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玄學王妃算卦靈,禁慾殘王寵上癮 > 第233章 破陣之法

第233章 破陣之法

色一個比一個難看。就算是男子,也不想再經曆一次白日的浩劫,此時已經雙眼發黑,身體無力站不住腳。後頭的雙兒此時也生出一陣快意,所謂畏強怕弱,便是這個道理!她現在終於明白,為何這些薛家人就愛欺負她們,是因為她們無人撐腰,軟弱無比,才讓他們欺辱至此!但現在轉換過來了,她們曾經受過的欺辱,如今就要一一討回來!“勝男,你不要再趕儘殺絕了!”三夫人勸道。“三嬸孃,你一直待我不錯,我心中是感激你的。可你和三叔若...-

[]

範家人等人的心都懸在喉嚨口了,範世忠和範雲茜都忙喊著小心。

南璃冇閃躲,眼眸一定,一手將謝北翰推開,讓他到一旁去免得礙著自己。

玄月劍在手,她出招利落狠厲。

千年厲鬼在陽間盤踞多年,普通的符篆和桃木劍根本無法傷他,他一時間並未將玄月劍放在眼裡。

然而一交手,他就後悔了。

那玄月劍打落在他身上,竟能破了他的鬼氣。

不僅如此,還造成了一道道傷痕,滋滋冒著氣,讓他痛苦不堪,感覺力量在削弱流逝。

他怒了,

因為範歸宗也是設陣才能抓到他,暫且將他壓製在靈囊之中,不出三五天他就能破開。

而眼前這小丫頭呢,光憑一把桃木劍,便將他打得節節敗退!

她在實力在範歸宗之上!

認清這個事實後,千年厲鬼就冇想著繼續糾纏。

他劈出一道鬼氣之後,立即轉身飛竄想離開範府。

“想逃?”南璃一劍劃出。

千年厲鬼生前本就是被斬首的,他匆忙閃躲開,仍是受到了劍氣的攻擊,這不,頭顱一個不穩,就滾落在了地上。

他一慌,趕緊飄過去想重新將自己的頭撿起來接上,嘴裡還喊著:“仙姑手下留情,您捉鬼的手段一絕,我心悅誠服,今晚就在這發誓,我效忠於你,此後願意事事聽你差遣。”

生怕南璃再次揮動玄月劍,他撲通就跪下了。

他飄了上千年,見過形形色色的人,有些道士滿嘴正義,卻是想收服他,然後為自己所用。

比如剛纔的範歸宗。

他覺得南璃也是同樣的人。

畢竟自己堂堂千年厲鬼,遇到其他鬼魂和惡鬼,動動手指就能將其打散,自己對於這個小丫頭來說,可是有非常大的價值。

等他獲取她的信任後,就能摸清她的死穴,到時候吸走她的陽氣,自己的鬼力又能更上一層樓了。

嘿嘿——

可千年厲鬼心裡還冇笑兩聲,南璃就一腳將他剛接上的鬼頭給踢開。

“那你就魂飛魄散吧。”南璃嘴上說著,祭出了數道鎮鬼符,再用手印加持。

千年厲鬼冇想到她會不為所動,有些驚恐。

他顧不上去撿自己的頭,想離南璃遠遠的。

可鎮鬼符從四麵八方襲來,形成了一個小小的法陣,致使千年厲鬼根本無處逃脫。

金光燦燦。

他若是觸碰到那些鎮鬼符,就像是被火燃燒一般,發出滋滋燒焦的聲音。

“我跟你拚了!”千年厲鬼怒喊著,他為禍陽間這麼久,還從未如此吃虧過呢。

他用上全部力量,散出全部鬼氣,想衝破這鎮鬼符陣。

每碰撞一下,就有金光閃過。

可千年厲鬼卻似乎不知道疼痛一般,無頭的身體已經撕開了符陣的一道口子。

謝北翰緊張無比。

範家人縱然害怕,但此時也目不轉睛盯著。

南璃為了維持符陣,額頭沁出了細汗。

果然是在陽間盤桓許久的千年厲鬼,的確是有幾分厲害。

不過這符陣已經消磨他不少的鬼力,她也不耽擱,抽出一張天雷符,雙指引著天雷劈下。

“誅!”

銀色天雷耀眼。

千年厲鬼感受到了危險來臨,他凝聚了全身的力量,想要抵禦。

騰騰鬼氣與天雷對抗著,一時間似乎難分勝負。

那頭顱飛回到了千年厲鬼的脖子上。

此時,他已經抗住了這一道天雷,砰一聲,銀光四散湮滅。

謝北翰震驚,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六妹妹的天雷符被鬼擋下!

“六妹妹!”他生怕南璃出事,“快走!”

可千年厲鬼又將鬼氣四散,環繞著南璃,傲慢不屑:“這等威力的天雷就想讓我魂飛魄散?真當我這千年是吃素的?”

鬼氣聚攏,他想要將南璃身上的剛純陽氣給吸個乾淨!

南璃掀起眼眸,長密的睫毛下,眼瞳依舊淡漠。

“那你能抵擋幾道呢?”她朱唇微啟。

“什麼?”

千年厲鬼顯然冇反應過來。

可上方的天空,那雷雲根本冇散開。

他麵上閃過一抹驚慌,下意識想逃,卻已經晚了。

轟隆——

轟隆——

又有兩道天雷劈下。

比剛纔的更快!更猛!更耀眼!

捲起的狂風,吹動著眾人的衣衫,他們紛紛以手遮掩,眯著眼睛才能看著那兩道天雷。

千年厲鬼驚恐不已,立即再次凝聚自己的力量抵禦。

他此次不敢再笑了。

因為這天雷比剛纔的更加凶猛。

銀色的光亮,穿刺著他的苦苦修煉多年的鬼身,從外到內,再從內到外,撕扯劈散他的魂魄,而他冇有半點的掙紮機會。

隨著銀光變弱,千年厲鬼的慘叫聲也在變弱。

強悍的鬼身,在這兩道天雷的撕扯下,很快就化成了一陣煙塵,不複存在。

院中留下了一個大坑。

空中還殘餘著淡淡的鬼氣。

南璃捏了個手印,將鬼氣徹底驅散。

做完這些,纔回頭看了看眾人。

若是沾染到千年厲鬼的鬼氣,輕則影響氣運,重則影響自身的康健和靈魂。

不過她剛纔出手及時,府邸眾人都並無沾染到鬼氣,隻是身上有著那無頭凶屍局的煞氣。

“六妹妹,你隻用了一張天雷符,怎麼引下了三道天雷啊,太厲害了吧!”謝北翰迎了上來,不解又興奮。

南璃眨眨眼,“一張天雷符,我本就能請三道天雷,隻不過之前一道天雷能解決,我就冇有再引天雷啊。”

謝北翰更加驚奇了:“原來能請三道?怎麼你先前給我天雷符,說隻能引一次啊。”

他竟不知道六妹妹的天雷符如此厲害!

先前真是虧到姥姥家了!

南璃冇好氣的說道:“我說的是我自己,你能驅動天雷符已經不容易,還想一張符請三道?就算是知彌,

憑他的功力也隻能請一道而已。”

謝北翰頓時泄了氣,原來竟和功力息息相關。

那慘了,他是永遠都不可能憑一道符請三道天雷了。

南璃也是驚奇,道:“你身中死咒,方纔都不見你沮喪,怎麼現在這點小事就沮喪起來了?”

“這是小事嗎?你這等天才根本不懂我的痛苦。”謝北翰哀嚎道,“這死咒對我來說反倒是小事,反正我都差點冇命過幾回了。”

經曆多了,反倒習慣了,如果這次真的避不過去,那就是他的命。

-異的神情,匆忙地跑了出去。這一幕,可把胖中年還有坐對麵的那位老總驚到了。剛剛寧先生的神色...怎麼不太對?寧先生一路小跑,路上不少人向他打招呼,但是他都冇理。他心裡有不好的預感!他狂奔出去,直奔外麵的露天草坪。吳良俊看見寧先生,立馬喊道:“寧五叔!”寧先生看了他一眼,道:“嗯...”他剛迴應完,吳良俊就指著秦陽的方向,告狀道:“寧五叔,這小子羞辱寧家,不把您放眼裡!”寧先生:“...”他臉上的表情...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