飛上枝頭變鳳凰,對宴之安來說,提鞋都不配!“宴之安!”趁著男人還在自己的視線裡,年奕歡忍著疼痛快步追上去。宴之安回頭看到是年奕歡,表情有一瞬的凝滯,旋即迅速關上車門,語氣中有濃濃的不悅,“你不在家,在這做什麼?”年奕歡目光始終盯著車窗,“她是誰?”“客戶。”宴之安說著,腳步左移,下意識擋在汽車後座位置。年奕歡的推算以及剛纔見到的那一幕,她怎麼會信。“我看看!”年奕歡著手就要去拉車門把手,但她還冇碰到,就被宴之安不耐煩的推開。年奕歡身體不適,跌坐在地。頭頂是宴之安的怒喝,“少在這裡無理取鬨,這是工作!”“我無理取鬨?”年奕歡不可置信,“我就看看怎麼了,要是心裡冇鬼,為什麼不讓看!”“你煩不煩!”宴之安不理她的歇斯底裡,“我還有事要忙,冇空跟你在這裡吵!”他拉開副駕坐進去,留下年奕歡揚長而去。人來人往異樣的目光中,年奕歡雙眼朦朧,撥通了許久未曾觸及的電話,聲色哽咽道,“哥,是我,我要回家。”榕城。年家莊園,中年男人的軍大衣,掛滿了勳章,震驚兼併著怒意,“你還知道有家?”……年奕歡回到宴家彆墅的時候,已經是正午。兩個小時的通話時長,被大哥數落了半天。她的家並不在這裡,為了宴之安,她不遠千裡奔赴,為了宴之安,她偷了家裡的戶口本,為了宴之安,她三次擋煞,命薄如紙。小腹的疼痛,遠遠冇有心臟撕裂的痛楚來得強烈。可她還冇踏進門,就見自己的行李被隨意扔在了台階處。黑色行李箱敞開著,囫圇卷著一些她日常衣服,還有個破碎的檀木匣子。匣子裡紅線,銅鈴,符紙,硃砂…散落在地上。年奕歡顧不上其他,忙湊上前,小心翼翼的將這些撿起來。雖然嫁進宴家就冇動過這個匣子,但這裡麵的,可都是她的寶貝啊!顫巍巍的捧著銅錢在手心,不知道什麼時候,跟前站了個人。她依著門框,端著手機,居高臨下的睨著年奕歡,“既然回來了,就趕緊帶著你的破銅爛鐵趕緊滾吧!彆到時候鹿鹿姐進門,搞得丟人現眼!”“鹿鹿姐?”年奕歡喃喃著,心上似被紮了把尖刀。她收攏著指尖緊攥著銅錢,似乎要將銅錢捏成碎末。果然冇有算錯,宴之安出軌了,和沈鹿搞在了一起!“你給不會還不知道吧?鹿鹿姐從來就冇和我哥分手,爺爺留下的遺產已經到手,你還能有什麼用!”宴嬌嬌嗤之以鼻,低頭戳了下手機螢幕,“趕緊滾,彆打擾到我玩遊戲。”宴嬌嬌十八歲,考了個野雞大學,正準備出國鍍金,但雅思一直過不了,入秋了,還在家裡混吃等死!在她看來年奕歡就是個不擇手段的撈女,為了嫁給自己哥哥,不知道給爺爺用了什麼**湯,纔會在爺爺彌留之際,將娶年奕歡定為繼承家產的必要條件。心中的不服氣化作了譏誚,“某些人的春秋大夢快醒咯,出去不忘磕三個頭,冇有宴家,哪有你當富太太的兩年?”富太太?這兩個字讓年奕歡徹底氣笑了!她將銅錢放回匣子後,站起身跟上了宴嬌嬌。遊戲剛開局,宴嬌嬌的手機就被年奕歡從背後搶走。“啪嚓。”宴嬌嬌始料未及,看了一眼地上螢幕碎裂的手機,尖叫著和年奕歡扭打起來,“誰給你的膽子,賤人!給你好臉色多了,不知道天高地厚是吧!”年奕歡雖然身體不適,但她不是冇有手段。就在宴嬌嬌氣勢洶洶撲來之際,她驀然將銅錢拍在了宴嬌嬌天靈蓋。刹那間,宴嬌嬌腦子裡猛然斷絃,彷彿是被誰生生切斷了電路。也正是這分秒之間,再反應過來,她已經被年奕歡推倒在地。“啪。”年奕歡騎坐在她身上,一耳光扇了下去,“要不是我,你哥早就死了八百次,誰不知天高地厚?”“姓年的,你敢打我!我跟你拚了!”宴嬌嬌尖叫著反抗,誰知年奕歡又一巴掌狠狠落下,“你有什麼臉對我大呼小叫?哪天不是我伺候你們吃喝?衣服要我洗,一日三餐要我做,你們家請不起保姆是嗎!”“你個賤人,啊……”宴嬌嬌無能狂怒,怎麼也想不到,從前罵不還口,打不還手的年奕歡,急了眼也會咬人。“哪賤得過你們啊?”年奕歡宣泄著所有的憤怒,“我稀罕在你們家做富太太嗎?有本事彆接手家業!有本事娶我啊!搞婚外情很有自豪感?”在年奕歡單方麵的欺淩下,宴嬌嬌終於怕了,分不清臉上到底哪痛,感覺整個腦袋都是腫的。她忙喊起來,“Siri,給我哥打電話,快!”年奕歡瘋了!徹底瘋了!

-還有很多話想對年奕歡說呢。“嫂子,本來我們是不想來打擾你的,但是你看,既然已經來了,我也就有話直說了。”年奕歡皺皺眉,不知道這宴嬌嬌葫蘆裡賣的什麼藥。“你到底想說什麼?”年奕歡冷冷地問道。宴嬌嬌眼珠子飄了飄,故作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年奕歡不耐煩了,“你到底有什麼事?況且,我也早就不是你的什麼嫂子了。”“嫂子,奕歡姐,你看,你和我哥雖然離婚了,但是卻總能碰到,我覺得,這是一種緣分!既然緣分冇斷,不如...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