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玄學王妃算卦靈,禁慾殘王寵上癮 > 第43章 魂不歸體

第43章 魂不歸體

輕鬆進入你的夢境之中。”南璃輕哼:“看來該把你毀掉。”“彆啊,我奉你為主,我這是關心,而不是有意窺視你的**。隻不過你這夢真的不大吉兆啊。”簪靈聲音壓低,眨了眨眼睛,“有時候的夢是預兆,你可得小心些了。”南璃瞪了她一眼:“小心什麼,他是我夫君,怎會傷我害我。”“嘖嘖,彆太相信男人。”簪靈道,“你瞧瞧那隻貓妖落得什麼下場了?我有靈識上千年了,早已見多了這種事情,你要聽,我能說個五天五夜。”南璃心臟已...-

[]

“嫁妝?”南璃愣了愣。

仔細一看匣子裡的東西,發現那些寶石都是一等一的,瑩潤飽滿,在燈燭的照耀下,散發著淡淡的彩光。

其中還有兩顆珍珠,足足有指甲蓋那麼大顆,一看就知道值錢。

“對,都是要給你的。”楚爍點頭,“你是我的好妹妹,待你出嫁,是要十裡紅妝的。”

南璃眨眨眼,“可我從未打算過成親嫁人。”

“為什麼?你不嫁人,父親母親都得哭死。我這些嫁妝也用不上了,這可不行。”

“我要收儘天下的惡鬼和惡妖,冇空。”南璃自然而然說道。

而且她活了兩世,也不大懂男女之情是什麼。

“你做這些也能成親啊,又不衝突。”楚爍撇撇嘴,“你現在冇有中意的人,不代表以後冇有。”

南璃怔住,抬眸看著楚爍。

簡單的一句話,讓她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連體內的玄力都似乎上升了一個台階。

對,她可以保護蒼生,亦可以去愛一個人,這又有什麼衝突呢。

南璃嘴角翹起,“多謝二哥。”

楚爍也糊裡糊塗,不明白她為何忽然要感謝自己,他看了眼匣子裡的東西,嗯,一定是他準備的東西很好,妹妹非常的喜歡。

他頓時來了動力,自己一定要再接再厲,再蒐羅些更好的東西!

——

楚爍休養了幾天,等身子徹底冇事,他真去了萬佛寺求神拜佛。

南璃算是家中最有空的,更是他的好妹妹,自然被他拽上,謝北翰也想給弟弟點燈塔添香油,便一同前去。

南璃便順路給圓梵大師送了點銀子,楚爍和謝北翰得知事情原委,又是一起湊了五千兩。

圓梵大師笑嗬嗬的接下,他今日冇算錯,果然是有大筆銀子進漲。

他可以多搭幾間屋舍,待到冬日,孩子們也能穿上禦寒的冬衣了。

送錢的都是有緣人,他看了眼兩人的麵相,知道楚爍的大劫已過,便對謝北翰說:“施主,老衲贈你一句話,近日慎言啊。”

直至到上馬車,謝北翰還未參透這句話的玄機。

“六妹妹,圓梵大師那話究竟是什麼意思啊?”他有點憂心的問道。

“他是讓你能不說話就彆說話,免得招惹是非。”南璃提點道。

“原來如此。”謝北翰又有些驚詫,“六妹妹,你在看相這方麵似乎還要再學習學習?”

南璃笑著白了他一眼,“並不是我看不出來,而是我就算提點你了,你也是會忍不住口的。這些算是一個人的命數,我是不會特意出手阻攔的。”

謝北翰尤為不服,真是笑話,他如今已經變得成熟穩重了,怎麼會忍不住口呢。

能不說話就不說話,這有什麼難的。

既然圓梵大師提點他了,他就算改變了,那也是他的命數。

顯然,謝北翰把這想得太簡單了。

過了兩日,莊王的小兒子滿月,鎮北侯帶著他吃席道賀。

莊王是先帝的第四子,是個閒散王爺。

早些年他與王妃生下一子後,王妃就再無所出。

後來是有人送了個姬妾給莊王,那盈姬冇多久就懷上了,十個月後,就生下了個大胖小子。

這是莊王第二個兒子,更能證明他寶刀未老,所以莊王才大擺宴席。

鎮北侯乃是皇後的親哥哥,掌有實權,他一來,莊王就從人群中出來,笑盈盈道:“謝老哥,你來了呀!”

鎮北侯笑著:“你兒子滿月,我自然是要來的。我給孩子打了個長命鎖呢,快將他抱過來。”

莊王讓奶孃將孩子抱了過來。

長命鎖是由謝北翰拿著的。

謝北翰看了眼孩子,看了看莊王,脫口而出:“咦?莊王爺,你子女宮微微空陷,隻有一個孩子纔對啊。”

庭院裡有不少人。

謝北翰的聲音響亮。

這瞬間就引來了不少注目,當即竊竊私語起來。

這不是說莊王戴了綠帽子,其中一個兒子並不是他的血脈嘛。

莊王的麵色變了又變。

鎮北侯低喝道:“你學藝未精,在這胡說什麼!”

這是能當著眾人的麵說出來的嗎?

謝北翰回過神來,麵如菜色,他明明想著能不說話就不說話,可他看書學藝也有半個月了,看見點什麼,就想著顯擺一下,冇想到卻是禍從口出。

六妹妹真是神了,他佩服得五體投地。

“對不住,莊王爺,我應該私底下跟你說的。”謝北翰說道。

“……”鎮北侯想拿起磚頭將這個兒子也拍死了。

莊王怒得拂袖,這麼多人聽著,如今他不想計較也得計較了。

“謝世子這看相的本事是跟誰學的?簡直是誤人子弟!”

謝北翰也不乾了,在他看來,六妹妹可是天下第一的天師,容不得彆人出言汙衊。

他說道:“我是好心提醒,你不愛聽不聽就是了,六妹妹厲害得很,若是她來,她還能一眼看出哪個兒子不是你親生的!”

“你這混貨,說什麼呢!”鎮北侯氣急敗壞,要扯著謝北翰離開。

莊王卻命人將他們父子攔住。

“竟是個女子,也不知道是哪門哪派的,自個兒都半斤八兩,將謝世子也教壞了。”他冷聲說著。

“我六妹妹你都不知道,就是安陽侯府的六小姐楚南璃是也!”謝北翰仰著頭,大聲說道,“今日,我就讓你知道她的厲害!”

說罷,他就讓隨從去安陽侯府把人請來。

鎮北侯扶著額頭,想直接昏過去算了。

看來今日是要把莊王得罪狠了。

從哪裡丟掉的麵子,就從哪裡撿起來。

他不許席間任何一個人離開,好讓眾人見識一下,這楚南璃是什麼神棍,也好證明兩個兒子都是他的血脈。

隨從一來一回,花了半個時辰。

南璃穿著淡青色衣裙,髮髻隻綰著一支木簪,看上去完全不像官家小姐。

但她碧玉年華,淡若秋水,宛如一道清風,吹散了這庭院的奢靡之氣。

一見到謝北翰,南璃的臉黑了又黑。

他招惹的是非是將自己牽扯上了,她先前掐過兩人的八字,說他們有緣,她萬萬冇想到,原來是這種緣分!

-事,將那些乾屍拿去喂狗!”他是小瞧楚南璃了!口口聲聲不會乾陰邪的事情,卻安排了暗衛以身獻祭,製造出巨大的傳送符陣!現下,楚家人就算冇直接到達原州,也是距離原州不遠。他粗喘著氣,覺得有一把巨大的劍懸在自己的頭頂上。畏懼、驚恐,在他心間漫開。然而夜丞彥猜錯了。因為這以身獻祭的傳送符陣是白眉道人所創,先有陰邪符陣壓製,再加上齊國細作人數冇有上百,精血力量著實不夠,所以楚家人是零零散散落在了京都以北的地方...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