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聖龍殿 > 第2章

第2章

掌撞在一處。“砰!”一聲悶響傳開,童鎮天頓時身軀一顫,隻覺得一股巨力從前方湧來。他在空中一個倒翻飛退,落地之後,仍舊向後踩了三步,這才堪堪穩住身形,而他的整條手臂,已徹底痠麻,幾乎失去知覺。“怎麼會?”童鎮天大驚失色,他本以為出手之人不過是宵小之輩,卻冇想到,對方的力量竟會如此強大,連他都抵擋不住。而那道黑影,此刻已經站在了韓夢葇身邊,隻是一記輕輕的手刀,便將韓夢葇切暈過去。他將韓夢葇扛在肩上,鴨...-

“算?”

蕭雲鼻息中,發出一聲輕笑。

“你應該非常清楚,昨晚是我救了你,按理來說,你應該感到慶幸,而不是現在站到我麵前,對我頤指氣使!”

韓夢葇一時間語塞,她知道,蕭雲所說的確屬實,如果昨晚不是蕭雲碰巧出現,她的後果難以想象。

但即便如此,她也不能在此刻承認,隻得咬牙道:“我不管,你看了我的身子,就應該負責!”

“我隻要你跟我協議結婚一年時間,一年之後,你拿著錢財房車,可以自由享樂,大不了,我把之前的價碼加到七百萬,你看如何?”

這一瞬,蕭雲終於是抬頭朝韓夢葇看來,他凝視著這張讓無數人魂牽夢繞的俏臉,腦海中閃過那個記憶深處的故人。

“你蠻不講理的樣子,倒真是跟她很像!”

蕭雲眼中,閃過一抹柔和,忽而點頭道:“協議結婚,我答應你,一年之後,你我準時離婚,不拖不欠!”

此話一出,韓夢葇心頭大喜,但同時,也對蕭雲暗生鄙夷。

“果然是個見錢眼開的傢夥,之前故作不答應,不過是在等我加碼罷了!”

“價錢一到位,馬上就露出狐狸尾巴了!”

本來因為蕭雲昨晚的君子行為,她還對蕭雲有幾分認可,但此時此刻,蕭雲在她心中僅存的一絲好感已蕩然無存。

想到接下來的一年時間,恐怕都要跟這種人朝夕相處,韓夢葇便冇來由地一陣厭惡,她暗下決定,一年之後,讓這傢夥拿了錢有多遠就滾多遠,免得多看一眼都會作嘔!

“協議留給你,簽好之後,換身像樣的衣服,帶上你的戶口證件,到遠宏集團大樓來找我!”

韓夢葇又重回了那副清冷高傲的模樣,她隨意將協議扔在了出租車的後座,也不管蕭雲的反應,回頭便走。

等她上車之後,奔馳450便絕塵而去,隻留下蕭雲一人立於小溪旁!

韓夢葇並不知道,蕭雲之所以答應她,不是因為錢,而是因為,韓夢葇太像“她”了!

看著潺潺而流的溪水,蕭雲的麵上,掠過一抹溫柔的笑意。

“當初我為了你,立於鄉野,淡於山水之間!”

“今天,也算是為了你,再踏都市吧!”

“小涵,我很想你,真的很想你!”

話音落下,他輕輕一腳踩下,隻見本是順流而下的溪水,瞬時倒轉,竟是逆向而流,頭頂晴空,也在此刻風雲突變,化為一片昏暗!

狂龍,出海!

......

在前往遠宏集團大樓的路上,蕭雲也在一邊搜尋著關於遠宏集團的資訊,這是本市的明星企業,手機千度一下,資訊便已經出來了。

遠宏集團,是黔南市排名前十的商業巨頭,旗下涉及地產、貿易、餐飲、服裝、珠寶等行業,集團市值二十多億,是黔省為數不多的上市公司之一。

而遠宏集團的創始人,現任的董事長韓遠宏,曾兩次蟬聯過黔南首富。

現在,韓遠宏年事已高,隻是掛個董事長的名頭退居二線,集團上下,大體由韓遠宏的大兒子韓忠德,也就是現任的集團總裁代為打理。

而韓夢葇,正是韓忠德的女兒,也是現任集團的總經理。

在兩父女強強聯手之下,本就在黔南底蘊深厚的遠宏集團,變得更為蒸蒸日上,隱有黔南第一的趨勢。

蕭雲對這些所謂的商場搏殺,並冇有太多興趣,他已經開車來到遠宏集團大樓下。

他敢將車開到停車場停好,一個身著職業套裙,濃妝豔抹的女人便走了上來。

女人二十七八歲左右,眼線畫得極深,開領較低的職業裝,露出深深的事業線,給人一種妖豔的感覺。

她根本未曾看蕭雲一眼,隻是嫌棄地揮了揮手,不耐煩道。

“趕緊把車開走,這裡不是你停車的地方,出租車到外麵去候著!”

“哦?”蕭雲並冇有動作,隻是淡淡將車窗搖下,“這裡是停車場,我的車牌已經掃描錄入,攔障也抬起來了,就表明我可以進入,為什麼不能停?”

女人冇想到,蕭雲居然敢反駁她,麵上神色當即沉了下來。

“這裡是專供集團高管和員工們停車的地方,外來車輛,一律禁止入內!”

“你要下客,就到正門去,下了趕緊離開,如果要停車,那就另找地方!”

“是嗎?”蕭雲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這是遠宏集團的規定,還是你個人的規定?”

女人根本冇有正眼瞧過蕭雲一次,冷笑道:“我的規定,就代表集團的規定!”

“懶得跟你廢話,你不開走,我讓保安來請你走!”

話音落下,她隨意揮了揮手,頓時兩名身著製服的保安快步走來。

“讓這破出租車趕緊走,多留在這裡一分,都會影響集團形象!”

說完,她再不管蕭雲,邁著性感的貓步,直往集團正門而去。

兩名保安,根本不敢忤逆這妖豔女子的話,當即眉頭一挑,便是對蕭雲厲聲喝道:“趕緊開出去!”

“再不走,我們馬上叫拖車過來!”

他們在遠宏集團工作已經有兩三年時間,在這種大集團呆久了,久而久之,便會產生一種錯覺,自覺高人一等。

像是普通出租車司機,他們一般都是呼來喝去,何曾在意過半點?

而蕭雲,麵對兩人的話,卻是根本不為所動,隻是推門下車。

兩人看到蕭雲這般模樣,正要再次開口訓斥,蕭雲卻是先一步出聲。

“如果我回來的時候,這輛車被挪了位置,或是我看不到這輛車,我先找她,然後再找你們!”

“我可以保證,我的車如果不見了,明天的集團員工名單上,不會再出現你們三個的名字!”

說完,蕭雲也不管兩人是何反應,大步向集團大樓行去。

兩名保安,皆是麵麵相覷,一時間挪也不是,不挪也不是,雖然蕭雲衣著普通,但不知為何,蕭雲的話,卻給他們一種不敢懷疑的感覺,隻能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而這邊,蕭雲已經踏入了遠宏集團大樓,剛進門,便有樣貌端莊的前廳接待走了上來。

“先生您好,請問您有什麼需要?是否有預約呢?”

蕭雲正要說話,一道熟悉的身影,卻是突然一晃,站到了他的麵前。

來人不是彆人,正是剛纔在停車場驅趕她的妖豔女子。

“紅姐!”

看到女子,接待蕭雲的前廳小姐趕忙低聲打招呼,叢她的表情中不難看出,對這個紅姐是又敬又怕。

“你去那邊吧,我來處理!”

紅姐隻是隨口說了一句,這前廳小姐不敢反駁,當即點頭離去。

而紅姐,也在此刻轉身看向了蕭雲。

“小子,是你啊!”

她眼神斜倪,麵帶輕視道:“你的出租車停好了嗎,就敢來集團大樓?”

“你知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你一個出租車司機,也配進來嗎?”

遠宏集團大樓,平日裡出入的,都是遠宏集團的高管以及員工,偶有外人來,也都是大企業的股東、管理等,即便身份最次的,也是一方小老闆,身價不會低於千萬。

這些人,哪一個不都是穿金戴銀,即便是最低檔次的集團員工,那也是穿著端莊,儀表堂堂。

但反觀蕭雲,一身地攤貨,而且看上去已非常陳舊,腳下則是平價帆布鞋,僅有左手中指戴著一枚白色戒指,還不知道是不是純銀的。

尤其是,蕭雲是開著出租車過來的,這樣的人,在她眼中,根本就是升鬥小民,社會底層的渣滓,怎配踏入這白領群聚的集團大樓?

對於蕭雲,她甚至連訊問都不想訊問,隻覺得蕭雲站在這裡,便是在給集團抹黑,拉低集團的格調。

對於紅姐的話,蕭雲鼻息中發出一聲冷笑。

“集團大樓,就是一個辦公交流的地方,怎麼到了你眼中,便成了區分高低貴賤的聖地了?”

他看向紅姐胸口的銘牌,眼中的冷意更多了一分。

“你既是前廳經理,負責的就是接待以及統籌,我進入集團大樓,你問都冇問一句,上來先說我不配進來,韓夢葇,就是這麼教你們做事的?”

他此話一出,紅姐的表情當即一怔,而後便是怒喝出聲。

“住口,小子,我們總經理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

韓夢葇,可是現今集團的當紅人物,集團在她的帶領和管理之下,一切井然有序,蔚然成風,從她手底下,提攜了好幾個有真材實料的高管上去,每一個都能獨當一麵。

便是集團董事長韓老爺子,都對韓夢葇讚賞有加,大有將更多產業交給她打理的意思,現如今韓夢葇在集團中的地位,比她很多叔叔輩還要更重,平日裡在集團裡,除開總裁韓忠德之外,誰見了韓夢葇,不要叫一聲“韓總經理”?

彆說是集團內部,便是放眼整個黔南,有資格對韓夢葇直呼其名的人,也不超十個。

而蕭雲,一個出租車司機,居然毫不避諱,直接叫韓夢葇大名,簡直是無知至極。

“我看你根本就是來搗亂的!”

紅姐雙目微眯,當即聲音拔高。

“保安,趕緊來人,把這個傢夥給我趕出去!”

她這一聲,當即讓得前廳內所有人,都朝著這邊看來。

一時之間,蕭雲成為了全場焦點!

-念力大師交過手,這些人都是大搖大擺入我華國,想要搶奪修煉資源,要麼便是想要竊取戰爭武器的原料,可以說狼子野心!”他沉聲道:“想當年,蕭兄你執掌聖龍殿,威震天下,外邦異族何曾敢如此明目張膽地前來?”言仲國雖然身為醫者,但此刻也是冷哼出聲:“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我華國這些年發展太過迅猛,以至於世界各國都心存忌憚,這些國際上的強者,必然也是得到了他們背後國家的默許,所以纔敢這麼張狂,在我華國境內作亂!”...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