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嵩山小說 > 民間風水師筆記 > 第203章 佛鬥(四)

第203章 佛鬥(四)

陽咒,讓葉無名失去了做男人的能力。那一天她不僅會被這個畜牲糟蹋,整個葉家可能也要毀於一旦。看在同是葉家人的麵子上,纔沒有跟他過多的計較,也冇把那天發生的事情告訴葉孤城,若是爸爸知道那天發生的事,肯定會親手宰了他。如今帶他來找李乘風,已經是對他最大的仁慈。李乘風看著跪在地上的葉無名,觀察著他的麵相、麻麵青須,兩腮無肉,印堂狹窄,顴骨尖突,長著一副奸詐狠毒的模樣。麻衣相術上記載,麻麵青須不可交,兩腮無...-

就在五個人跪在地上,真誠的祈求佛祖顯靈時。

隻見三大主神身上的金光再次暴漲,鋪天蓋地卷向降龍羅漢和伏虎羅漢。

兩位羅漢已經筋疲力儘,傷痕累累,瞬間從神龍,猛虎的形態幻化回佛體。

他們盤腿而坐,身下瞬間出現一朵蓮花寶座。

兩位羅漢雙手放於胸前,閉著眼睛,口中慢慢的吟誦著經文,等待梵天,濕婆,毗濕奴最後的一擊。

這一擊過後降龍羅漢和伏虎羅漢,可能就會神形俱滅,也可能會墜入輪迴,重新修行,曆經幾世磨難,才能重新成佛。

眼看兩位羅漢就要被金光籠罩,李乘風,馬自成等人都著急萬分。

金光距降龍羅漢,伏虎羅漢越來越近,已經近在咫尺。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天地間突然閃過一道耀眼的佛光,直接把三大主神身上散發的佛光崩碎。

就在這一刻,時間好像靜止,原本隨風而動的樹葉突然停止擺動,地上的行人也都隨之止住腳步,天地之間突然一片寂靜。

李乘風抬頭向西方看去,那裡正是東山寺的位置,隻見東山寺的上空,不知何時出現了三座高約千丈的佛影。

看著不遠處三座高大的佛影,李乘風震驚的語氣說道。

“三,三世佛!”

劉子銘震驚的語氣說。

“過去佛,現在佛,未來佛!”

馬自成震驚的語氣說。

“難道這是燃燈古佛,釋迦摩尼佛,彌勒佛?”

“不一定,他們也可能是藥師如來佛,釋迦摩尼佛和阿彌陀佛。”

田國峰震驚的語氣回答道。

三世佛又分為縱三世佛和橫三世佛,有的寺廟裡供奉的是燃燈古佛,釋迦摩尼佛,彌勒佛,這就是縱三世佛。

如果寺廟裡供奉的是藥師如來佛,釋迦牟尼佛和阿彌陀佛,那麼就是橫三世佛。

王二剛看著遠處的三座佛影,也是滿臉震驚,冇想到三世佛還分縱三世佛和橫三世佛。

對麵大樓上的董大海也看到了這一幕,震驚的目光,看著不遠處三個巨大的佛影,心中無比的恐懼,雙腿忍不住的顫抖。

正坐在佛壇前吟誦經文的康巴大師和他的三個徒弟,同時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威壓,隨之睜開眼睛,向威壓傳來的方向看去,隻見三個巨大的佛影出現在空中,頓時一臉懵逼。

康巴大師的一個徒弟,顫抖的語氣說。

“這,這是華夏佛教供奉的三世佛!”

“少廢話,繼續吟誦經文,我就不信,我們暹羅佛教供奉的三大主神,鬥不過華夏的三世佛。”

康巴大師一臉不屑,在他的信仰中,暹羅佛教供奉的三大主神無可匹敵,可以輕鬆碾壓華夏的三世佛,他閉上眼睛繼續吟誦經文。

梵天,濕婆,毗濕奴也感應到了那股威壓,同時抬頭向西麵的方向看去,眼神中都是無比的平靜,看不到一絲殺氣,憤怒與恐懼。

雖然同屬佛教,同修佛法,同為神佛,但卻不是同宗。

暹羅國,天竺國佛教供奉的三大主神,與華夏佛教供奉的三世佛,也想藉此機會鬥佛法,一決高下。

按正常道理來講,佛不應該爭強好勝,但此時卻是一個例外,這是大乘佛法與小乘佛法的較量。

也是三世佛與三大主神的較量,他們是要在佛教中爭地位。

如果三世佛勝了,以後在整個佛教,他們就是至尊無上的存在。

若是三大主神勝了,以後在整個佛教,他們就是至尊無上的存在。

三世佛與三大主神,對視了一眼,佛瞳相交。

李乘風,馬自成等人慢慢的從地上站起來,激動,虔誠的目光看著不遠處的三世佛。

在眾人激動,震驚的目光中,緊接著,隻聽到天地之間,傳來吟誦經文的聲音,聲音震耳欲聾,卻聽著非常舒服。

當經文響起來的那一刻,隻見東郡集團大廈樓頂的梵天佛影,濕婆佛影,毗濕奴佛影,突然變得與三世佛一樣高大,

微閉著雙眼,同時吟誦著經文。

隨著經文的吟誦,無數道佛光在天地間飛來飛去,不斷的碰撞,崩碎消失。

李乘風深吸了一口氣,暹羅佛教的三大主神剛纔隱藏了佛法修為,以他們的佛法修為,想要滅掉降龍羅漢和伏虎羅漢,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

三大主神之所以冇有這麼做,就是想引出三世佛,與三世佛鬥一場佛法,爭奪在佛教中的地位。

就在三世佛與三大主神鬥佛法之時。

劉子銘的好朋友,東山寺的方丈,聽到天地之間經文吟誦的佛音,急忙在佛堂裡跑出來,抬頭向佛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隻見東山寺的上空,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三個巨大的佛影,他震驚的說道。

“燃燈古佛,釋迦摩尼佛,彌勒佛,竟然顯靈了,這,這是怎麼回事?”

他轉而向對麵看去,隻見三世佛的對麵還有三個巨大的佛影。

當東山寺的方丈看到這三個佛影,心中也是無比的震驚,忍不住脫口而出。

“濕婆,梵天,毗濕奴,他們不在天竺待著,怎麼跑到華夏來了?”

看著在空中不停碰撞,交織,崩碎的佛光,東山寺的方丈瞬間明白,這是三世佛在與三大主神鬥佛法。

東山寺的方丈一刻也不敢耽擱,直接席地而坐,雙目緊閉,手中撚動著佛珠,雙手合十,口中快速吟誦起了經文。

東山寺的小和尚,卻看不到這神奇的一幕,隻感覺天地間狂風肆掠,心中好奇,怎麼突然起風了?

深城其他寺廟,法弘寺,安寶寺,興龍寺等寺廟,佛法修為高深的大師也都席地而坐,不斷的吟誦著經文。

華夏各地,無數寺廟,所有佛法修為深厚的高僧,也感應到了佛祖的召喚,急忙跑到大雄寶殿,盤腿坐在佛像前,口中不斷的吟誦著經文。

帶著徒弟小鐵蛋四處雲遊的了凡大師,正在一家飯店門口化緣,他突然感應到了什麼,抬頭向天空看去,隻見一道道佛光,向華夏的南方飛去。

看到這一幕了凡大師心中無比的震驚,接著盤腿而坐,坐在飯店門口,手中撚動著佛珠,口中不停地吟誦著經文,他的天庭處很快出現了一朵蓮花,胸口出現了一個佛家真言‘卍’。

緊接著,隻見了凡大師的心口,射出一道金光直入九霄,快速飛向華夏的南方。

與此同時暹羅國,天竺國,供奉梵天,濕婆,毗濕奴的僧侶。

那些修為深厚的得道高僧,也都盤腿坐在梵天,濕婆,毗濕奴的佛像前,不斷的吟誦著經文。

一道道金光從東南亞各地,暹羅國,天竺國,快速飛向華夏。

華夏,某處深山老林中,兩位神秘的老人,看著天空佛光閃爍,其中一位老人搖頭歎氣的說道。

“這個小滑頭,可真能惹事情,竟能把佛教搞得天翻地覆。”

此時的李乘風看著天空不斷彙聚的佛光,還在不斷變大的三世佛與三大主神,除了震驚,已經無法形容此時的心情,心想,這些和尚、瘋了!

-支有甲,寅,子三個字的,就是童子命。”“還有就是冬天,夏天出生的孩子,四柱八字中,月支,日支,有卯,未,辰三個字的就是童子命。”“五行屬相缺金,缺木,四柱八字中,月支,日支,有乙,卯,未三個字的,也是童子命……”牛敬德聽得津津有味,在趙東江的解釋下,多少聽懂了一些。就在牛敬德聽得津津有味時,手機突然響了起來,順手接通電話,隨之傳來一個憤怒的聲音。“牛城主,你現在在什麼地方,趕快過來,我有事情跟你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